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百变”与寂寞:梅艳芳的舞台人生(上)(2)

2013-12-25 13:40 作者:王鸿谅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红馆的最后8场演唱会,是梅艳芳的告别,她用生命最后的力气,为自己的传奇画上句号。《夕阳之歌》压轴,梅艳芳穿上刘培基设计的白色婚纱,吟唱徐行,“斜阳无限,无奈只一息间灿烂……”舞台上搭出阶梯,她独自提起婚纱往上走,到尽头,转身、挥手,华美又孤清。舞台可以给她热闹荣耀,却无法安抚她的内心孤寂。当她穿上那一袭婚纱,也只有在生命尽头幽幽叹息:“人生便是这样,有些时候你预料的东西,你以为拥有的东西,偏偏没有拥有。”

投石问路

在黎小田的记忆里,80年代,香港娱乐圈还处在摸索的过程,连经纪人都是新生事物。“华星公司送我去日本,学习经纪人怎么做,那时候香港还很不流行经纪人,就是一个人带一个徒弟,我们做唱片公司,是公司制,要做一个团队,很多要学。”从日本学习回来,搞完新秀比赛,“跟梅艳芳一次就签了8年”。黎小田笑,“这不是钱的问题,是心血的问题,这样我才会放心在你身上投资很多东西,请人来栽培你”。只不过,黎小田也记得,第一届新秀赛的选手里,“只有梅艳芳签了8年”。

对于梅艳芳的定位,一开始并不清晰。黎小田认真回想了很久,很坦诚地告诉本刊记者,“最初写歌给梅艳芳,真的没有过多的考虑,就是写什么她唱什么”。最初她甚至连《IQ博士》这样的儿童歌也唱过。梅艳芳第一首开始被传唱的歌曲是《心债》,TVB连续剧《香城浪子》的主题曲,顾嘉辉作曲,黄霑填词。《心债》刚上电台宣传,就占据了冠军位置,梅艳芳歌声如此沧桑,情感如此幽怨,又带着时代气息。华星公司这才决定给梅艳芳出唱片,投石问路。这张叫《心债》的同名大碟,只能算梅艳芳的“半张”唱片,她只唱了6首歌,另外6首,属于游林利、胡渭康和蒋庆龙的三人组合“小虎队”。

梅艳芳在首场个人演唱会“梅艳芳尽显光华”上深情献唱

唱片封套是黎小田打电话请摄影师杨凡拍的,杨凡撰文回忆:“在利舞台的华星公司第一次见到梅艳芳。我对梅艳芳的第一个印象就是不苟言笑,她是个沉默的女孩,一般的应酬说话完全欠奉,问她一句她就答你一句,决不加油添醋和你周旋应酬。”“记得她穿着厚重的衣服,把全身包裹得密密实实,我们想看梅小姐真实的身材,也好替她造型,她则怎样都不肯把外套脱下来。黎小田说,可能这个女孩从小在困难的环境中长大,脱件外套也是一种障碍。”“回顾七八十年代的娱乐界,那时一切还没完全走上如今企业化的轨道,明星与歌星的形象基本上要靠自己,服装化妆首饰都得自备,许多时候我会到她们的府上去挑选适合的衣饰,当然也有某些公司借用,弄脏了还得原价买下。至于18岁的梅艳芳,当然不会让我登堂入室上梅妈妈在铜锣湾的唐宁大厦,翻箱倒柜地替她寻找适当的衣服。”“于是拍照的那天,梅艳芳穿了一套黑白宽边粗条的两件头,自己梳头化妆。我必须承认,看见那个造型,第一个让我想起的动物就是像斑马,实在没有灵感。”最后杨凡只能重拍,让梅艳芳换掉“斑马装”,给她设计了一款“乔治桑的男装造型”,勉强过关。多年后再看这张照片,梅艳芳是紧绷的,拘谨而倔强。

多年之后,杨凡坦陈了照片背后的另一个秘密。他当时一直想为新人梅艳芳寻找更好的拍照背景,看中了帝苑酒店的一家法国餐厅Lalique,那里“玻璃门窗都是法国ArtDeco的人物图案,尤其大厅有两面落地镜居然浮雕了两个典型的Deco人物,陪衬着忽明忽暗的灯光”。这想法还没付诸实施,“又有另一家唱片公司老板来电,说是秘密签约徐小凤,还找了梁淑怡替她在伊利沙伯体育馆开演唱会,不惜工本让徐小凤来个形象唯美大变身”。唱片公司老板约杨凡在波斯富街的一家日本餐厅吃饭,杨凡说:“我提起最近要替华星新秀梅艳芳拍封面,借了Lalique。原本嘻哈谈笑中的老板,忽然间停了下来,数秒后说道:你不觉得徐小凤坐在那块Lalique玻璃下更美吗?”结果,“坐在那块Lalique双人雕花镜片下的不是梅艳芳而是徐小凤”。杨凡在后来自省:“这件事除了唱片公司老板和我,没有第三者知道,更别说徐小凤、梅艳芳和华星。我也肯定唱片公司老板忘了此事,因为他并没刻意要求我把雕花玻璃下的主角调换,他只不过提醒了我巨星与新人的分别,其余的决定就是我虚荣与势利的心魔。”

虽然照片一般,但唱片《心债》还是得到了市场认同,华星开始有底气给梅艳芳出真正的个人大碟,《赤色梅艳芳》。这张专辑中很多歌改编自日语歌,黎小田说:“因为那时候华星的陈淑芬跟日本大洋公司很熟,可以拿到很多日本歌,那时候香港很多歌手都翻唱日语歌,宝丽金公司也有他们的渠道,像谭咏麟、张学友也翻唱了很多日语歌。我们找了很多适合梅艳芳声线的歌曲给她,好几个歌都红了,尤其是《赤的疑惑》。”《赤的疑惑》是日本电视剧《血疑》的主题曲,原唱是山口百惠,改编给梅艳芳的时候,“降低了一点KEY,因为山口百惠的KEY比较高,梅艳芳要低一点”。黎小田回忆说:“从第二张唱片开始,我们对梅艳芳的歌就有选择了,因为听完《心债》,她适合唱的类型,是那种情感很幽怨的歌曲,‘快死了快死了,又死不断气’那种感觉。”黎小田觉得,这可能还是跟梅艳芳的个人经历有关,“可能是她经历过很多,苦过,所以看起来蛮幽怨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