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超级大脑的崇拜与认识(下)

2014-02-18 11:08 作者:魏一平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创造性思维不是人的一种能力,而是一种品格,不仅与大脑有关,也与人格、动机、环境等因素密不可分。

世界脑力锦标赛创始人托尼·伯赞

记忆术

春节前的一天,我与郑才千约在中国人民大学旁边一家肯德基见面,那天有些雾霾,但还不算严重,他戴着夸张的大口罩到来时,我差点没认出来。这个在“最强大脑”上展示魔方墙找茬儿惊掉观众下巴的大男孩,如果走在街上,与路人甲没有任何区别。只有在摄影师拍照的时候,他的眼神才一下子进入了“战斗模式”,两眼投射出一股冷光。

郑才千跟我讲了很多他如何训练记忆力的经历,我听得半信半疑,索性拿起桌子上的肯德基广告纸随手写了一串20位的数字。郑才千扫了一眼,迅速以四位数为一组,将其拆分成了五小组,他先是把每个小组跟屋子里的一件物体对应起来,然后再给每个小组里的每位数字编个故事。比如,第一组是“8735”,对应的是椅子,数字8、7都有谐音,代表爸爸和妻子,3就谐音为“散伙”,5可以拟声为刮风时的“呜呜”声,这样串联起来就可以讲一个这样的故事:爸爸和他的妻子,参加完朋友聚会散伙之后,外面刮着呜呜的大风,他们进屋里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

20个数字,郑才千只需要看上两眼,就全记住了,因为长达数年的训练,在他的大脑里,已经存在一些对应数字的固定编码,比如只要一提到6,就会和很多熟悉的物体或场景关联起来。郑才千跟我解释,这种关联记忆方法被称为罗马房间法,是古罗马时期政客们为了记住长篇演讲词而发明的方法。老实说,看了他的演示后,我更糊涂了。

其实,对记忆的研究在脑科学中还算是相对比较深入的领域。专门研究记忆的华东师范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院长周永迪向我解释说,人脑的记忆功能也分为很多不同类型。比如学习游泳、骑车、开车,一旦学会就很难忘记,这属于大脑的隐性记忆。与之相对应的是对某件事或某个场景的显性记忆。根据动机不同,又可以把记忆分为学习记忆、工作记忆、情感记忆等。它们有的是长期记忆,有的只是短期记忆。像前面郑才千给我演示的现场记数字,以及“最强大脑”其他选手展示的记指纹、记斑点狗等,都属于短期的工作记忆,他们带有明确的目的性,要求在很短时间内完成信息的获取、编码、固化、储存和提取,但很有可能从舞台上走下来就忘了。这种记忆看上去强度很大,但在知识创造过程中,仍然只属于我们大脑记忆功能中的基础部分。

人类对记忆的研究,最著名的一个案例来自一个叫H·M的病人。他是一名美国青年,上世纪50年代,27岁的他为了治疗癫痫接受手术,切除了他大脑的一部分。尽管治疗好了癫痫,但却造成了另一严重后果——H·M只记得手术两年前的事情,对手术后的事情他却转瞬即忘,他丧失了长时间记忆的能力。H·M被切除的脑区位于颞叶的中部,在大脑两侧,耳朵的上方,这个区域也包括海马区。此后的一系列病例研究表明,损伤这个脑区很容易导致记忆储存的损害。

从神经科学的角度来看,记忆就是信号获取、固化、储存、提取的过程。不仅海马区,内侧丘脑的一部分区域也跟记忆有关,它们都加快了信号的固化。是不是负责记忆的只有这两个区域呢,显然不是——因为对于很多复杂记忆来讲,需要同时调动视觉、情感、逻辑、意识等多方面的高级功能,甚至整个大脑的神经网络都在工作。“就像坦克驾驶,大家各司其职,少了谁也不行。”

上世纪50年代的研究还发现,人们的直接记忆能力是“神奇的数字7加减2”,也就是说,人一次能记住5~9件事或者处理5~9条信息。但如果要长期保存,就必须对信息再编码,赋予他们一定的意义,或者是形象的图形,通过关联性想象来进行深度记忆。追求记忆的背后是人们渴望自己变得更聪明,由此催生了五花八门的记忆术。但是,周永迪特别向我强调说:“记忆与智力之间的关系,并无科学证据。”

大年初六,我与培训师刘艳通了个电话,由于过年放假,现在学校里还没有课。她说话语速很快,非常职业地给我列举出了记忆力培训的几大内容——高速记忆、高速阅读、思维导图、超感知训练、瞬间照相记忆。尤其最后一项,她举例说,一个10岁的孩子,经过一个学期的学习和强化训练,黑板上写十几位数字,他看一眼就能记住。听起来无比神奇,实际上就是大脑里已经形成了一套瞬间编码的固定技巧。

刘艳介绍,类似的记忆培训和脑力开发,从2008年开始在中国火起来,也就是郑才千去巴林参加世界脑力锦标赛获得“记忆大师”称号的那一年。现在,已经遍地开花的培训课程从一周到一个学期不等,五花八门。在北京,0~6岁的幼儿脑力开发课程需要2000~3000元,为的是让孩子在从幼儿园转入小学的时候就不输别人;而7~12岁的孩子,课程需要8000~1万元,包含了夏令营等活动,目的更明确,就是提高学习成绩。偶尔也有成人来学,他们大多是企业里的初级管理人员,为的是更快速地记录会议笔记。

在成为培训师之前,刘艳在南方一家省级广播电台做主持人,2009年接触到托尼·伯赞提出的思维导图概念,她试了几次,觉得很有效,以前主持节目的时候经常忘词,用思维导图画出来之后就不容易忘了。2010年,世界脑力锦标赛在广州举办,创始人托尼·伯赞是总裁判,他还专门跑到广州来给刘艳他们十几个人做了两个月的封闭培训。此后,他们就成了专职讲师,专门教人怎么“思考与记忆”。我问刘艳对那位“世界大脑先生”有何印象,她略显兴奋地回答道:“他是个非常有追求的天才,70多岁,穿着非常讲究,每天都要换不同的衣服和领带,就连插在西装口袋里的丝巾也要换,而且非常喜欢拍照,尤其喜欢学员拿着自己画的思维导图与他合影。”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