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寒暑识记 > 正文

雪夜

2013-12-26 23:53 作者:朱伟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早时感觉雪中的味道,都从梅那里去寻。也许就因为毛泽东那首《卜算子·咏梅》及“梅花喜欢漫天雪”一句的影响,揣摩味道在“雪意梅情”。

早时感觉雪中的味道,都从梅那里去寻。也许就因为毛泽东那首《卜算子·咏梅》及“梅花喜欢漫天雪”一句的影响,揣摩味道在“雪意梅情”。“雪意梅情”中最有诗意当是“踏雪访梅”,也就是李渔所说,在感觉天有雪意之时,要带着“帐房”进山,三面封闭留一面以待赏雪观花。帐房中要备炉炭,为取暖也为温酒。这雪梅关系是,风送香来,香随寒至,雪助花妍,雪花怒放便成为雪艳冰魂。按文人雅士们的说法,最佳观梅之地在苏州邓尉,那里团团密密、重重叠叠到处梅花,称为“香雪海”。在梅花最深处有“吟香阁”,有《探梅歌》与李渔的诗意呼应;“雪花如玉重云障,一丝春向寒中酿。春信微茫何处寻,昨宵吹到梅梢上。”我感觉的意境中,这雪应该就飘舞于清亮夜色中,如在寒皎中的嬉戏。它们是漫天飘飞的精魂,召唤千树万树梅花开成刺目的漫山遍野,雪色岚光于是充溢悲怆气味。

古人写雪文字中,最经典者属南朝谢惠连的《雪赋》,其中写飘雪景象是,“散漫交错”,“霭霭浮浮”,“漉漉弈弈”。“散漫交错”也就是纷纷扬扬;“霭霭浮浮”,霭是悲风流霭,淡烟迷茫;浮不仅是飘荡,也有空寂。然后“漉漉弈弈”,“漉漉”是湿润成晶莹一片;“弈弈”本来是美貌,“忧心弈弈”,美也就成了感伤。这《雪赋》写飞雪,用“徘徊委积”与“萦盈”,“因方而为珪,遇圆而成璧”,都是纯洁高贵。那雨的精魂在感伤中翩然起舞,纯净地“萦盈”。落雪满阶,王维诗中说“洒空深巷静,积素广庭闲”,以素白洗涤又遮蔽了污秽,寥廓中当然也是感伤。要冲决这感伤,谢惠连的《积雪》之歌是:“携佳人兮披重幄,援绮衾兮坐芳缛。燎薰炉兮炳明烛,酌桂酒兮扬清曲。曲既扬兮酒既陈,朱颜酡兮思自亲。”美酒佳人,明烛芳褥,在酒足神迷中也就沉湎于思亲。但更多雅士认为,只有把明烛灭了,看雪光映出窗棂,雪影拂窗,才足以领略雪夜之静谧。我喜欢贾岛的“堂虚雪气入,灯在漏处残”。雪夜里的酒是不能少的,但屋里炉火要一半已尽一半还红着,这样才能感受“狐裘不暖锦衾薄”与“雪窗休记夜来寒”。

由此想,雪夜的温暖其实都是在雪的纯净包围中的感叹,一下雪,这世界变得静了,净了,人在雪夜中就像蜷缩在厚厚积雪覆盖中。

想谢惠连《雪赋》里最出色的其实是最后对雪“白羽虽白,质以轻兮。白玉虽白,空守贞兮”的议论。他感叹雪是“素因遇立”,所以“污随染成”。也就是说,纯净也最易被污染——雪花飘落过程中涤荡纷秽后凝成冰肤雪肌,但冰肤雪肌却不会有人怜爱,越纯净美丽反而越被世人践踏,零落成泥后,也就雪魄冰魂全无。(本文为原文节选)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