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观察 > 正文

为什么反对转基因

2014-01-08 09:40 作者:贾子建、阿润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在这场科学家与公众认识不对等的讨论中,唯一的共识也许就是这已不是单纯的科学问题。让反对者发言、给双方开放的争论环境,这是保证公众知情权和选择权的前提。

从技术到食品

从时间线索看,2009年是国内转基因话题引起公众争议的关键节点。源起是2009年8月,农业部批准了转基因抗虫水稻“华恢1号”和“Bt汕优63”的生产应用安全证书;同年10月,“华恢1号”和“Bt汕优63”出现在中国生物安全网公布的《2009年第二批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批准清单》中。第三届国家农作物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委员、农业部农作物分子生物学重点实验室主任黄大昉事后也常反思:“之前一直都是在科学范围内讨论的事情,怎么一下子就成了公众关注的社会话题?”

已经70多岁的黄大昉称得上是“中国生物技术发展的见证人”。上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他曾两次以访问科学家身份赴美国康奈尔大学从事微生物分子遗传研究,后来参与国内生物技术发展战略的制订。近些年,他的课题组鉴定克隆了多种新型苏云金芽孢杆菌杀虫蛋白(BT抗虫蛋白)基因并获得国际命名,其中部分基因已分别导入玉米、水稻等植物和农业微生物。“从上世纪80年代末,我们国家发展转基因的态度就是明确的,这是一项中性的技术,就看怎么去利用。”黄大昉告诉本刊记者,当时世界上的多数国家对转基因技术的研发都抱着积极、慎重的态度,把转基因技术管理纳入安全管理是普遍在做的事情。“我们是比较早制订和实行安全管理标准的国家。1993年,当时的国家科委就出台了第一个原则性文件;1996年,农业部出台了《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2001年,国务院将其升格为法规。但是这些事公众都不了解。”

2013年11月,甘肃张掖市出台转基因种子“禁令”,该市成为国内唯一一个明令禁止转基因种子的地级市。图为张掖市一家种子公司陈列的玉米种子

获得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实际就是对转基因作物安全管理和安全评价结果的认定,根据农业部颁布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管理办法》,它是利用农业转基因生物生产或者含有农业转基因生物成分的任何产品通过审批的前提。而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则负责农业转基因生物的安全评价工作。这个由从事农业转基因生物研究、生产、加工、检验检疫、卫生、环境保护等方面的专家组成的专家委员会,每届任期3年。

第二届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委员、中国农科院油料作物研究所研究员卢长明告诉本刊:“委员会每年开三次会,每次持续两三天,工作是对收到的申报书进行评价。”黄大昉认为,安全评价的工作非常严谨。“60人的委员会按照分子特征、食品安全和环境安全分为三个组,三组分别提出意见,最后还要当着所有人从头说明赞成和反对的理由。安全评价是否通过要四分之三以上委员投票。”“安全评价意见要上报,农业部需要通过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部际联席会议制度与其他部委意见沟通一致才行。公众只看到通过的作物,却看不到没有通过的要多得多。”

自2006年以来,农业部仅发放了番木瓜、抗虫水稻、转植酸酶玉米等几种转基因作物的安全生产证书,其中实现商业化种植的只有转基因棉花和番木瓜。中国农业科学院作物科学研究所研究员佟屏亚告诉本刊,一个品种进入商业化生产必须经由农业部品种审定委员会的批准才行。“其间要经历至少一年的预备实验、两年的区域实验和一年的生产实验,只有在三次实验中比较结果都占优的品种才可能进入商业化生产。”虽然获得种子生产许可证和种子经营许可证的竞争一样很激烈,但在普遍认识中,生产应用安全证书至少意味着转基因稻米向商业化生产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

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主任江晓原认为,转基因问题讨论的公众化在2009年爆发,恰恰是在于此次安全生产证书的发放对象是水稻和玉米这样的主要粮食作物。“没有人反对过转基因技术的研究,也没有反对过种植转基因棉花,而是反对现阶段在中国推广转基因主粮。”黄大昉则觉得,问题核心仍然是公众对转基因技术是否安全的不信任,“一方面是食用安全,一方面是生态安全,水稻只是这种不信任的导火索而已”。

在黄大昉看来,国内抗虫棉的普及是转基因技术优越性和安全性体现最充分的案例。抗虫棉的发展背景是上世纪90年代初严重的棉铃虫虫害。我国从1991年开始进行棉花抗虫基因的构建工作,1992年合成了BT单价抗虫基因,成为继美国之后第二个独立构建拥有自主知识产权抗虫基因的国家。1996年,国产转基因Bt抗虫棉就开始获准种植,当年25万亩的种植面积占全国棉花种植总面积的0.35%。

1997年,孟山都Bt抗虫棉在中国获得商业化生产的许可,仅仅3年后,2000年,美国棉种的种植面积就达到1064万亩,而当年国产抗虫棉的种植面积为550万亩。根据当年的媒体报道,2001年以后,美国的抗虫棉在中国棉花主产区的种植面积曾达到60%以上,最高年份甚至超过80%。但是这种局面在2004年得到改观,我国科学家独创的花粉管导入法提高了转化效率,而抗虫棉种类也出现针对适合种植的区域、成熟时间的明确细分。到2011年,国产抗虫棉的种植面积已占到全国抗虫棉种植面积的95%,全国累计已推广1.67亿亩。

“17年里,我们对抗虫棉的科普都是从促进农业发展、保证国家农业安全的角度,宣传用自主知识产权去参与国际竞争。”黄大昉也反思,这么多年并没有从转基因技术的安全性方面给公众做更多科普工作,“本世纪初,绿色和平组织曾经质疑抗虫棉破坏环境,但当时只引起科学界一场小小争论,公众也并不关心,我们做了简单的澄清后事情就过去了。”棉花毕竟不是食品,佟屏亚认为,水稻作为半数以上中国人在食用的主粮,其战略地位的重要性是拿棉花作为参考样本难以实现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