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知 > 时尚与设计 > 正文

设计的价值(2)

2013-12-11 11:23 作者:何潇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在过去的几十年间,红点奖从一个单纯的大奖,变成了一个综合性的品牌。“设计师给出解决方案时发现,他们并不是给出问题的人。这是艺术与设计的不同。”红点设计奖创始人彼得·扎克说。

彼得·扎克

专访红点设计奖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彼得·扎克教授

三联生活周刊:与其他设计大奖比,比如iF、Gmark,红点的不同处在哪里?

彼得·扎克:红点与iF确有不同。在iF,评委看不到参赛的真实产品,他们所见的是最终产品,通过照片来判断。但在红点,我们所见的是实物。日本的Gmark设计大奖在这一点上与我们是一样的。看图片,只能判断图片的质量,而不是产品的质量。每年我们都会收到很多产品,在与设计师互动过程中,我们获益良多。我们有一个红点研究中心,做研究工作。然后,我们会将这些研究结果与整个设计界分享,我们关注的不只是一件作品——这一点与其他设计大奖不一样。另一方面,我们的比赛条例非常严格,比方说评审团的组成,他们是独立的。

三联生活周刊:在评审的挑选上,你们遵循怎样的标准?

彼得·扎克:首先,我们所选择的裁判,从事的都是设计工作。而在iF,评审团里有许多人从事企业或市场的工作。评审团在人数比例上,也有一定的规定,现在,我们拥有非常国际化的评审团,他们来自世界各地。另一点十分重要,评委必须是独立的,只有来自学术界的,或独立设计师,才可能成为评委。如果他受雇于业界的某公司,则失去成为评委的资格。另一个标准是,评委不能有参赛作品,不仅因为他无法判断自己的作品,同时,其他评委也无法评判。所以有时,我们需要评委做出选择:是做红点评委,还是获得红点奖?因为这些原则,评审团是十分独立的,我也不能干预评判,能决定最终结果的只有评审团。

三联生活周刊:一般而言,评委的任期是多久?

彼得·扎克:评审不是终身制的。我们需要新观点和新血液,因此需要新评委。每年,我们会更换20%的评委,余下的会继续做3到5年。这是为了保持一定的连续性。另外,我们有36个评委,每年都找36个新评委,这也不太可能。送产品参赛的公司——尤其是大公司,会观察去年的获奖产品,从中寻找评委取向。在送产品来之前,他们会做一个内部判断,如果评委更换过于频繁,他们完全无法预测。评委没有年龄的限制,年轻设计师如果有才能,可能被邀请,德高望重的年长设计师也会被邀请。

三联生活周刊:一组评委最少有几人?他们的工作是怎样展开的?

彼得·扎克:每一组由三个评委组成,评委团会观察产品的生命周期,所以,我们要求设计师寄来能用的产品。评委们会就这个产品使用一段时间,获得切身体验,然后做第一轮评判,决定这件产品是去是留。如果给产品投票的评委少于三人,这个产品在第一轮就出局了。然后进入第二轮,评委们做进一步讨论。选中某件产品的评委,需要给出解释,为什么选择这件产品。有些评委具有丰富的学识,可以说服其他评委。有时候,意见并不统一,则需要进一步讨论,取多数意见。每一组产品,会选出三个“优中之优”,对于这一种,我们使用匿名投票。产品需要三个评委的认可,才能获得这个奖项,这也是所有奖项中最难获得的一个。

新加坡红点设计博物馆

三联生活周刊:在众多的送审产品中,怎样的产品最有可能被认为具有“获奖资格”?

彼得·扎克:你只能通过经验和感觉来判断。刚开始,你可能会做出错误的判断,因为缺乏经验,但随着年岁增长,感觉会让你做出正确的判断。产品的触感、材质……其上获得的感知会告诉你一切。比如说,必须选择不被污染的材质,因为它可能是用来做玩具或者厨具的。“品质”是一种感觉,或者说,像一个事件。它不是一种想法,而是一种关系,它是你与产品接触时,建立起来的联系。这让事情变得更为复杂,因为判断标准不应该是主观的,而是客观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竞赛的原因——如果品质可以通过主观判断,则完全不需要比赛。我们收集了许多主观的判断,这些想法融合在一起,最后会做出“是”或者“不是”的选择。

三联生活周刊:参与竞争的设计师来自世界各地,从他们的作品上,能否看出不同国家设计师的地域特征?他们体现出了怎样的文化差异?

彼得·扎克:这一点在“概念奖”上体现得非常明显。概念奖让你看到的,是设计师内在的观点:“他给出怎样的问题,他的灵感来自哪里?”——你能看到不同的生活方式,不同的生活方式给出不同的解决方案。多数欧洲设计师生活在高消费水平的环境里,他们有时会给出奢侈、昂贵的方案,因为对他们而言,这是正常的。但亚洲的设计师,比如说来自中国的,他们会想到社会形势,他们给出的解决方案,是从日常生活里来的。这显然与欧洲不一样,但这同样富于魅力,我们也会给他们红点奖。所有国家都需要解决方案,有时候,本地设计师给出的设计方案,反映的正是所处的情境。有时,他们给出的只是一个概念,那样的东西在西方或许永远不会出现,但在东方是富于意义的,我们也会给他红点奖。我们在比赛中向设计师学习。

三联生活周刊:红点一开始只是一个比赛和研究所,现在变成一个大品牌,拥有商店、博物馆等等,它更像一个公司。人们因此会否质疑它的诚实性?

彼得·扎克:只要人们了解比赛的最终结果是如何出来的,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另一方面,我们希望引导产品质量的方向,也想与人们分享经验,所以我们在回馈。比方说,在红点博物馆的商店里,销售的不仅是红点奖的产品,而且有其他好的产品。这是一种交流与转换。再比如,你看到我们的年鉴,它是一本真正的设计书,而不是产品目录。这与其他比赛也不一样。

三联生活周刊:怎样的设计是一件好设计?

彼得·扎克:从四个方面的质量看,功能性、美观性(让使用者喜欢)、实用性(方便好用)和责任感。不仅是对于自然的责任感,还有对于社会的责任感。比如说在制造过程中,使用的机器噪音过大,那么设计师要减低过程中的噪音。我最爱举的一个例子是悍马,它是很危险的车,开车人可能觉得自己是公路之王,但对于周围环境并不友好。产品不同,四个方面的侧重点也不一样。比如说工具,它的功能性比美观性更重要,而时装可能就不是这样。对于一些专业的产品,它的好坏不是以美丑来判断的,其中的细微处,只有具有专业背景的人能看得出来。

三联生活周刊:红点的口号是“设计不为设计”。那么,设计是为了什么?

彼得·扎克:设计不是为设计者存在的,它是为了使用者,这中间的差别很大。一个问题是,许多时候,当设计师给出解决方案的时候,他们发现,他们并不是给出问题的人。这是艺术与设计的不同之处。艺术家总是自己给出最后的解决方式(问题的制造者和解决者都是他),但设计师是面向客户的,是为他人提供解决方案,设计师不能获得百分之百的自由。有时,你会发现,最终的解决方案并不是最佳的解决方案,这是兼顾了实用性、市场等多方面综合而成的,设计不是为了设计师而作,是为了使用和使用它的人而作。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