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纪实 > 时事 > 正文

张成泽之死背后(上)

2014-01-13 18:19 作者:徐菁菁、徐睿涵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自2011年开始,朝鲜煤炭出口数量骤增,至2012年10月,出口额达11.39亿美元,成为朝鲜最重要的外汇收入来源。韩国国家情报院认为,张成泽对经济大权的攫取正是其招致杀身之祸的真正原因。

2011年12月28日,金正日遗体告别仪式在平壤举行。金正恩、李英浩、金永春、张成泽等8人护送灵车

预言

1981年,美国历史学者布鲁斯·康明思第一次访问朝鲜。他希望离开时能够顺便到访苏联,便去苏联驻平壤大使馆办理签证。苏联领事问他怎么看金正日。“嗯,他没有他父亲的魅力,”康明思坦率地说,“他个子小,长相也一般。事实上更像他母亲。”“你们这些美国人,”这位领事回答,“你们总是看重个性。你不知道他身后有一个官僚集团么?他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些人知道在这儿怎么办事。你应该在2020年再回到平壤来。那时,你就会看到金正日的儿子继承了他的位置。”多年后,康明思不得不承认,这是他听过的关于这个变幻莫测的国家的最准确预言。只不过金正日在2011年底就因为心脏病去世了。

就在康明思初访朝鲜的前一年,1980年,在朝鲜劳动党第六次代表大会上,金正日当选为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委员、党中央委员会书记、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这意味着他作为金日成的接班人的身份被正式确认。此后,金正日花费了24年时间来全面接手父亲的工作。

2008年,金正日经历了一次严重的中风。韩国和美国的医生预言,他还剩下3~5年的时间。根据韩国媒体的消息,2009年,平壤的几所小学开始教学生唱《金正恩将军之歌》。各地的大型工厂集会,学习国家领导人法定继任人为金正恩的指示。但直到2010年底,金正恩才通过被任命为四星将军和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的方式,进入了权力移交的快车道。此后,金正日于2011年12月17日去世。

从彼时开始,朝鲜之于外界的最大疑问不是核问题,而是28岁的金正恩是否已经做好准备,完成权力的平稳过渡。

金正恩上台两年,已经数次令观察家们感到意外。2012年2月,朝鲜出人意料地和美国签订“闰月协议”,保证暂停核计划,以换取24万吨的粮食援助。但很快又更为出人意料地发射卫星,促使协议破裂。外界无从知晓这一决策过程的动机是什么,观察家们甚至难以给出合理的推论。

金正恩和父亲的个人风格有明显差异。他公开发表讲话,携带妻子出席各种活动,邀请美国篮球明星罗德曼来推杯换盏。根据韩国首尔国民大学朝鲜问题专家安德列·朗科夫的说法,2012年7月,金正恩出席了朝鲜一支新流行乐团的音乐会。这支乐团的表演风格和朝鲜人熟知的完全不同,演奏的音乐包括好莱坞电影曲目和20世纪初美国流行音乐巨匠弗兰克·辛纳屈的歌。表演过程中,演员们甚至打扮成米老鼠、维尼熊等西方卡通形象。为此,迪斯尼公司的律师不得不在事后发表声明,表示公司和该音乐会没有任何关系。

但热闹背后,面对平壤隐秘的政治生态,金正恩毫不含糊。

朝鲜专家、美国海军分析中心(CNA)国际关系局局长肯尼斯·高斯曾在2013年9月就认为,从2013年初起,金正恩开始巩固权力基础,目前作为顾问的上层领导层将会发生剧变。

在金正日的遗体告别仪式上,包括金正恩在内,一共有8人护送灵车。这8人被视作后金正日时代朝鲜的权力核心。现在这一核心已经面目全非。

2012年7月,朝鲜劳动党政治局会议解除了李英浩的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委员、政治局委员、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总参谋长等所有职务。李英浩1942年10月5日生于江原道通川郡,其父曾与朝鲜国父金日成一起并肩作战,抗击日本侵略。2009年,金正日启动权力过渡后,李英浩的地位曾一路上升,在2010年成为掌握军权的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

2012年4月,金正恩免去了金永春的人民武力部部长一职。金永春也是金正日时代军方的实权人物,1995~2007年曾担任人民军总参谋长,之后担任当时掌握军队实权的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他也是朝鲜军方的“鹰派”代表。发射“大浦洞1号”导弹(1998)、“第一次延坪海战”(1999)、“第二次延坪海战”(2002)、发射“大浦洞2号”导弹及第一次核试验(2006),都是在他担任总参谋长期间的作为。

9月,接任金永春担任人民武力部部长的金正阁被免职。金正阁也出身军旅,与李英浩一样在权力过渡启动后进入最高层。2010年9月成为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2012年2月15日,金正恩曾亲自下令授予金正阁次帅称号。但自2012年10月30日,在平壤的一家软饮料商店开业仪式上露面后,金正阁就再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

另一名主管国家安全事务的国家安全保卫部第一副部长禹东测的去向不明。2012年4月13日举行的第12届最高人民会议第5次会议中,禹东测从国防委员会被除名,朝鲜人民军总政治局副局长金元弘大将任国家安全保卫部部长,禹东测第一副部长职务被架空,之后便逐渐淡出公众视野。

从某种意义上说,2013年12月,张成泽的落马只是这一系列动作中最有分量的一环。一个值得格外注意的事实是:在7位扶灵者中,硕果仅存的是84岁担任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书记的金基南和83岁担任劳动党中央书记局书记、朝鲜最高人民会议议长的崔泰福,他们都是党务官员,而5位落马者皆为军界要员。这意味着怎样的变化?

 

更多详细内容请关注本期杂志:更多内容 | 在线购买

网络编辑:薛芃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霜降》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寒露》 《秋分》 《白露》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或扫描二维码
微信:lifeweek或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