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报道 > 正文

转基因在西班牙

2013-12-17 09:40 作者:袁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西班牙特殊的气候条件,以及一批有识之士的坚持,使得西班牙成为欧洲支持转基因的大本营。

生物学家海蒂·温克勒在美国圣路易斯市孟山都公司总部的温室里提取转基因玉米植株样本

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的农场主何塞·罗密欧(JoseRomeo)种了200公顷玉米、40公顷葡萄。

“像玉米这种农作物就是两头忙,播种忙一阵,收割忙一阵,中间就不怎么管了。”罗密欧对本刊记者说,“很多人觉得农民就应该整天在地里忙活,其实这种工作方式早就过时了。我平时有很多工作要做,不可能花太多时间在田里。”

加泰罗尼亚地区气候干燥,以前是不能种玉米的。上世纪70年代修建了一条引水渠,把附近山上的泉水引了下来,农民们终于可以种植这种不耐旱却高产的粮食作物。但是,随之而来的就是玉米螟,这种只在热带地区才有的害虫主要出现在西班牙、葡萄牙和法国南部地区。玉米螟的幼虫常常躲在玉米包里,杀虫剂很难进入,所以必须在化蝶期间大量施药,成本和劳动强度都大大增加。1998年欧盟批准了转基因抗虫玉米MON810,罗密欧立刻就种上了,虽然这种种子比普通种子贵15%,但买种子的钱只占成本的很小一部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转基因玉米的产量和传统玉米差不多,但胜在少打药,籽粒饱满没有破损,卖相更好一些。”罗密欧对本刊记者说,“在某些欧洲国家,传统玉米的卖价比转基因要贵一点,但在西班牙两种玉米价格完全一样,没有差别。”

罗密欧必须感谢一个人,当初就是因为他的坚持才没有让种植转基因玉米的农民无缘无故地吃亏,此人就是西班牙饲料工业协会主席乔治·冈萨雷斯(Jorge Gonzalez)。早在2002年他就代表协会发表了一份声明,表示全体成员一致同意对所有饲料一视同仁,不给非转基因产品付高价,因为科学研究表明,两者无论是安全性还是营养成分都没有差别。

“开头几年我的压力非常大,因为不断有人从法国考察回来后向我报告说,法国人喜欢吃有机的肉,用非转基因饲料喂养出来的家禽和家畜可以卖高价。”冈萨雷斯对本刊记者说,“但我经过仔细考虑后认为,这个市场太小了,不足以让我们牺牲原则。”

据冈萨雷斯回忆,西班牙第一个公开反对转基因食品的是法国的超市集团家乐福。当时西班牙有一家连锁店从美国进口了一种含有转基因成分的奥利奥饼干,家乐福为了和对手竞争,抓住这个机会大肆宣传,称自己出于对消费者身体健康的担忧,决定不出售这种饼干。绿色和平组织是被家乐福邀请来助阵的,没想到后来家乐福不闹了,“绿和”反而唱起了主角。为了阻止欧盟进口转基因饲料,“绿和”多次要求欧盟对转基因饲料喂养出来的肉类进行标注,但欧盟每次都以我们正在考虑为理由搪塞了过去。

“当时西班牙电视台经常组织双方的人公开辩论,我每次都参加。一开始观众都站在‘绿和’那一边,而我这边找不到太多科学家愿意参与。好在西班牙有非常好的农艺学传统,这方面人才很多,我从马德里和巴塞罗那分别找来一位农艺师现身说法,从农民的角度解释这种技术好在哪里,为什么是安全的,渐渐地,舆论开始向我们这一方倾斜了。最后‘绿和’认为,他们在西班牙的反转活动彻底失败,只好转到葡萄牙去了。”冈萨雷斯说,“这件事给了我很大的满足感,因为我个人的努力,使得西班牙饲料业相比其他欧洲国家来说损失最小。”

西班牙农业部分管农业技术的官员朱迪斯·拉丰特(Judithla Fuente)告诉本刊记者,1998年刚批准种植时候,整个西班牙只种了2万公顷转基因玉米,去年则增加到了11.6万公顷,占西班牙玉米种植总面积的1/3。预计2013年种植面积将达到13.9万公顷,比上一年又增加了20%。MON810虽然是孟山都的产品,但西班牙本土的种子公司得到了孟山都的授权,在这个基因的基础上培育出了超过100个新品种,使之在抗虫的同时更加适应当地的气候和土壤条件。
西班牙之所以成为欧洲最支持转基因的国家,除了气候炎热导致虫灾非常严重之外,还有一些历史原因。“西班牙经历过好几次大的战争,这些战争造成过多次大饥荒,所以全国上下都有一种紧迫感,希望农业持续增加产量,这一点已经成为西班牙人的共识。”冈萨雷斯对本刊记者说,“再加上近几年西班牙经济不景气,失业率很高,老百姓的钱包出了问题,因此西班牙人比欧洲其他国家的人更加务实。”

西班牙莱里达大学农作物与森林科学系教授克里斯托

根据《西班牙农业研究杂志》(Spanish Journal of Agriculture Research)2012年发表的一篇论文,西班牙农民种植转基因玉米每公顷平均多收入95欧元。对于经济不景气的西班牙来说,这是一笔大钱。

这个数字本来可以更大的。罗密欧告诉本刊记者,他非常想种抗除草剂的转基因玉米,因为现在他只能使用一种非常昂贵的除草剂,每个种植季至少要喷3次,如果种了抗农达的玉米,每季只喷一次就行了,对环境的负面影响更小。

“我本人非常重视环保,当然希望自己的土地能够做到可持续发展。比如我今年购买了40卡车的粪肥,每辆卡车20吨,以此来代替化肥。”罗密欧说,“可我最后发现,这40卡车粪肥只够30公顷土地用的,其余的地还得靠化肥。从这件事里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有机农业也许很好,但太贵了,大部分人是吃不起的。”

因为环保的原因,欧盟对于农民的要求非常严格,颁布了一系列禁令。比如3年前欧盟出台了一部新的农业法,把现有的70%的杀虫剂和除草剂给禁掉了,直接导致欧盟的平均亩产量下降,种植成本上升,以至于从美国千里迢迢运过来的玉米价格都比本地产的更有竞争力。

更有意思的是,新法规的实施导致在西班牙种植西红柿的成本变得极为昂贵,于是西班牙商人在只有一海之隔的摩洛哥租地种西红柿,虽然那块地距离西班牙只有50公里远,但因为它属于非洲,可以使用被欧盟禁掉的杀虫剂,成本低了很多,西班牙消费者终于可以吃上便宜的西红柿了。

“如果这些杀虫剂真的有问题的话,干脆就别从非洲进口嘛。转基因是同样的道理,如果真有害,那就别进口,欧盟在这一点上太虚伪了。”罗密欧对本刊记者说,“这么做等于把‘污染’留给了别人,难道欧盟整天标榜自己重视环保,最后只是把欧洲变成一个绿色的孤岛吗?”
“其实要想既环保又高产,办法是有的,那就是利用转基因技术,把来自不同生物的有用性状整合到一起去。”西班牙莱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Lleida)农作物与森林科学系教授保罗·克里斯托(Paul Christou)对本刊记者说,“我一直在做这方面的研究,因为欧盟对转基因的不友好政策,我现在只能在西班牙做实验了。”

克里斯托是伦敦帝国学院的有机化学博士,毕业后去美国做了12年植物基因研究,后来回到欧洲,在德国待了3年,眼看着德国的科研环境越来越差,便南下西班牙,在西班牙最好的农业院校谋到一个职位。

“现在全欧洲几乎就只有西班牙还可以进行转基因作物的大田试验了,其他国家要么不允许,要么随时会遭到极端环保分子的破坏。”

克里斯托带本刊记者参观了他的试验田,有1公顷左右,周围有防护带,但没有铁丝网。他的研究重点是玉米的营养强化和抗虫特性,这些都是为第三世界的穷人服务的。“我的研究经费全部来自政府部门或者慈善机构的捐赠,我不接受任何公司的资助。”克里斯托说,“我觉得非洲和南亚等贫穷国家的农民非常需要转基因技术,可惜欧洲政府剥夺了他们提高生活水平的权利,这是非常不人道的做法。”

“我个人感觉,很多欧盟政治家都已经明白自己犯下了很大的错误,只是拉不下脸承认错误罢了。”冈萨雷斯对本刊记者说,“我觉得大多数欧洲国家的领导人和欧盟一样,都希望这件事在不张扬的情况下慢慢得到解决。他们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老百姓的热情再次被环保组织煽动起来,再搞一次全民大讨论。”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卢玉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