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他的Fashion传奇,她的Image百变”(2)

2013-12-26 09:40 作者:王鸿谅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梅艳芳的“百变”形象,幕后功臣是香港殿堂级的时装及形象设计师刘培基,从梅艳芳参加东京音乐节比赛的形象设计开始,刘培基从华星总经理苏孝良手中接过了新人梅艳芳,此后他们合作了20年,亦师亦友,彼此的信任早已超越工作伙伴,胜似家人。2013年,香港文化博物馆专门为刘培基开设展览,收藏了他的设计作品,展览的主题就是“他的Fashion传奇,她的Image百变”。

刘培基

三联生活周刊:你从合作之初就看好梅艳芳吗?

刘培基:一开始合作,怎么可能知道她就会成为大明星?你以为我是算命的?我们都是一步一步地走过来,每一张都是用心地做,从来没有预想到她会成为大明星,我也没有想到我以后的服装能进博物馆。

三联生活周刊:你打造出了梅艳芳的“百变”,所有专辑造型中,你个人最喜欢的是哪一款?
刘培基:每张专辑都好,没有偏爱,都爱。每一张都是用心地做,每一张都成功,都是我的孩子。每张碟,听一首主打歌,听一次就可以了,然后就会找到感觉和灵感。我不会理会时代的需求,我就是我,跟着社会风潮,那怎么可以带领潮流?我们是做自己的风格,做自己觉得好的事情。

香港文化博物馆展出刘培基的设计作品

三联生活周刊:你眼里的梅艳芳是怎样的人?

刘培基:她是一个很叛逆的小孩子,从小长大吃了很多苦,出来之后,她有能力了,就变得超爱朋友,吃喝玩乐。她有一点大大咧咧,买了很多金链很名贵的,就随便放在家里化妆台上,都不知道不见了多少。我有时候去她家里,看到这些情况,都非常不高兴,其实不碍我的事情,可是我就会说这样不好,不能这样,不见了好可惜。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是唯一一个能说动她的人,她很信任我,听我的话。她这一辈子,最听我的话。她说:“只有Eddie哥哥(刘培基的英文名)说话,他说Yes,我永远不会说No。”她知道我跟她说的话都是疼她,为她好,我们走过来都不容易。我们之间这就是缘分吧,可能我们经历过共同的身世苦难,各种感觉都有。

三联生活周刊:作为艺人,梅艳芳非常成功,可是她的生活似乎并不快乐?

刘培基:她外表就是非常大大咧咧不计较的人,内心是特别的善良,很容易相信人。从1982年到1992年就是这个性格。从1992年退出后,就开始有些变化了。因为在过去10年里,她经历了太多欺骗,那些疯狂的时候已经过去了,玩也玩够了,所以她退出后,1995年再复出就变了另外一个人,成熟了,再不去夜店了。她有了自己的想法,每一个人去跟她说事情,她都会坐下来,跟别人好好地谈这个事情。她以为自己不去夜店、不乱喝酒就成熟了,会变聪明了,其实,她还是一个艺人,她不是一个商人。很多事情上,她自己开的公司,跟人合作搞的公司,总是亏欠,她不懂得打理,就变得有时候话就少了。

我常常劝她,不要开公司,好好的一个巨星,做好歌手的本分就可以了。可是一个女人待在家里,情路上又不太好,又不往外跑了,总是要找一些事情来做,来弥补那个时间。她还是天亮四五点才睡,睡到下午三四点起来,起来吃点东西,到六七点,然后到凌晨四五点,还有十几个小时,怎么过啊?如果自己有事情做,聊一下,时间就好过很多。如果那时候她可以结婚,有自己的家庭,生活就不同了,可是她没有。所以我觉得那段时间,她不快乐。

她就是不开心,没有了1982年到1992年那种意气。她的笑、豪迈都比较少了,因为经历了太多事情,她很不容易。我看到,听到,只能劝一下,她长大了,我希望她开始有自己的责任感,因为我不能老是在她身边陪着她、教导她。

1998年我决定退休,在泰国买了房子,她很不舍,我说我做了那么久,已经够了,泰国跟香港那么近,你飞过来就是了,所以那时候她常常飞过来看我。那几年真的是非常开心,罗文买的房子在我隔壁,张国荣也常常过来看我。那真的是非常快乐非常好的一段时间,每个人都是快快乐乐地拎着行李过来,只有快乐的笑,快乐的酒。后来发生那么多事情,再回去就待不下去了。

三联生活周刊:你觉得梅艳芳是一个好的艺人,但不是一个商人,那试图劝阻过她吗?

刘培基:我当然有劝她,她有很多公司,做了不行,就停了,后来又搞,总是有人不停地劝说她。我已经不在香港了,也没有办法,我觉得一个女人三十几岁,应该成熟,应该吸取很多教训,假如你还是觉得不忿,不服气,还是要去做这些事情,那我也不劝,不看,不理。有时候做朋友你不能过于指手画脚,到一定程度,要懂得她的性格是这个样子,她身边一直有很多那种人,梅姐梅姐地叫着,夸着她,夸到飞上天,天花乱坠。一直下来,跟她合作搞公司的朋友,我一个都不来往,因为没必要,我也看不起他们,我知道他们在搞什么东西。假如真的发生什么很严重的事情,只要我在,梅艳芳饿不死的,我一定有办法帮她的。其他只能由她去了,我不能24小时管着她。

三联生活周刊:你参与了梅艳芳的每一场演唱会,但2002年那场演唱会,你却只给她做了一套压轴礼服?

刘培基:她从出道,所有演唱会都是我参与的,只有2002年,因为整个班底我都觉得是错的。2002年她的演唱会,是她自己做老板,我觉得是她这辈子做得最差的一个演唱会。她的状态不好,演唱会整个流程不好,都不好。她打电话给我,请我帮忙,我说我不想看,不想参与这个事情,我要参与就会把整个班底换掉了,我已经叫你不要搞这个公司,不要跟这帮人合作,你偏要,那好,你去合作,去做这个公司,自己做老板,做这个演唱会,那我就不管了。我就把电话扔掉了,我没有那个耐心去劝你,我不是一个多话的人。突然一天,在泰国,她又打电话来,说知道我不高兴,求我帮她做一件衣服,我说好,做一件,只可以给她最后一个晚上压轴的时候穿。

她演唱会的第一场,我跟张国荣都在泰国,我们在一个酒店的游泳池边喝酒,国荣说上网去看演唱会评论,结果有些痛心,因为有套衣服走光了,不知道怎么搞的,这个我不能评论,我给你做了那么多年衣服,“烈焰红唇”的衣服那么厉害,我都没让你走光,所以心里很不舒服,可我不能评论人家的设计,人家也是用心帮你做的,可能只是经验不足。张国荣说他最后一晚去做嘉宾,我说我也是最后一晚上服装。

演唱会最后一晚,我跟《明报》周刊的黄丽玲一起去的。我把衣服挂好,去告诉梅艳芳我来了,那时候18点多钟,她正在化妆,谁知道我一过去,她就抱着我,哭得真的一塌糊涂,我从来没有把这个事情告诉过任何一个人,只是后来梅艳芳走了,《明报》周刊写梅艳芳跟我的感情,黄丽玲才把这个事情写出来了。黄丽玲说,那时候梅艳芳瘦成那个样子,只有两个大眼睛。我抱着她,安慰她别哭别哭。最后穿着衣服上台的时候,她唱了一支歌,说了一段话,说这件衣服给了她自信,浓浓的爱。她说那段话的时候,我知道镜头对着我,我其实心里很难受,我知道她吃亏了,我知道她真的懂了,怎么从19岁到了现在,你才懂?经历了那么多你才懂?她之前都没有试穿过这件衣服,可是过了一会儿,她就懂这件衣服了,开始很有自信地舞动这件衣服了,这就是我们20年合作的默契。

她跟张国荣合唱《芳华绝代》,安可完了,她进化妆室,我就跟黄丽玲一起进去,什么话都没有说,她抱着我又哭了,也是哭得一塌糊涂。黄丽玲很爱她,看到她这样都吓一跳,心痛死了。晚上回家,她又哭了,说这个演唱会,她做了10场,一点钱都赚不到,还亏了,其他人都赚了钱,只有她赚不到。我说你还有巡演的,之后就可以补上这一块了。她说,我知道巡演之后,这些钱还是赚不到的。我说,明白了,那就让它过去,不要再想这些事情,不要再让我看到你因为这些事情这样难过,不要再因为这样的事情让我不再理你。我不会离开你的,没事,以后好好做。

我不是胡言乱语、说三道四的人,眼睛雪亮的人都知道,2002年跟她合作的人,到2003年她走,她有没有再跟这些人合作?有没有再让这些人上舞台?你们自己去查。2002年这些事情,对她的伤害太大了,所以我真的觉得,2002年假如有在这个演唱会里赚过梅艳芳钱的人,假如不是应该得到的酬劳,这个世界上总有因果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