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北极和它的原住民:被叙述的历史(3)

2014-01-09 09:50 作者:蒲实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几乎所有关于北极原住民的叙述,都来自外来者的观察与记录——探险家、传教士、民俗学家、开发者等等。爱德华·W.萨义德在《东方学》一书开篇引述的卡尔·马克思那一句话,“他们无法表述自己,他们必须被别人表述”,对北极同样适用。北极是一个由它外部世界的叙述所构建的世界。

现代性:卷入与冲突

几千年来,爱斯基摩人的社会依循着传统方式生活。他们的个人财产非常少,通常就是几件衣服、一支枪和一些工具,随身携带,死后与自己埋葬在一起。他们也没有对土地占有的概念,在不断迁徙中,所有人都可以平等占用陆地资源和空出来的居所。他们唯一的经济方式就是捕猎,除此之外只有点零星的易货交换。

当外部世界以私有财产、领土主权等现代概念进入并瓜分北极时,这些极地原住民浑然不觉。1000年前,挪威人埃里克发现格陵兰岛,300年后,挪威国王即宣布该岛为他们的殖民地。1380年,丹麦和挪威结盟,于是格陵兰岛就被这两个王国共同管辖,直到1841年丹挪分治,这个岛屿又被转手给了丹麦。1596年,荷兰航海家威廉·巴伦支命名了巴伦支海峡与格陵兰岛之间的斯瓦尔巴岛,17世纪,这里成了著名的捕鲸中心。几个世纪以来,英国、荷兰、丹麦和挪威等国对其提出主权要求,1920年,14个国家签署《斯瓦尔巴条约》,承认挪威对它拥有主权。从16世纪始,俄罗斯人完成了对帝国北方边界的勘测后,位于喀拉海和拉普捷夫海之间的北帝群岛被纳入它的版图。1867年,英国议会通过《不列颠北美法案》,加拿大成为大英帝国的一个自治领地,而英属北极群岛也成了英帝国给加拿大最好的陪嫁礼物。

到了20世纪,从阿拉斯加到格陵兰岛,从西伯利亚到加拿大北部,现代国家都通过在这些地区提供基本医疗设施、建立学校的方式,延展国家的触角。爱斯基摩人开始在学校学习英语、俄语或丹麦语,自身的风俗和传统则只通过家庭与口述的方式传承。

在加拿大北部努纳武特地区至今仍居住着1000多名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

对原住民真正构成冲击的,是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北极开发。他们几乎是在二三十年里,被迅速、完全地卷入了现代世界。自20世纪60年代起,越来越多的公司获得了在北极圈内勘测和租赁油田矿田的许可证。到本世纪70年代,由于矿产资源及能源的开发,更促进了北极地区迅速繁荣。爱斯基摩人大约只有15万人,但进入这一地区的外来者却有700多万人,而且还在迅速增加。大批现代移民涌入极区,新兴城镇拔地而起,面对从南方远道而来的现代陌生人,爱斯基摩人几乎茫然不知所措。他们放弃了渔猎,专门加工毛皮以向现代人换取工业品,却又对毛皮价格的浮动感到莫名其妙。加拿大作家伊夫·泰里奥的小说《爱斯基摩人》,就描绘了一对爱斯基摩人夫妇在现代社会生活时,千年传统与现代体系的种种冲突。男主人公阿加居克想用返回自然来逃避现实社会,却不可能在苔原上孤独地生活下去。他要狩猎就要有枪支,要补充弹药,要有盐来腌肉,要喝茶,要吃糖,要点灯,生活上的必需品都不是他能自给自足的。他不得不拿皮货去同白人商贩做交易,而他同白人的交易也造成了他的不幸,他被白人贸易站和商贩利用,皮货价格被压得很低,他杀了欺骗他的奸商,被白人警察追捕,受白人法律的统治,无法再回到自然与原始状态去。极地的爱斯基摩人在极端的自然压力下,本来经常患一种“极地歇斯底里症”。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北极地区的酗酒、暴力和自杀率更令人忧心忡忡地陡增。据统计,北极地区的因纽特人(爱斯基摩人)自杀率比美国和加拿大的平均水平高出6倍,传统家庭纽带的断裂,对现代世界的文化不适应,抑郁焦虑,都是他们自杀的原因。

也是从20世纪六七十年代始,接受了现代教育、掌握了更多知识的爱斯基摩人开始觉醒。阿拉斯加北极地区的原住民开始争取自治。按照美国法律,国土属于国家,但爱斯基摩人祖祖辈辈都住在这个地方,拥有使用权,地下的东西属于国家,但是地表是祖祖辈辈生活的,他们有使用地表资源的权利。爱斯基摩人的斗争,最终获得了美国政府特殊法律的出台,即按油田的面积,给他们石油利润的提成。爱斯基摩人有了这笔巨资,很快发展起来,从传统生活一跃而进入了现代文明。处于工业开发区的爱斯基摩人则几乎完全改变习俗,投身工矿企业,成为工人或雇员。在加拿大,越来越多的因纽特人通过1977年成立的“因纽特北极圈理事会”达成政治上的统一,在其领土上争取政治自治。北极原住民的声音终于开始被世人听到。

1989年,埃克森石油公司的油轮在威廉王子湾触礁,污染了2000多公里的海岸线,给北极地区造成了几乎毁灭性的生态灾难。1991年,在北极巴罗小镇召开的一次北极开发征询意见会议上,阿拉斯加北坡自治区主席、爱斯基摩人卡里克告诉世人:“北极考察问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对我们国家的利益以及对我们因纽特人的利益如此重要。……我们因纽特人比其他任何人都更了解这块土地,都更清楚这里的环境是如何的脆弱。我们所不知道的恰恰是,现代设备和技术的应用将给这块土地带来些什么。因此,在开发其资源之前,必须首先了解北极。我们必须了解它们是怎样互相作用而又互相依存的,必须了解怎样去利用这里的资源而不至于破坏这块土地。我们因纽特人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从父辈那里学习到怎样爱护这块土地,怎样合理地利用这里的资源,并把这些告诉给我们的孩子,作为真理一代代传下去。但是,世界已经发生了变化,父辈给我们描绘的未来已经不存在了。以前,因纽特人自由自在地在这里打猎、捕鱼和猎鲸,不会受到别人的打扰。但是现在,我们发现,许多人都想利用这块从前只属于我们的土地。作为因纽特人,我们从小就懂得,与别人分享是很重要的,而且是正确的。因此,我们愿意与别人分享这块土地及其资源。但是,我们必须请求,不,我们必须要求,那些想利用这块土地的人们必须学会怎样去合理地利用它,以便为我们的子孙后代保留下这块土地。因为,当北极的石油被抽干,当普鲁度湾油田仅存在于人们的记忆里,当通往这些油田的公路为尘埃所覆盖,被人们所忘记的时候,我们因纽特人仍将生活在这里。所以,保护好这块土地是我们义不容辞的历史重任。我们将不能容许我们的人民在进步的名义下受到伤害。我们将不能容许我们的土地在开发的名义下受到破坏。”“我们要求了解,怎样的开发将会改变我们在北极的生活方式,以及这些改变将会对这块土地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北极原住民的呼声,引起了世界对北极自然环境保护的重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