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封面 > 正文

一阳初生 履长之贺

2013-12-23 21:25 作者:赖婧颖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阳气渐生,乱而复治。因寒气而懈怠的礼仪规矩便不得不被重新整肃。端正仪表,以待新春。据传古代宫中绣女,自冬至后每日便多绣一针。而在冬至当日则须进献鞋袜,以示本年女红的开始。

 

 

冬至,为阴极之至。从物候上来看,为日南之至,昼短之至,日影长之至,因而有冬至之名。物极必反,阴极生阳。过了这一天,阳气初生,土壤水泽中便有了埋藏的春信。到了下一个月,卦象上的阳爻便从一个发展成了两个;再到次年一月,在下发生的阳爻便与上方阴爻数目相等,象征阳气上行涌动,是为“三阳开泰”。然而,这些都源于冬至“地雷覆”最初的那个阳爻。一阳初生,万物之始。“冬至阳生春又来”。故冬至又称“小阳春”。

阳气渐生,乱而复治。因寒气而懈怠的礼仪规矩便不得不被重新整肃。端正仪表,以待新春。据传古代宫中绣女,自冬至后每日便多绣一针。而在冬至当日则须进献鞋袜,以示本年女红的开始。民间妇人亦于此日呈上新制绣鞋罗袜给舅姑长辈,既为践“长至”之意,也是出于严冬保暖的实际考量。此时大地万物冷透;虽然冬至之后,天光日照逐渐增多,但就身体感受而言,却最为寒冷。因此向长辈呈上鞋袜,乃孝心之举。史中载为“履长之贺”。三国时曹植曾在冬至献白纹履七双,并罗袜若干于父亲曹操;亦附上《冬至献袜履表》,对这一“国之旧仪”大书特书。他认为此举乃前承古事,上映天时,兼之为儿为臣的孝心忠心;盼望父亲穿上自己所献鞋袜,行走平稳,得逢福禄祥瑞之气,巡视国土也不感疲乏。算是将冬至献鞋这一习俗的前情后果抒发得淋漓尽致了。

古人在鞋上所做的文章自然不止于冬至献鞋而已。华夏民族的冠带衣着,自冠始,而由鞋终。鞋,作为周身服饰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可不成为礼制所辖之处。况且,人之于世,无论王侯将相,布衣草民,总要安身立命。善言者靠唇舌生财;食力者以苦干自奉;寒门学子,囊萤映雪,凿壁偷光,十年手不释卷。求得都不过是有朝一日能站得稳,行得顺。而顶天立地,行走天下,所凭之物,于德于技于智,想来是各有天命,各个不同,不可以一语蔽之。然而各人确又在足下所踩之物上取得了共识:即便是一出生便金食玉饮的王子王孙,足之所衣,也逃不过鞋履两只。

鞋的诞生,终结了人类被动跣足的历史。“远古妇女不织,禽兽之皮足衣也。”最初的鞋,不过是将兽皮或树皮草茎等绑于足底,以求奔跑行走时免于尖石荆棘划伤,冰天雪地时减少冻伤。至今在维吾尔族民间,仍可见所谓“裘茹克”鞋:乃是用石刀或刀简单割取的一块动物生皮,单底,边缘呈不规则锯齿状。有不规则小眼,为穿绳之用。既无剪裁的痕迹,也无针线的介入。制造这样一双鞋,所需的工具技术可谓少之又少,且造鞋用的生皮,在以动物肉乳为主食的经济环境中,并不难取得。然而正是有了这样简单的鞋履,令赤足得了保护,人才能够更好地爬山涉水,辗转西东;一面是为了逃避天敌,一面也是为了获取更多资源。双脚可及之地得以延展,生存生活空间得以扩大。

北方以兽皮制鞋,南方最初则取草为履。大自然中的水草葛麻,茎部光滑而节少,纤维质轻而细柔,更重要的是遍布天涯海角,取得便宜,且用之无竭,为自然之恩物。对生活在炎热潮湿南方的人们来说,轻便透气的草鞋最是相宜。从前编草鞋是人人都会的一门技艺。田间地头,农闲之时,随地取来草材,便可编造草鞋。既不需假人之手,穿坏了也不可惜。因此,汉时草鞋又有“不借”“不惜”的别名。单凭贩卖草鞋是挣不得几个钱的。当年刘皇叔以结草编鞋为业,自然免不得风餐露宿,忍饥挨饿。不过,他日刘备为一方之主时,偶尔再编草鞋草帽,就不是为了糊口谋生了。结草所成之鞋,观之素洁,着之粗糙。但无论南北,总是平民百姓居家出行,必不可少之物。刘备此举,为的是显示自己不忘昔日贫苦,表白亲民爱民之意以得人心而已。

鞋履中的社稷文章,当然不只有刘皇叔一人会作。《释名·释衣服》中有云:“履,礼也。饰足所以为礼也。”一双鞋袜,不过一左一右,两只而已。然其中的礼仪规矩,却几乎为鞋难载,而大有言外之意。古人以鞋分尊卑,辨阴阳。秦汉年间,男子大多穿方头鞋履,以示阳气方刚,尊贵从天;女子则着圆头鞋履,寓意圆顺温和,柔弱从夫。男女相异,贵族与平民的鞋自然也是大不相同。平民草履,贵人丝履;平民着布鞋,贵人着锦鞋。而级别最高的礼鞋,只有帝王诸侯可穿,称之为“舄”。帝王所着之“舄”,以赤舄为上,白舄、黑舄次之;皇后、命妇之舄,以玄舄为上,青舄、赤舄次之。因此,在古时最为隆重的祭天仪式中,天子诸侯们为冕服赤舄,皇后命妇们则着袆衣玄舄。严格衣冠鞋服,以示尊崇天地。至于春秋时,春申君令三千门客皆蹑珠履出迎赵国使臣,恐怕便不是单纯地出于尊重之意,还有欲与赵国一争国家财富多寡之心罢。

殿堂以下,闺中女子争巧,也常于鞋上见高低。旧时视针线为女子功课,春蚕秋绩,缝裳缀绽,纤纤秀手,终日不怠。为人妻母的贤良温恭,待嫁女儿的爱美之心,自然也一并赋予两足之上。鞋面绣工好坏,鞋饰配色几何,在古人眼中,可以作为评判女子妇德妇功的标准之一。锦缎做丝履,彩线绣鸳鸯。即便是质地粗糙的布鞋,也要绣上祥云花草。既装扮了双足,也显得做鞋人秀质慧心。汉家女儿争做鸳鸯绣鞋,满族女子也忌鞋面无花。没有绣花的旗鞋被叫做“瞎鞋”,穿鞋女子要遭人耻笑。足蹑青丝履,头上玳瑁光;身如弱扶柳,一步一生莲。绣花鞋为女性增加的美丽,即便在天生玉足为男权社会病态的金莲文化所苦,缠足之风日盛后,也难以全然否认。

好在辛亥革命之后,世风一新。女子天足不再受制于金莲小鞋。其后,西风东渐,鞋的款式材料均大为增长,穿鞋人的喜好亦有所变化。西式皮鞋,高跟女鞋成为新宠;绣花鞋、登云靴则鲜见于街头巷尾。新鞋诞生,老鞋入土,恰如花开花谢。时代转变,移风易俗,也属稀疏平常。

只是在冬至日里,履长之时,翻看厚厚鞋史。方觉世间所谓“举足轻重”,倒也真有几分道理罢。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