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戏剧 > 正文

现代版《仲夏夜之梦》:凡人的梦想

2014-02-17 11:10 作者:石鸣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从我们的梦境离开莎士比亚的魔法森林的那一刻,我一下子感到了自由和解放,仙子们既是大自然的精魂,也是凡人。”——戴维·尼克森

英国NBT芭蕾舞团在北京国家大剧院上演的《仲夏夜之梦》剧照

演出尚未开始,演员们都已上台,台上灯火通明。这是一间布置传统的舞蹈排练厅,舞者们三三两两分散于各处,做着拉伸、旋转、跳跃练习,这一情境一下子与人们对《仲夏夜之梦》的惯性想象拉开了距离。故事发生地从雅典被移植到了“二战”后的英国,一个四处巡演的芭蕾舞团,即将由伦敦北赴爱丁堡进行新戏《罗密欧与朱丽叶》的首演,全剧一开始便展现了他们临行前的最后一次排练。排练很不顺利,几乎陷于停滞,几对舞者之间矛盾重重,除了舞团的艺术总监、首席舞者等之外,还加上了如今观众们已经不很熟悉的舞蹈教习(BalletMaster)一角,正在人们努力辨认和对应莎士比亚笔下那些本就复杂难缠的三角恋爱关系时,舞蹈教室的巨大玻璃窗缓缓从空中降下,镶有训练把杆的面板改换排列角度,一列冒着蒸汽轰隆前进的火车倏忽出现。舞团登上了这列夜班火车,“飞翔的苏格兰人号”开进了隧道,变成了原著中的魔法森林,观众们终于在黑夜中嗅到了“梦”的味道。

这一版《仲夏夜之梦》是2014年国家大剧院新春演出季的重头戏,也是英国北方芭蕾舞团(NorthernBalletTheatre,简称NBT)2003年的旧作。彼时,戴维·尼克森刚刚接任NBT艺术总监两年,在他接手之前,这一英国历史上的老牌芭蕾舞团正陷于群龙无首、收入匮乏、优秀舞者纷纷离职的状态。就在英国人以为NBT大势已去的时候,《仲夏夜之梦》问世,获得了当年奥利佛奖的提名,并成为NBT迄今为止最卖座的剧目之一。“看经典剧目的观众们总是期待能有点儿惊喜,但又不能脱离熟悉的范围太远,《仲夏夜之梦》恰好达到了这一平衡。”尼克森说。

上世纪80年代,尼克森自己还是一个舞者时,就曾经跳过《仲夏夜之梦》中的奥伯龙一角,那是著名编舞家阿什顿完全按照门德尔松的配乐而编舞的一个52分钟的版本。90年代,他在美国俄亥俄州大都会芭蕾舞团担任艺术总监的时候,编过一版《仲夏夜之梦》。“不过那一版相对传统,不如NBT的这个版本有趣、富于戏剧性。”尼克森说。

秉承NBT“叙事芭蕾”的传统,尼克森在编《仲夏夜之梦》时,有一个名叫派翠西娅·多伊尔的戏剧文学顾问与他一起合作。“通常芭蕾舞团在排演这个剧目时,都不太注重凡人和现实的部分,他们重点在用舞姿表现魔法森林里翩翩起舞、变幻莫测的精灵。现实和魔幻部分难免显得割裂,把这两部分的联系翻译成舞蹈是非常困难的。但是,派翠西娅从情节的角度出发,坚持要阐释清楚这个故事的起源和动机。我们不得不进行大量讨论,在讨论的过程中,我忽然意识到,这些复杂的人际纠葛,不就是我每天的现实生活吗?”尼克森回忆道。

他自小热爱芭蕾,历任美国、欧洲各地芭蕾舞团的艺术总监、舞蹈教习、客座舞者等职务,对舞团的日常运作十分熟悉,也谙知作为一个管理者如何体察并把控属下舞者之间微妙的人际关系,从而保证演出的顺利进行。“莎士比亚通常有很好的情节,利于改编时寻找与之类似的情境。”于是,他把仙界国王奥伯龙变成现实中芭蕾舞团的艺术总监忒修斯,仙后蒂塔妮则成为舞团的首席女舞者希波吕忒,小精灵帕克是舞团的芭蕾教习,仙后被作弄而爱上的那头驴则成了舞团中一直暗恋希波吕忒的技工尼克·波顿。四位年轻的恋人是团里的四位芭蕾舞者。仙王和仙后的感情矛盾的起因变成了前者试图对后者进行婚姻和职业选择上的控制,狄米特律斯和海莲娜有情人终成眷属被诠释为青春期盲目爱情经过打击之后的成熟。魔法森林里发生的一切变成了不同人物的心理投射状态,尼克森相信,在奔驰的夜车车厢里,车窗紧闭,窗帘被拉下,形成了一个封闭而亲密的空间,不同的人物便都进入了同一个梦境,每个人在梦中都处于自己现实中未能达到却希望自己能够占据的位置。

更多详细内容请关注本期杂志:更多内容 | 在线购买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或扫描二维码
微信:lifeweek或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