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跑痴苏里

2013-12-27 12:06 作者:李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52期
“跑步的时候,有时什么都不想,脑子一片空白,那就静静享受这种放空,有时也会想,自己在这自然界里,作为独一无二的个体到底能做什么,要什么……跑步让我慢慢变得更注重思考:我不能做什么,我真的讨厌什么。”

苏里

爱一个事情就必须穷尽自己的可能

上海马拉松正式开赛前四天,苏里感冒了。

“从那口辣鱼开始,肠胃不爽。第二天上午突然嗓子发干,浑身不利索。我小心再小心,就连早起伏案工作都穿戴整齐并多加羽绒背心。还经常用心理暗示跟我的免疫力说,哥们儿,最后一哆嗦,无论如何给我守住防线。”减少运动量,穿外跑的装备在健身房做拉伸出汗,疯狂地喝白水,大量水果和维生素泡腾片,厕所保证30分钟一次,但是半夜一醒做了个吞咽动作,苏里就知道完蛋了——因为嗓子开始疼痛了。

之前的北京马拉松,苏里跑了自己参加“全马”以来的最好成绩3小时05分,心中不由燃起了在上海马拉松赛破三的念头。北京马拉松之后,他重新投入到苦行僧式的长跑训练中。

作为《智族》视觉总监、典型的属于跑者苏里的一天是这样的:夏天,早起,太阳下面烘烤着要拍摄的东西——他最爱的汽车。内裤外裤被汗水浸得透湿,不得不临时买新裤子。扔下相机就去训练,草草换上干衣服拎包就去机场。雷雨加机械故障延误两小时,到家已是晚上23点,累得不想说话。换了衣服跑在午夜里,第二天早起接着训练。每年一过10月中旬,北京的好日子就一天天变少,温度、湿度,刮风天一天天糟糕下去。“没这么跑步的时候也从没这么在意过天气变化。”苏里说,治疗这种恐惧心理只有一个最好的办法——“上来对自己身体和脑子说没有最坏只有更坏,早起,黑天,嗷嗷的西北风,低低的温度里,咬牙跑着……很快适应。度过痛苦如此,幸福也是这样一点一点拾回来的。”

每天保证20公里的跑量,上午草土混合路面,折返9公里,每一个一公里保证3分40秒完成。苏里在训练中加了很多起伏不平的土路,这种跑起来深一脚,浅一脚上蹦下跳的路面需要更加集中精力,更加让身体处于紧张状态,踝关节、膝关节不能放松,这对于马拉松训练非常有帮助。晚上塑胶跑道的变速跑,针对性的人群中穿梭跑,这是大马拉松前10公里不得不忍受的状态。饥饿中长距离训练,稍微憋着尿的10公里训练,这在马拉松中每个人都会遇到。把胶带粘在鞋跟位置,起码保证10公里训练后胶带不脱落,这是最后纠正或者说巩固前脚掌落地跑姿。接下来是健身房腰腹肌和前锯肌训练并放松大腿肌肉。这是苏里给自己定的训练计划。

11月23日开始收到第一个来自上海马拉松组委会的短信,苏里至此真正感受到比赛倒计时。“一早干了个20公里,速度不慢,都是按照进3小时准备的速度跑的。训练后补充一个苹果,午餐是白菜、土豆、萝卜、蘑菇、一点牛肉,放点白胡椒,主食玉米面贴饼子加酱豆腐。这个午餐保证我两小时后可以出现在健身房训练腹肌和摆臂的肌肉群。”准备上海马拉松最后两周,苏里上身肌肉比夏天又掉了1.5公斤,体脂比继续下降到9%以下。这是他需要的。

11月26日,从这周开始,苏里按照比赛时间调整自己的作息。

上马前3天,已经确定难逃感冒噩运的苏里吃了抗生素。周五睡觉前吃了个“黑片”,一直到比赛前,嗓子疼痛被控制了,但是感冒症状还是时有时无。“我赛前经常默默念叨让病毒网开一面,让身体再强大一点,总之让我挺过比赛。”他这么激励自己,“没点坎坷轻松进三多没劲啊!”神奇的是,比赛当日早4点15分他一睁眼,身体的利索劲头在感冒这几天来是最好的,当一身短裤背心站在起跑区等待40分钟的时候,根本感觉不到寒冷,感冒症状一切消失,鼻塞流眼泪停止,喷嚏消失,整个身体彻底被唤醒。

其实比赛途中,从出发到30公里前他都跑得不舒服不在状态,别扭程度和一个月前的杭州马拉松差不多,那次比赛他选择了在19公里退赛打车回酒店,而这次,因为约好和跑“半马”的夫人在终点不见不散,因为很多朋友的等待和希望,他没有放弃,一直在咬牙坚持。“22公里处才超越310的兔子,兔子和我说破3小时没戏了。可是我明明记得早晨大家酒店分手前互道珍重和希望的眼神。我心一横,速度提到了408配速,30公里本来应该到极限的时候我居然没有,看表觉得依稀有进三的可能,意识看见了希望,就真的体会到了黑夜航海看见灯塔的感觉。最后12公里用时48分10秒,也就是提速到400的配速,这个速度已经是我平时训练单个10公里的好成绩了,它却实实在在发生在马拉松的鬼门关阶段。”苏里说,回来看GPS手表记录,后21公里比前半程整整快了将近7分钟。这可以说是个反常态马拉松的配速和发挥。“说明什么呢?意识是信念的基本。”

苏里是这么描述并分析跑马拉松的感受的:“对于周跑量在50公里起步的跑者来说,全马意味着如下几个阶段:小比赛开始5公里,大比赛10公里是在人群中穿梭寻找合适速度的同路人的阶段。这时候因为变线快慢不一而造成一些疲劳,但多因兴奋而掩盖了。一旦找到合适速度的组织,冲出人群进入定速巡航阶段。使用七成功率平稳向前的时候,对于一个训练有素的跑者来说,身体会非常协调有弹性,大脑会分泌过剩的多巴胺和内啡肽,让人足够振奋和敏捷。这时候跑者可以说话,可以思考幻想……这个最曼妙的阶段一般能维持到25~28公里处,尤其经过半程终点时还会有提速的兴奋。由于糖原消耗一路走低,人体出现衰退,肌肉出现明显酸痛点,这时候跑者稍微要集中精力,不再那么潇洒地保持速度,同路的伙伴们开始有掉队的。33~40公里,肝脏肌肉糖原售罄,人体极度疲劳,抽筋往往在此。烦躁情绪暴起,身体意志极大地煎熬,但是这才是马拉松赛的分水岭和精华。大批大批的同伴无奈无声地掉队,只要能保持开始速度此时可以超越90%的跑者。最后两公里,希望,欲望,解脱战胜了一切痛苦,全力冲刺的速度经常会让自己吃惊。所以我想说的是,马拉松赛里痛苦的仅仅就是个10公里不到,也就是半个到一个小时的阶段。只要认真练练,人人都能跑全马。没有什么太大惊小怪的,我仅仅跑到第三个全马就明白,这东西不够刺激了。”

这次上海马拉松共有5600名男选手、680女选手,苏里跑了2小时58分,第106名。这相当于国家一级运动员的水平。但对他来说,这并不是重点。“我查阅前面选手成绩看到了个关键,就是,再比我快8分钟就是2小时51分的成绩,排名是38名。也就是说2小时55分是一个真正的分水岭。目标确立了。”

上海马拉松之后,苏里大病了一场。养病过程中,他依然在坚持长跑训练,为明年初的东京马拉松做准备。也许因为从特别亢奋的状态一下被身体带入了低谷,更也许因为马拉松进三的目标实现得太快,他整个人又进入到一个特别松软特别低的思考:“感受到了没有什么是一定要拥有,没有什么一定是不能失去的。跑步追求速度也绝不是为了成绩。跑步的成绩就是约束我做这个事情要全身心地投入,耳鬓厮磨的琢磨,不怕累不怕苦,爱一个事情就必须穷尽自己的可能。至于要求自己的那个结果,顺其自然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