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他的Fashion传奇,她的Image百变”

2013-12-26 09:40 作者:王鸿谅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梅艳芳的“百变”形象,幕后功臣是香港殿堂级的时装及形象设计师刘培基,从梅艳芳参加东京音乐节比赛的形象设计开始,刘培基从华星总经理苏孝良手中接过了新人梅艳芳,此后他们合作了20年,亦师亦友,彼此的信任早已超越工作伙伴,胜似家人。2013年,香港文化博物馆专门为刘培基开设展览,收藏了他的设计作品,展览的主题就是“他的Fashion传奇,她的Image百变”。

刘培基为梅艳芳2002 年演唱会设计的压轴礼服

三联生活周刊:在自传里,你非常详细地回忆了第一次和梅艳芳合作,当时是什么情况?

刘培基:是苏孝良打电话来找我,说梅艳芳即将到日本参加东京音乐节,问我可否替她做表演时的衣服。好朋友要帮手,再忙也无法推却,我说请Anita(梅艳芳)到我写字楼来一趟。当我正忙得不可开交时,梅艳芳来了。当日天气也不是太冷,她在衣服外穿了外套,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风。我匆忙看她一眼说,把衣服脱掉,让我看看。她吓得发出一声“啊”。我丢给她一件吊带背心,“把它换上”。当她从试衣间出来,身上仍穿着外套,还用手拉着衣领,非常害羞。我将她的手松开,看到她的锁骨——她真的很瘦。我细细打量她,头发太俗气,牙齿不漂亮,也许因为小时候吃过黄霉素,牙齿很黄,而且不整齐,所以不大敢笑。她最大的优点,是一言不发时,嘴角歪歪的,似笑非笑,看上去有点骄傲。我喜欢这种感觉。

三联生活周刊:其实在梅艳芳之前,你已经和汪明荃、许冠杰这些大牌都合作过,替他们做过舞台服装设计?

刘培基:对,汪明荃第一个演唱会和好几个颁奖礼的服装都是我做的;1983第一个在红馆开唱的歌手是许冠杰,他的演唱会造型也是我做的。

汪明荃是一个电视艺人,很多时候就会配合公司的活动,比如保良局的慈善活动,公司就会请人做很多衣服给她,我不想别人误会这个衣服是我的,衣服出来有夸有骂,如果是我做的,我都能承受,但如果不是我的,我要解释,这很不好,因为就有媒体会傻乎乎打电话来问,这就很烦。我也跟汪明荃谈过这个问题,我的时间也忙不过来。我们非常了解电视台的需要和我工作的困扰。但我跟汪明荃的关系一直保持到现在,去年她自己开了个展览,还放了一件我原来帮她做的衣服。今年年头遇到她,我问她我帮她设计的《千王之王》的衣服还在不在,她说保存得非常好,还专门送来博物馆给我展览用。她懂我的衣服真的非常棒,我的发布会或者什么活动,她一定第一时间来。

汪明荃的演唱会间隔时间很长,1979年开了第一场,过了好多年才开第二场,许冠杰也是。就在这个间隔期,1982年梅艳芳就出道了,苏孝良就找到我开始负责做她的设计了。我记得其间我还帮许冠杰做了一个唱片封套,那时候我真的非常忙,刚从事业困难的时期熬过来,在香港连续开了很多家自己的服装店,又开始跟中艺公司合作,又接手了梅艳芳,就更没有那么多时间了。我记得做完许冠杰的唱片封套后,许冠杰去拍戏,得了高山症,停了好久,隔了六七年才出来,还不是开演唱会,是出席一个劲歌金曲颁奖礼,可是观众的反应不是太好,很多人责怪TVB,怎么这种身体情况还要许冠杰出来。

刘培基为梅艳芳2002 年演唱会设计的压轴礼服

三联生活周刊:从东京音乐节开始,苏孝良先生就一直希望由你来负责梅艳芳的设计?

刘培基:没有苏孝良,就没有今天的梅艳芳。从东京音乐节设计,第一张唱片,第二张唱片,都是苏孝良来找我帮忙。第一张唱片《赤色梅艳芳》,不用大头照做封面,因为我不喜欢她的头发,有点老气,可是刚开始第一张做她,也没想太多,所以我跟苏孝良讲得很清楚,拍出来的照片封套,你们一点都不能改,不然胶片我都毁掉。我把分色做好给他们看,他们很惊讶,怎么没有大头照?我说有,在封底。她是一个新人,其实一个感觉就可以了。我不准他们做任何改动,他们没有退路,别无选择就用了,但一出来,哇,所有唱片公司都很惊讶,还可以这样。第二张《飞跃舞台》出来更轰动了,一个新人,连续两张唱片封套居然都不是用她的真人大头照,可是第二张我是没有办法,因为梅艳芳不会跳舞,所以才用喷绘的方法来表现,那是用喷枪打出来的,是我在英国学的一种技术,当时香港根本就没有。

因为两张唱片都很成功,所以苏孝良就找我出来谈,邀请我正式加盟华星,做形象指导。我说我很忙,真的没那么多时间,只做一个梅艳芳,他同意了,让我做总顾问,其他艺人就随便看一下。第二、第三届新秀大赛陆续举行,华星签了更多艺人,我忙不过来,请人帮手,选了李进,带他进入唱片界。基本上我完全没有过问其他艺人的事情,只要求李进每个星期给我一份报告,让我知道各人有什么工作就可以,多年后,他带着第五届新秀季军黎明离开华星,另起炉灶。回想那时候,唱片公司做一张封套是没什么钱的,每一套衣服都很重要,真的要付出很多想象力。

三联生活周刊:梅艳芳和张国荣都在华星旗下,也是同一个时期的歌手,为什么你跟张国荣的合作没有这么多?

刘培基:我跟张国荣的关系其实一直非常好,但张国荣是陈淑芬签回来的,那个时候苏孝良是我的好朋友,但陈淑芬跟我不熟。她签回来张国荣,有她自己的班底。她给张国荣做了两张唱片,《一片痴》和《风继续吹》,两张唱片封套上,张国荣都是不笑的,都没有表现出来他的年轻、青春特质,两张都卖得不好,《风继续吹》那一年也没有拿到劲歌金曲奖。她看着我做梅艳芳两张唱片都那么成功,所以希望我也能帮忙做张国荣,她怕说不动我,是请苏孝良来找我谈的。张国荣《夏日精选》那张专辑封套和首场演唱会的海报,都是我接手设计的,我塑造他的形象,就是青春、简单、一脸笑容的大哥哥。这次我的博物馆展览,苏孝良也出来帮我录了视频,他是很少出来讲话、很低调的一个人,有很厉害的艺术家脾气。展览开幕那天他来了,当时大家都很惊讶。这都是因为合作成功,大家才能相互那么欣赏对方的才华,如果不是成功,也不会走到今天。

三联生活周刊:从早期的陈幼坚到后来日本摄影师,你在打造梅艳芳的百变形象时,为什么更换过许多团队?

刘培基:与每个班底的合作都不同,其实没有跟陈幼坚继续合作,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唱片公司觉得陈幼坚收费很贵。我是艺术家,陈幼坚也是艺术家,是我的好朋友,所以我不可以跟陈幼坚议价的。虽然那时候陈幼坚也刚出道不久,但他的收费就是很贵,他是一个艺术大师,背后有一个非常聪明支持他事业的太太,所以两方面兼顾得很好,身价很高。苏孝良跟我说,他真的收得很贵,那就只有换团队。我是艺术家,这个圈子非常熟悉,也能找到很多合作者,在日本选的不是最棒的摄影师,所以成本还好,回来再做平面设计,合作的都是挺好的朋友,所以后来每一张唱片封套设计的班底我都会换,因为平面设计我自己也非常懂,不一定固定要跟谁合作。我把陈幼坚介绍给了陈淑芬,后来她做张国荣就一直跟陈幼坚合作,直到张国荣退出再复出,陈淑芬认识了另外一些艺术圈的人,才改用其他人。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