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北极和它的原住民:被叙述的历史(2)

2014-01-09 09:50 作者:蒲实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几乎所有关于北极原住民的叙述,都来自外来者的观察与记录——探险家、传教士、民俗学家、开发者等等。爱德华·W.萨义德在《东方学》一书开篇引述的卡尔·马克思那一句话,“他们无法表述自己,他们必须被别人表述”,对北极同样适用。北极是一个由它外部世界的叙述所构建的世界。

20世纪20年代记录爱斯基摩人生活的纪录片《北方的那努克》名噪一时又充满争议。图为该片导演罗伯特·弗拉哈迪 (摄于1949年)

20世纪20年代记录爱斯基摩人生活的纪录片《北方的那努克》名噪一时又充满争议。图为该片导演罗伯特·弗拉哈迪 (摄于1949年)

纪录片《北方的那努克》剧照

“他者”与缺席

19世纪始,世界进入近现代,在这个西北航线的探险时代,爱斯基摩人的存在方式,只是作为陪衬与配角,点缀在探险队的成员名单中:或者是雇来的向导,或者是为船队打猎的猎手;他们被统称为“爱斯基摩人”。

极地的原住民以这样的方式被叙述:19世纪早期,英国探险家约翰·富兰克林在加拿大北极区的探险生涯中,遇到了一连串灾难:船损坏了,不得不放弃船而步行;携带的食物吃完了;两名伙伴活活饿死……当地印第安人在极地发现了他,在他们的救助下,几乎被饿死的他竟然奇迹般地康复。英国政府为探险北极设立了两项巨奖:2万英镑奖励第一个打通西北航线的人;5000英镑奖励第一艘到达北纬89度的船。1845年,富兰克林率两艘船再次出发,这次他们没再回来。富兰克林失踪后,爱斯基摩人为搜寻他们的船提供了很多重要线索。当伟大的北极探险家弗里多约夫·南森1893年用雪橇横穿北极,他们最先来到勒拿河口的极地村庄哈巴罗夫村,在那里买了35条拉雪橇的狗,然后驶离了这个极地村庄向喀拉海北进。在故事里,主角是富兰克林和南森这样的探险家,原住民不过是发现并救护的不留名者、生活习惯被模拟的仿生对象、搜寻失踪船只的线索提供者和贩卖雪橇狗的村里人。

也曾在探险家的记录中出现过爱斯基摩人的名字,比如1853年美国人埃利萨·肯特·凯因的“波利亚里斯号”之旅。在对这次旅途的记载里,向导爱斯基摩人的名字“汉斯·希德里克”被记录下来。希德里克带领凯因的队伍乘雪橇考察了凯因海。1860年,美国医生伊萨克·海斯与希德里克一起在凯因海区度过了一个严冬,然后在希德里克的帮助下,乘雪橇穿过了人们未曾探索过的肯尼迪海峡,行进到北纬81度35分的海区。随后,1871年,美国探险家查尔斯·弗朗西斯·霍尔带领美国探险队“波利亚里斯号”,在格陵兰把8个爱斯基摩人带上了船,其中包括希德里克和他的妻子及3个孩子。1872年,希德里克的妻子生了第四个孩子,取名为“卡尔·波利亚里斯”。一路上,爱斯基摩人为这支探险队用冻结的冰板垒起小屋,猎获海豹让人们有肉吃,共同在冰海上漂游了6个半月时间。

19世纪末,美国探险家罗伯特·皮尔里在踏上北极的征途之前,在格陵兰岛进行了几次“北极实习”。他以平等友好的态度对待爱斯基摩人。皮尔里最早的落脚点是密斯海峡东岸的一个爱斯基摩人部落,他为这个部落里饥饿的人们搞来了很多食品援助,与爱斯基摩人建立了紧密无间的关系。在史密斯海峡沿岸,皮尔里认识每一个爱斯基摩人,与他们成了莫逆之交,这个部落的爱斯基摩人从此把他当作亲人,皮尔里也称这里为他的第二故乡。在此后近20年的北极探险生涯中,皮尔里获得了他们全力的支持,成为一个新型的极地探险家。以往的探险家都很害怕极地可怖的冬季,因此他们只敢在夏季乘船匆匆北进,秋来便惶惶撤退,即使是当时最著名的探险家爱德华·帕里,也只是在冬季挖个洞穴过冬,然后等待春天到来才开始活动。皮尔里却认定极地的冬天并不可怕,正是探险的最好季节——甚至比夏季更好。因为夏天冰层表面融化,道路坑洼不平,无法驾雪橇行进,而冬天唯一可虑的是严寒,但他觉得这不是最大的障碍,只需要穿爱斯基摩人的服装和带上足够的食品便能克服。

在皮尔里漫长的极地探险生涯中,他的这些第二故乡的乡亲对他简直是有求必应。他们以他们独特的、异乎寻常的忍耐力,默默无闻而又忠诚地陪伴皮尔里走遍万里雪原,去实现皮尔里的那个本与他们毫不相关的征服北极点的目标。为此他们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他们给皮尔里提供雪橇及雪橇犬,给他的那些探险队员缝制特别能御寒的毛皮衣服,最后他们又站在皮尔里面前,由他在他们中间挑选最强健的人,担任驾雪橇员、猎手和开路先锋,他们凿冰为筏,就地取材,穿越了冰河的障碍。皮尔里最终挑选了49个爱斯基摩人加入探险队,带上246只训练有素的雪橇犬,补充了150吨鲸肉和海豹肉。当皮尔里向北极点进发时,队伍里就有美国黑人朋友亨森和4个爱斯基摩人。但遗憾的是,虽然皮尔里对爱斯基摩人充满爱意,却未把他们视为对等的人。亨森曾在一次采访中回忆道,到皮尔里最终到达北极点时,“他已经精疲力竭,马上就要倒下。他已经无法再走哪怕一步了。我们把他放到雪橇上,而回程的路才刚刚要开始,那可是一天18到20个小时的艰辛跋涉!皮尔里长官对我说:‘马特,别把这些爱斯基摩人和狗累死了。’我说:‘我知道,但我们必须回去’”。由于皮尔里过于疲惫,在北极点上插上星条旗的人实际上是马特·亨森。美国人对于北极的想象,充满民族主权意味,没有把给予他们无私帮助的爱斯基摩人视为族类。

在对他们居住的土地的主权上,爱斯基摩人在19世纪是完全缺席的。自1745年起,俄国猎人在阿留申群岛建立了狩猎基地,开始了阿拉斯加的殖民时期,在科迪亚克岛建立了第一个永久定居点。俄国人对海獭的破坏性捕杀,使其很快灭绝,觉得已无利可图后,1867年将阿拉斯加以720万美元的价格便宜卖给了美国。这笔土地交易是世界土地交易史上面积最大的一笔交易,平均单价每英亩才2分钱,谁也没料到这里会发现金矿和油矿。实际上,由于俄籍中间人受贿,俄国沙皇政府没有实收720万美元,美国人也没有按照协议及时付钱,而是拖延,付一张支票了事。曾有当地人组织过反抗,但被俄国武力镇压了,在与俄国相处的时期,原住民阿留申人大量迁走,人口锐减。阿拉斯加的一些部落从来不承认俄国人有权利买卖阿拉斯加,认为阿拉斯加应该属于原住民。直到1971年,美国的政府才通过《阿拉斯加原住民定居权法案》,把阿拉斯加土地的1/9还给了当地原住民的代表,并向他们赔偿大约10亿美元损失。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