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霾,无处躲藏的抗争(3)

2013-12-27 11:58 作者:魏一平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52期
伴随PM2.5监测数据的普及,2013年的霾成为人们最关注的问题。于是,最迫切的问题就是,面对越来越严重的霾天,我们能做些什么?

“土豪”的抗霾试验

陈良尧老师所讲的,正是很多人所担心的,毕竟,这套通风系统并没有解决对抗雾霾的核心问题,毕竟,依靠一层过滤网来阻挡直径小于2.5微米的颗粒物并不现实。其实,随着雾霾天气越来越多,现在一些有条件的城市家庭已经开始选择一套名为新风装置的系统,来实现室内与室外空气的流通。但仅仅如此,还远远不够。

贝志诚

贝志诚现在的生活基本是空气质量指数为中心展开的。他一般每天都会看两三次监测数据,然后按照这个来安排自己的活动,“超过300就不要出门”。在微博上,他的名字“一毛不拔大师”已经成了一个空气净化的知名咨询品牌,拥有近200万“粉丝”,其中很多问题都是来询问他买什么牌子和型号的空气净化器。

10年前在北京买第一套房子的时候,贝志诚就买了很多空气净化器和加湿器,每个房间都放一台。那时候,人们还不知道PM2.5为何物,朋友笑他生活太神经,连空气都要吸过滤过的。其实,贝志诚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自己有过敏性鼻炎,对花粉尤其敏感。

3年前,贝志诚把家搬到了北京郊区一个别墅区。也是在那时,喜欢上网的他从推特(Twitter)上发现,总有人在转发美国大使馆监测的北京PM2.5数值。“那时候都不知道爆表是什么意思,就不断上网去找资料,才知道原来北京的雾霾已经这么严重。”贝志诚向本刊记者回忆,恰巧当时负责给他装修的施工队推荐了一套新风系统。也就是从这时候,有点“极客”精神的他才开始认真研究起空气质量来。

他买来颗粒计数器,自己测量室内的PM2.5数值,这才发现,原来以前家用的那些空气净化器,对于防范PM2.5基本上没什么作用。“因为先前的空气净化器基本都是欧美的技术,在欧美国家,上世纪80年代空气净化器流行起来的时候,已经不存在严重的PM2.5超标问题了,更多是用于防范大颗粒物,针对的目标人群比如像我这样的花粉过敏患者,或者是清除室内二手烟。”贝志诚向本刊记者解释说,“这样直接拿来后,对颗粒物直径更小的PM2.5效果并不明显,常用的活性炭过滤板,一般三四天就饱和了,最后的也不过两周。”有钱又有精力的贝志诚开始四处寻找更合适的空气净化装置。

他的三层别墅由两道“防护墙”构成:四个类似大空调机的装置,就是拥有三层过滤系统的新风机,通过第一道的粗颗粒过滤、第二道的静电吸附过滤和第三道的细颗粒过滤,能够过滤到大部分的悬浮颗粒物。而且,新风装置还能有效弥补净化器“只净化空气,但不补充新鲜空气”的缺憾。为了防止室外空气自然流入室内,新风装置还采用了特殊措施,故意减少进风量,让室内保持正压。

除此之外,他又在每间屋子里放了一台空气净化器,有的屋子空间太大,只好多放一台。在挑选时候,贝志诚尽量挑选静电吸附过滤的净化器,虽然这会产生一定的臭氧,但他仔细测算过,认为这个代价可以承受,臭氧排放尚在安全标准之下。即便如此,每逢北京空气质量指数爆表的时候,他多少还是会有些焦虑,“紧张的表现就是又想着研究再买一台净化器”。一年前,贝志诚家已经拥有9台空气净化器,现在这个数字已经变成了15台。

每天,贝志诚都会根据空气质量指数来调节家里的各式抗霾机器。比如,当室外空气质量指数超过300的时候,他就会把新风装置调到最小档,这样就能最低限度减少室外空气流入室内。当指数超过400的时候,他就把室内的空气净化器调到最大档,增强第二道“防护墙”的功效。此外,贝志诚在车里和办公室也都装了净化器。他甚至亲自用买来的计数器测量过车子内循环与外循环对PM2.5的防范功效——当室外空气质量低于200的时候,就打开外循环,过滤掉50%的颗粒物,再启用车载净化器。当室外空气超过200,就只能开启内循环。贝志诚的目标是要把家里的空气质量指数始终控制在100以内。

从经济条件上说,贝志诚算是“土豪”级别。他不用担心长期暴露在室外,外出都会有司机开车,遇到空气不好,锻炼也在室内健身房进行。每隔3周,家里的保姆都会对新风机和空气净化器的过滤板进行清洗,每隔一个半月就要全部清洗一遍。“一块板就能洗出一盆黑水,有时候黑糊糊的颗粒物黏在板子上足有半厘米厚,看得人心惊肉跳。”现在,再也没有人笑话他活在一堆空气净化器中间,甚至当年不屑的朋友一年前都找上门来求指教,问贝志诚哪款净化器更好用。

为了测验各种净化机器的效果,贝志诚这两年没少下工夫。他利用自己从互联网上学来的知识,不断进行各种或成功或失败的实验,比如,他专门测过汽油燃烧所产生的PM2.5,用于和柴油作比较;他还专门测过厨房油烟里的PM2.5,结果发现其含量非常高;他不断测试不同型号的空气净化器的效果并公布在微博上,为新装修的房子测试甲醛排放量……最近一次“管闲事”,是他背着20多万元买来的设备,自费跑到南京、上海和宁波去测试当地的水质是否达标。

现在,贝志诚已经养成了出门“闻”空气的习惯。他的鼻子灵敏,有时候甚至误差与公布的空气指数相差不到10个数。前两个月陪老婆去月子中心坐月子,一进门就闻出房间的甲醛超标,换了两次才算过关。在对抗雾霾这件事上,贝志诚已经记不清花了多少钱和精力,有人会说,既然有条件,干脆出国移民好了,但贝志诚不这么想,他说:“不是我有多爱国,是总觉得国外再好,也不是我们自己的,这个国家怎么样,取决于我们每个人。”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