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时事 > 正文

张成泽之死背后(下)

2014-01-14 09:40 作者:徐菁菁、徐睿涵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金正日希望三方面的力量环绕在金正恩身边,而使其免受任何摄政者或者集体领导的威胁。

微观管理者

观察家们一致认为,金正日的执政风格有个鲜明特点:他是个“微观管理者”。用一位朝鲜前官员的话解释说:“金正日建立了一种单一的指导体系,政策的制定已经脱离了劳动党……集中在党的中央书记处的权力被分散。这种分散不是靠激活政治局的权威来实现的,而是靠金正日对各个领域的直接领导。他依靠的是密切的政治助手。比如,从90年代初期开始,劳动党的国际事务部对外务省的管理就被搁置了,金正日本人直接通过外务省第一副外相姜锡柱下达指令。”

韩国汉阳大学教授张康昊在《朝鲜:魅力政治之外》一书中指出:金正日的领导是通过两个层次来完成的——作为劳动党的总书记和军队的最高司令,他控制着政权最有力量的两个机构。据说,金正日还一直管理着劳动党的组织指导部和国家安全部,这使得他能够深入到国家的最末梢。金正日领导的第二个层次是聚集在他身边由亲密政治助手组成的领导班子。

2005年10月,朝鲜劳动党成立60周年纪念活动上,金正日在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 中)和国防委员会第一副委员长赵明录(左)的陪同下阅兵

金正日的领导班子经过了30多年的发展。张康昊认为,在最初,这个班子是和他有亲密关系的第一代革命者及金氏家族人员。当他的权力和影响力提高后,第二代政治精英浮出水面。他们大都和他一起在劳动党组织部和宣传部工作过。另外一个群体出现在金正日获得继承权的70年代。他们帮助他巩固权力,扩大在党政军中的影响力。在80年代末,金正日的领导权稳固后,他们构成了他的支持网络。

在这个班子里,最受金正日信赖的无疑是家族成员。1994年时,家族中的权力排序是:金正日,妹妹金敬姬,金日成的遗孀金圣爱,金正日的大儿子金正男,接下来才是二儿子金正哲和三儿子金正恩。

据张康昊的说法:金正日和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是变化的,但在过去30多年里,妹妹金敬姬始终是他最信任的人,也只有她才能无约束地与金正日接触。

1949年9月,母亲金正淑逝世。那以后,幼年的金正日在家里就承担了照顾妹妹金敬姬的责任。金正日说金敬姬是“我唯一的血亲,家母弥留之际嘱咐我细心呵护”。据说,金敬姬“是全朝鲜唯一一个敢对金正日发脾气的人”。

金敬姬4岁时母亲就去世了,金日成再婚后,金敬姬由保姆抚养长大。父亲与继母的关系,以及他们对同父异母兄弟的偏爱,都对金敬姬产生了极大影响。据称,她因此养成了乖戾性格。金正日曾说过:“我妹妹抓狂的时候没人治得了她,就连我也拿她没办法。”正因为这样的性格,1972年,金敬姬才能够不顾父亲和哥哥的反对,和出身平民的张成泽结婚。

在家族内部,叔叔金英柱和哥哥金平一都曾是金正日继承权的竞争者。但金敬姬不同。她较少抛头露面,却一直在劳动党的关键位置,担任外务省副相和轻工业部部长。在七八十年代,金敬姬夫妇迅速成为金正日的政治助手,90年代早期,张成泽领衔了劳动党中央委员会22个部门中的三个:青年部、组织指导部和三大革命小组部。张成泽作为行政事务的第一副主任还兼管着劳动党的监察机构。在金日成逝世后,他是劳动党在司法和公共安全方面的主管。他的两个哥哥也被提拔到了军政的重要岗位。

演员崔银姬和金正日私人厨师藤本健二在平壤参加过几次金敬姬出席的聚会。在他们的记忆里,金敬姬总是聚会上的主导角色。她个子不高,但气场强大。金敬姬善于豪饮。在聚会上,她常常给环绕在她身边的高级官员倒酒,而每个人都要毫不迟疑地一饮而尽。

张康昊指出,金敬姬还是金正日处理家庭事务的代表。80年代早期,她负责协调将金正日的长子金正男送往瑞士,也是她出面要求金正男的母亲成穗琳出国流亡。

金正日对金敬姬有多信任?日本前防卫大臣小池百合子在文章中写道:“金正日曾在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上表示,金敬姬可以代表我,金敬姬的话就是我的话,金敬姬的指示就是我的指示。”

但这种信任必须以不逾越权力边界为限度。在2003年,张成泽突然蛰伏过一段时间。这年7月,张成泽曾陪同金正日到慈江道视察,此后除了在10月金正日当选总书记6周年的一次纪念活动中露面外,他在3年多时间里再也未曾出现在公众面前。张康昊在《朝鲜:魅力政治之外》一书说给出的原因是,这年初,金正日新任命的朝鲜总理朴凤柱几次向首都建设委员会索要一批建筑材料用于首都建设,项目是2001年金正日访问中国后的决策,要依据“上海经验”把平壤建成国际都市,但据称造成供应链问题的源头出在张成泽控制的一个部门,这导致了金正日的关注和不满。

张康昊指出,有消息说,在2004年2月,张成泽还犯了一个严重错误:他参加了他在劳动党组织指导部一名同事的孩子的婚礼。这次聚会违反了相关规定:高级官员在没有金正日首肯的情况下不得集会。3月,张成泽就被解除了组织指导部的职务,被指控有派系活动,滥用权力,首都建设委员会因此被解散。参加婚礼的不少人都是张成泽的亲信,其中贸易部长等人被下放,曾被张成泽举荐的人民保安部长被解职,宣传和鼓动部等部门负责人也都在公众视野里消失。

金正恩处死张成泽时为他列出了9条罪状,其中第一条就是损害党的团结、反党反革命的宗派行为。韩国媒体对金正恩的公开活动视频资料进行分析后称,在金正恩身边,张成泽或站或坐的姿势非常“自由随意”,这与他在金正日身边时完全不同。在金正恩出席的一些会议上,张成泽要么将手臂搭放在扶手上歪斜着身体坐着,要么将重心放在一只腿上歪斜着身体站立,与他身边其他官员恭敬的姿态形成鲜明对比。“金正日当初用弃用张成泽的方式向其他官员显示了究竟谁是领袖,而金正恩选择了处死张成泽,这或许说明金正恩还没有具备父亲的执政自信。”美国塔夫斯大学朝鲜问题专家李晟允对本刊说。

“问题是,为什么金正恩必须在这时候以如此高调的形式处死张成泽?”美国海军分析中心(CNA)国际关系局局长肯尼斯·高斯告诉本刊,“这个问题的答案将告诉我们很多朝鲜内部领导权变化的信息。目前的猜测很多。一些人相信,金正恩的亲信们已经不能再容忍张成泽垄断许多关键资源。另一些人则认为金敬姬的健康状况可能也是一个因素。如果她健康状况有了问题,张成泽就可能成为一个难以撼动的权力中心。但我们并不知道确切原因是什么。”

2006年,朝鲜政坛曾发生过变化,其中最重要变动是张成泽的回归。这3年里,张成泽的哥哥因病去世,独生女金松在法国巴黎自杀,他自己也传说遭遇了严重的车祸。外界关于他的复出有许多猜测。一些人说金敬姬的求情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但张成泽重新获得金正日信任的原因更可能是他在继承权问题上发挥的作用。根据张康昊的说法,在2009年初,金氏家族对于继承问题依然有激烈的争吵:金正日第四任妻子金玉极力支持金正恩,而金敬姬和张成泽则支持从小和他们有亲密关系的金正男。最终,张成泽改变了立场。“金正日感到,鉴于金正恩的年轻和缺乏经验,他必须保持家族的团结。他也知道,张成泽在党内、军内和安全系统内有广泛的支持网络,这些都是确保权力平稳过渡的关键。金正日死后,权力过渡不仅平稳而且迅速,我想这大多要归功于张成泽的支持。”肯尼斯·高斯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