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家园 > 正文

一个厂和一座城:深圳双年展的“边缘”探索(3)

2014-01-07 10:50 作者:贾冬婷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城市边缘”主题不仅体现在这一届深圳建筑城市双年展的展品中,还体现在展场——位于城市边缘的蛇口工业区老工厂重生的物理现实中。

 

蛇口转型的另一种可能

将本届双年展放在蛇口,探讨与这片区域紧密相关的“城市边缘”主题,驱动力来自这几年蛇口工业区的转型压力。招商局蛇口工业区土地规划发展部总经理郑玉龙所在的部门负责城市规划和土地经营,他告诉本刊记者,最初探讨将双年展放置在蛇口时,招商局提出的展场只是废弃的码头仓库,后来策展团队看到玻璃厂时,被这里的阳刚力量震撼了,决定在不到10个月里快速整理利用,使它成为主展馆。用策展人奥雷·伯曼的话说,这个工厂不仅是展出的背景,而且是展出的前景,是最大的展品。

在双年展筹备过程中,招商局蛇口工业区也由双年展的主要赞助人,转变为投资人。而在此前的30年,招商局也一直是蛇口工业区开发的主体。郑玉龙说,30多年前,这片海边滩涂是香港向内地梯度转移的第一步,打破边缘的一个起点。事实上,蛇口工业区比深圳特区还早一年,这里建成了改革开放后最早的一批工厂,有单独的供水、供电、通讯、交通系统,可以视作深圳工业化、城市化的原点。蛇口最初的发展就是不断打破地理边界的过程,一侧是山,另一侧则以海为疆,当时的条约规定,水淹没的地方都是香港,但因为招商局和香港的特殊关系,限定不是那么严格,所以不断填海造田,由最初的1000亩逐渐扩张到3000亩。曾任蛇口工业局发展研究室主任、总经理助理的余昌民告诉本刊记者,因为当时这里分分钟就有可能被从地图上抹掉,所以甚至拿一辆大卡车去换渔民的地。他认为,回头看蛇口的最初10年,它就是个“经济动物”,因为当初以6000万元外汇人民币起家,不搞产业便无以为继,只能做加速度,使这里的效率和规则与当时还一片茫然的内陆形成了鲜明对比,甚至成了一道风景。“来蛇口的人络绎不绝,不是来看工厂,而是来看这种氛围。有的企业觉得是个宣传,甚至做了一条专供外人参观的玻璃防尘通道。”

 

蛇口开发之初,工业大道(今南海大道)两旁工地遍布(摄于1981年)

郑玉龙分析,大宗物资经由海运进出是最廉价的方式,当初蛇口就是靠这一地利发展起了临港工业。30年过去,靠填海造地、速度取胜的外延式增长路径已经不再有效,这里的劳动力成本越来越高,大宗散货又不环保,第一批工厂都有了搬迁或者升级的需要,蛇口也先于深圳的其他区域开始面临城市更新和产业转型。2010年,蛇口工业区提出“再造新蛇口”。郑玉龙说,就像袁庚当年提出的,蛇口“以产业为内核,不是炒地皮”,如今仍要靠产业兴区。在工业逐步外迁之后,蛇口尝试向两类产业转移,一类是高科技产业,另一类是文化创意产业。在这一过程中,工厂外迁后留下的厂房如何处理?郑玉龙说,原来的想法就是拆除,而且有几个厂已经纳入了计划。但是从双年展在这里的激活效应看,工业遗址还有另一种可能。“特别是像浮法玻璃厂这样围绕特种生产定制的厂房,可能它不像标准厂房那么容易改成Loft空间再利用,但其内部空间体验本身就构成了独特价值,而其作为深圳改革起点的历史意义更有不可替代性。”

双年展创造的“价值工厂”模式就为蛇口再出发提供了一种可能。奥雷认为,浮法玻璃厂里的“价值工厂”可视为一个品牌,在双年展的3个月里为未来价值投资。“价值工厂”里的每一个合作伙伴就好像一个生产项目组,在这3个月里持续创造产品。比如英国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V&A),在这里开启了一个叫作“快速回应征集”的收藏项目,从他们10月份来到深圳,就开始通过电子邮件、微博、豆瓣,让在深圳居住的人来建议有什么样的产品或是物体,其背后的故事能代表这个迅速变化的城市,随后把它们带到“价值工厂”。策展人科里娜(Corinna Garoner)告诉本刊记者,博物馆的收藏从来都是致力于能代表过去的物品,所以它的收藏都是“慢”的,在这一过程中创造并维持自己的价值体系。她最近在V&A主持成立的实验室则来挑战这些价值,试验一种“快”的收藏,以对当代现实进行更有效的回应。实验室最近的一个藏品是一把3D打印的枪,它的发明者是美国得州一个法律系的女生,她想表达一个政治理念:人人有持枪的自由,这个理念引起了广泛争议。V&A则希望通过这一藏品,探讨新技术在改造公民关系方面发挥什么作用。在深圳的工作坊是第一次针对一个特定城市的尝试,希望由这些物品构成的展览指向塑造深圳今日面貌的隐性力量。比如目前展示的一个“山寨”iPhone5手机,里面可以放双卡槽,符合边缘城市的感觉,也是中国特色的创新。还有电子工厂女工的内衣,因为进厂需要过安检,胸罩里有金属部件,过安检就会响,也会有性骚扰的问题出现。后来市场上就出现了很多没有任何金属部件的内衣,减少了女工们被搜身及性骚扰的问题。科里娜认为,这些物品能代表深圳的现状:介于工业与后工业、生产与文化、商业与公共生活之间。从工作坊的功能延伸,策展人奥雷希望,“价值工厂”可以在未来延续与这些双年展合作伙伴的合作,将展览期间的临时学院变成长期学院——使“价值工厂”仍是一个工厂。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