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百变”与寂寞:梅艳芳的舞台人生(上)

2013-12-25 13:40 作者:王鸿谅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红馆的最后8场演唱会,是梅艳芳的告别,她用生命最后的力气,为自己的传奇画上句号。《夕阳之歌》压轴,梅艳芳穿上刘培基设计的白色婚纱,吟唱徐行,“斜阳无限,无奈只一息间灿烂……”舞台上搭出阶梯,她独自提起婚纱往上走,到尽头,转身、挥手,华美又孤清。舞台可以给她热闹荣耀,却无法安抚她的内心孤寂。当她穿上那一袭婚纱,也只有在生命尽头幽幽叹息:“人生便是这样,有些时候你预料的东西,你以为拥有的东西,偏偏没有拥有。”

“尽显光华”

红磡体育馆1983年落成,在里面首开个唱的歌手是许冠杰,3场爆满。彼时的梅艳芳还是娱乐圈新人,刚拿到TVB第一届新秀歌唱大赛冠军,出了半张唱片,6首歌。不过3年,梅艳芳就登上了红馆的万人舞台,而且一唱15场,创下了新人歌手首开个唱的纪录,也是当年的红馆记录。后来刷新纪录的除了谭咏麟和张国荣,就是她自己,从28场到30场,风光无限。

2003年11月6日,“梅艳芳经典金曲演唱会”在香港红馆举行。梅艳芳穿上刘培基设计的白色婚纱演唱《夕阳之歌》

梅艳芳的首场个唱原定于1986年1月3日,筹备工作提前3个月开始。刘培基受时任华星唱片总经理苏孝良之托,接下了幕后重任,负责梅艳芳的形象设计和服装,并构思为演唱会预热的新唱片封套和演唱会广告海报。刘培基原本只是服装设计师,却跟娱乐圈结下不解之缘,80年代初从英国重回香港发展,在参与设计《赤色梅艳芳》和《飞跃舞台》两张梅艳芳个人唱片封套后,被苏孝良看中,成为华星唱片的形象指导。

演唱会定名为《梅艳芳尽显光华》,广告海报拍了两个版本,一张是梅艳芳的腿部特写,穿着镶钻的高跟鞋,斜伸出一条长腿,踩着一只镶钻的话筒;一张是手部特写,珠光宝气地握着话筒,不过,这只手是她姐姐梅爱芳的。当初拍的时候,“光是打灯已经花了两个钟头”,收工后,合作的设计师陈幼坚突然意识到漏拍了梅艳芳的手——举手投足,尽显光华。为了不影响梅艳芳的工作档期,就找了梅爱芳来帮忙。两个版本的广告同一天推出,都是报纸头版的整版广告位。

一个新人首开个唱,海报上却没有她的模样,真的可以吗?即便很信任刘培基,苏孝良心中也有些疑问,刘培基的回答很笃定:“如果加场,值得庆祝,便刊登有她样子的广告,这样才显得矜贵。”广告打出去,起初只发售4场门票,没想到迅速告磬。于是华星立刻加场,广告也换上了梅艳芳穿着华丽晚装的海报。场次一再增加,直至创下纪录的15场,门票全部抢光。刘培基回忆,“加至档期再无可加,唯有尽量把搭建舞台的时间缩短,提前在1985年的大除夕开锣”。

演唱会的监制是吴慧萍,负责整个流程,她在无线制作过许多精彩的音乐节目。刘培基与吴慧萍的组合,几乎就是1983年许冠杰红馆演唱会的翻版,当年也是苏孝良邀请刘培基来设计舞台服装。从吴慧萍那里,刘培基学到了很多,他说:“她令我领略到做演唱会的台、灯、音与服装结合的重要性,衣服无需钉上太多闪亮亮的东西,同样可以达到聚焦效果。我们一起开会,讨论整晚流程,歌曲编排与每个细节,每部分有多少时间让歌手换衣服,当我决定衣服的颜色后,再与灯光配合。”“我遇上最好的团队,大家都处于最佳状态,不是金钱着眼,而是全心全意共同做好一件事。”

等到梅艳芳的首场个唱,刘培基第一时间就选定了吴慧萍做监制。“演唱会的第一场工作会议,在苏孝良家里进行,我正式介绍梅艳芳认识了吴慧萍。”面对以工作态度严谨行内有名的吴慧萍,梅艳芳下意识的反应,是挤到刘培基的单人沙发里一起坐,这让刘培基感叹,“说到底她也是个新人,难免有点怯生生的”。只不过,真的站到红馆的舞台上,万人瞩目,梅艳芳反而很镇定,刘培基评价说:“她已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镇定得一点也不像新人。”“她可以演绎任何歌曲,可以驾驭任何衣服。”

演唱会的重头戏,是一件钉满大颗闪石的晚装,为了搭配自己设计的这件礼服,刘培基专程从纽约有名的水晶店订购了一批水晶手链,所有的一切不惜成本,都是为了让梅艳芳“尽显光华”。15场演唱会结束,刘培基找华星唱片申请了另一笔广告预算,再次刊登头版广告,给梅艳芳“造势”,照片上的梅艳芳穿着那件闪石礼服,而刘培基想传达的最重要的信息,是梅艳芳亲自手写的“多谢”二字。刘培基回忆说:“我要求阿梅亲手写,她的字写得不好,其实这也是在意料之中,但我还是用了她的字,因为这代表了诚意,是真实的梅艳芳,她是捱出来的。”

 

1982年,19岁的梅艳芳成为第一届“新秀歌唱大赛”冠军

新秀赛的机遇

TVB新秀歌唱大赛,是梅艳芳踏入娱乐圈的敲门砖,那是1982年。“当时无线电视来找我过去,说想做一个唱片公司,就是华星。”香港资深音乐人黎小田对本刊记者回忆,“我问他们有什么歌星,没有。当时我在丽的电视已经做了8年,所以决定用丽的电视的‘旧招’,搞歌唱比赛,我们曾经选出过一个张国荣,一个钟伟强。”张国荣自然不必介绍,至于第二名钟伟强,如果加上“中国好声音60岁的香港参赛选手”的标注,也许更为人知。

香港资深音乐人黎小田

在位于半山的大房子里,音乐依旧是黎小田的滋养,坐在钢琴前,旋律从他指尖流淌,停下来,在发烧级配置的音响里放上一张他最新作曲的碟,回忆也变得轻快。“那是TVB的第一届新秀大赛,3000人来报名,我们听都听到烦死了。”他笑,“赛程好几个月,一轮轮淘汰,我也去找一些音乐届朋友介绍人。”当时的参赛条件很简单,“30岁以下,没有唱片公司合约的人都可以来。”有朋友介绍了梅艳芳。“他们说有一个唱得很像徐小凤的,在一个舞厅唱,在铜锣湾那边,总统戏院,我去听她唱,就是蛮不错的,我就去找她,问她有没有兴趣参加新秀比赛,她说‘你不认得我了,我以前参加过你的节目的’。”那是黎小田和薛家燕共同主持的一档电视节目,就叫“家燕与小田”,梅艳芳和姐姐梅爱芳小时候来做过嘉宾,只是黎小田已经没有印象,他感叹,“原来她很小就出来唱,唱了很久了”。他也没有想到,虽然梅艳芳已经唱了这么久,唱到在夜场小有名气,却并不自信。“她说我怕,我说不怕,她说跟姐姐一起来,我说好。最后,她们一起来了,刷到最后100人,她跟姐姐都进了,张学友没进,被我‘叮’走了。”

比赛选新人的标准是什么?黎小田说:“声,色,艺,三样都有最好。”如果不能齐备,那至少“男的要帅,女的要漂亮”,“最起码要高,五尺六寸到七寸,穿上高跟鞋,五尺九寸,一出场就压台嘛,那个气场很要紧”。张学友被“叮”走的原因,黎小田说,“他太丑了”。他找出来做对比的,是第五届新秀赛季军黎明。“黎明唱得不好也进了,为什么,他帅嘛。”时至今日,黎小田依旧很坚持对外形的挑剔,“声音再好,外形不好,也红不长久”。把这套标准放在梅艳芳身上,黎小田评价:“梅艳芳不算选手中很漂亮的,但她唱得很好,动作很好,舞台气场很好,她拿着麦,手指是会动的,我们叫body language,身体语言,这个度是很难把握的,过一点就不行了。”“那时候我们十几个评委,黄霑、顾嘉辉、林燕妮等等,都是很厉害的人,都说她很好。”黎小田甚至对梅艳芳做出一个预测:“从新人来讲,再来十年,都不会出一个像她这样好的。”
决赛是直播,1982年7月18日,梅艳芳演唱了徐小凤的歌曲《风的季节》,她留着刘培基看来“老气俗气”的波浪长发,穿着华星给她准备的略微夸张的金色礼服,用低沉的嗓音打动了评委和观众,拿到了冠军。梅艳芳出生于1963年10月10日,比赛当晚还不满19岁,声音中却是超越年龄的细腻和沧桑。她的故事,也随着电视台一轮轮的比赛宣传,为更多人所知。自幼丧父,5岁出道,十来岁辍学,跟姐姐一起在母亲的歌舞团里唱歌卖艺,供养两个哥哥读书,一路从荔园游乐场唱到舞厅。80年代,刚好也是香港经济开始勃兴的年代,一切充满生机,机会无处不在,梅艳芳个人故事里蕴含的励志精神,刚好切合了时代的脉搏,成为典型的“香港梦”:出身草根,奋斗不息,终有所获。

很多与梅艳芳合作过的人,都是从新秀赛开始关注她。香港次文化堂出版社社长彭志铭身兼数职,他是出版人、文化评论人,也是制片人,梅艳芳出演女主角的第一部电影《祝你好运》,就是他做制片人。彭志铭对本刊记者回忆:“其实梅艳芳还没有比赛前,已经听说过她,她已经是小有名气的歌星,在电视台里面也参演一些路人甲乙丙,临时演员。只是她样子不美,演点小角色也没有人特别注意。”直到新秀赛直播,“她真的唱得很好”。当时彭志铭在罗维电影公司,他回忆说:“我们是小公司,要很小心投资,我们看中梅艳芳一定会大红,因为这是TVB的第一届新秀大赛,她是第一名,电视台一定会让她红的,这是机构的因素。”

对于新秀赛,梅艳芳一直心怀感激,她在接受采访时曾经说过:“很多有才艺的人怀才不遇,而我却是个幸运的人,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且更能够以沙哑的声音及丑样获得观众的喜爱,我相信因为我超越了自己的能力拼命地去搏。”她因此对自己有清醒的认知:“我不是一下子暴涨的,我从小便入行,慢慢一步步才爬到今天的位置,自大的事情我不敢做,我怕有一天万一掉下来,自己会承受不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