首页 > 文化 > 阅读 > 正文

阿斯图里亚斯的《总统先生》(2)

2014-02-27 10:00 作者:孙若茜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没有《总统先生》就不会有《百年孤独》。”所以,阿斯图里亚斯是拉美魔幻现实主义文学的奠基人。

本刊专访北京大学西语系西班牙语教授和博士班研究生导师赵德明。

三联生活周刊:阿斯图里亚斯关于“摆脱欧洲式的西班牙语,创造一种美洲的语言”的探索,与现在西班牙语在拉美不同国家呈现出的差异化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赵德明:拉美文化从文化形成的角度说,本身的文化是指1492年以前的印第安文化,有很多部落部族,他们有自己的语言,自己的文化。1492年以后,西班牙人带来了西班牙文化,特别是天主教,语言是西班牙语。但是具体到各个地方,当地的生活往往是西班牙没有的,比如一些水果、动物,于是相关的地方土话、词汇就注入了西班牙语。

1808年以后各个共和国成立,各国在发展时期的对外联系各不相同,有的联系英国,有的联系法国,有的联系美国,这就带来了英语世界、法语世界对拉美的不同影响。另外,18世纪中到20世纪初,大量非洲黑人涌入拉美,带来了非洲的音乐舞蹈和语言,给拉美文化掺进非洲元素。20世纪,中国人、日本人、韩国人大量涌入,现在日本移民巴西的人口已将近200万,这又使得拉美出现了东方语言因素。所以说这个地区是向世界各地区、种族开放的,语言、生活习惯、文化都涌入进来,这些东西在文学作品的语言中都能看得到。在阿斯图里亚斯的前后,有很多作家也有这样的探索和倾向,如今拉美呈现的西班牙语,是文学语言和生活现实共同作用的结果。

三联生活周刊:阿斯图里亚斯的魔幻现实主义写作的尝试,与他曾主张的超现实主义之间是怎样的一种关系?

赵德明:阿斯图里亚斯从小有很长时间在农村生活,和当地的印第安小朋友相处得很好。在这种文化熏陶下,他走向欧洲,参加了当年的超现实主义运动。回来后,他觉得超现实主义里面有很多东西可取可用:梦呓、异国情调、意识流等等。但是危地马拉的现实不是超现实主义里想象的那种异国情调,而是本身就非常怪异。他说,与其像法国人那样到外面去找,我们自己就有,为什么不拿来?也就是说超现实主义给他的是一个启发:神话传说,玛雅人的宗教信仰,还有口头文学传唱的形式,本身就是一块沃土。人们的所思所想和经历就摆在眼前:底层的人民、独裁者等等,所以阿斯图里亚斯的“本土味”十足,而指导艺术的思想非常“洋”,这种“土”和“洋”就在他的作品中巧妙结合了。

根据一方土造就一方文化,培育出一方的文化代表人物的理论,危地马拉的土壤造就了玛雅文化,后来和印欧文化结合起来,就出了代表人物——20世纪40年代阿斯图里亚斯这拨人。
相比较而言,超现实主义运动是有组织、宣言、纲领的,而魔幻现实主义没有组织、没有旗帜、没有纲领,是一种先从艺术技巧写作手法开始的。

1922年,委内瑞拉作家乌斯拉尔·彼特里提出,魔幻和现实结合的手法叫魔幻现实主义,就是把现实中的神奇因素和现实本身结合起来。作品肯定需要生活真实,但是更需要艺术真实,在这个大的艺术框架下,具体到拉美,土壤里有神话、魔幻、宗教等等的影响,作品就把这些元素都用上了,写的是现实生活,产生的就是魔幻现实主义。但这是作家、文学家评论时使用的说法,而并不是作家创作时按照这个主义去写,和超现实主义不同,不是按照这个主张去办事。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