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封面 > 正文

宫廷遗香

2013-12-10 22:56 作者:周夏莹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我们通过舌头尝到的叫味道,用口鼻和体表呼吸的叫气息,后来通称为香。香之前叫臭。臭分五味,分别是臊、焦、香、腥、腐,而香是五味里最中正的。彭子益有个说法,不臊、不焦、不腥、不腐即为香。人天性喜香。”

冬日和暖的午后,北京西四东大街一处小楼内,氤氲的紫檀香气萦绕着老药柜,无声透露出一种沉穆雍容之美。而室内随处散见的香丸香串,屋角陈列的香材香料,又给这个不足三十平米的复式小楼平添了几分鲜活气息。李时亮姗姗来迟,身着传统汉服的他,没等开门进来便先抱拳笑言抱歉。

李时亮,非物质文化遗产药香第五代传承人,乾恒药香创办者。近日来,为参加荣宝斋谿山罨画雅集,他夜里总忙着赶制一批手工药香。但睡眠不得保障的他却依旧神采奕奕,而我们的谈话也便在满室暖香中由“药香”谈了开去。

“药香”是独家名词

“我们通过舌头尝到的叫味道,用口鼻和体表呼吸的叫气息,后来通称为香。香之前叫臭。臭分五味,分别是臊、焦、香、腥、腐,而香是五味里最中正的。彭子益有个说法,不臊、不焦、不腥、不腐即为香。人天性喜香。”

“药香是祖国传统中医的组成部分,是给口鼻、体表等呼吸法门开药方的最直观的治病方法。只有我家这支从清宫传承下来的管它叫药香,在我们提出之前是没有这个概念的。”李时亮说。

李时亮祖上曾是宫廷御医和造办处官人,至清中晚期,出宫创办了“回回药栈”,在民间悬壶济世的同时,其手工药香也进贡宫中。“当时,同仁堂往宫里送丸散膏丹,而我们家送香和胰子。”李时亮说。家族药香成方不少,如福字系列的一款“福尔香”,每年三月初三、五月初五采集艾草,和其他中草药一起压成艾条,制成香灸。

自开办起,回回药栈就和同仁堂第一代掌柜岳从生合作,同仁堂从药栈采购大量药品和自制药香。至今,同仁堂陈列馆保存的五款药香,为回回药栈光绪年间所制,并有发往外埠的印章。

民国初年,社会动荡,回回药栈增加民间急用药品。如祛瘟疫的丹药,用药不比送往宫里的奢华,但救助了更多百姓,药栈反而得以生存。在这一时期,药栈改名为“中华药栈”。

“家族传承的规矩是男传中医,女传香,传到我姥姥手里的就是香方。”新中国成立后,药栈被收为公有。李时亮外祖母马桂芳被分配到印钞厂工作。文革时期“破四旧”,药香被认为是封建迷信要打倒,家里药铺经历了一段“玉炉香断霜灰冷”的艰难岁月。当时家里很多紫檀药柜、桌子都被打烂砸碎,或是不知所踪了。唯独剩下一个老药柜,抽屉朝内贴壁放置在厨房,侧面当做剁菜的案板,这才在抄家劫难中幸存了下来。

李时亮自幼受母亲时雅莉熏陶,两岁背药、六岁背方、十岁识百草。1999年退伍后,不到二十岁的李时亮正式继承了家族传统药香的“香火”。

“什么是好香?能扶正的就是好香。我们推广药香,得做三件事——坚守,得肯定自己还会继续坚守原有的传统;能有所继承,把好的药香文化演绎出来;适应,适应现在人体质的变化,以及香药的变化。”李时亮坚持手工制香之余,也和团队做过和正在做很多事:申遗、出版、办班讲课、参展、建立香学会。“这些说起来头疼,但做起来没事。”李时亮笑着说。

清宫香事

香文化源远流长。一直以来,多是宗教供香、文人玩香韵事被人津津乐道,而宫廷用香却像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踪迹难觅。窦漪房的椒房殿、杨贵妃的幞头巾、梁武帝的博山炉,这些轶事趣闻,揭起了宫廷香事的艳丽一角,却又很快香消云散。

李时亮说,这是由于药香的体系太过庞大,从大类里就可以分妆容类、熏燃类、饮食类、香件把玩类、香锭类、金石丹药类等七八类。门类之广,涉及人群和部门之多,实在难以述清。

不像医疗体制统一,香的记载相对零散,归档后又很难把宫廷香事的原始面貌还原出来。“像清宫里头,光禄寺涉及做香酱香食、香饮香露,而内务府造办处管做香饼香丹、平安扣香穗子。比如避瘟药,往往是御医调出方子转给造办,按不同形制分下各处制作,这就特别零散。”

香文化在宋朝就已鼎盛,都城中设香药局、司香官,而发展至清朝,品类之繁盛、用料之讲究更是达到极致。清宫设有专门的香药库、露房,还配专门的药材药具,中央集权的封建制度把品质最好的香料都集中在了宫廷。“拿一味香药来举例,奇楠,咱们民间觉得它是至宝,非常难得。可是在清宫就有一段记载,雍正时期,太监来报库里没有奇楠了,能不能用沉香代替,雍正皇帝御笔朱批,奇楠算什么,要多少没有,只是你们做之前要提前报过来,让他们再往宫里进贡就可以了。”做工的精致,用药的奢华,能工巧匠的集中,皇家所用上的药香便自然也是最好不过了。

当时清宫对药香的需要量极大。可以说,一天之内从早到晚就没有断过。早晨起来洗脸刷牙用澡豆,“以前上朝面圣之前,洗手都得反复三四遍。按今天的说法,第一遍去角质,第二遍护肤,加了胰子,而第三遍就可能用加了香料的。”归置着装要佩戴香囊香件,行走坐卧熏香不断,既清洁身心也祛瘟纳福。史料记载,宫里每年仅合平安丹一种药香,就要用奇楠25斤。宫廷用膳,其中饮食类的药香,就有苏合香丸、十香散、沉香饮等,清宫里记载的香方不少于三五百个。

清宫药香不仅内用,也会赏赐下臣或者外放给边疆战士。传闻慈禧太后一次性就赏赐了李莲英一百多块檀香皂,对于宦官来说,这确实是无上的荣耀。

“各代医典方术当中,对香药香方的记载,成千上万是不止了。我们现在踏实下来,用毕生的精力,就算每天都在做香,也都是做不完的。而且我们又有一个断代期,靠几个人几十个人不可能恢复,更何谈创新和超越。”李时亮说。庞杂繁复的药香体系,给文化传承带来了很大的难题。

药香的节律养生学

李时亮的作息规律很有意思:每天午后起床,洗漱吃饭后开始义诊、忙公司的事情,而深夜十一点后开始做香,直至清晨。据他解释,这是顺应药性,很多香药就得在深夜和清晨才能炮制。

李时亮沿袭了家族手工制香的技艺:“一定要遵守清宫传下来的的规矩。不同香药的药性有天然的约束,所以必须要炮制、合药,还得分出君臣佐使平衡配伍,才能除去药物的毒性。”仅以做线香为例,就得经历选材、研磨、炮制、合香、成型、窖藏和阴干七个步骤。而不同香品之间又会有工艺上的差异。

说话间,他打开自己做的一盒药香展示,汉代印花装帧的砖红色线香细长古朴,轻嗅只闻见淡淡药香。待放于香插点燃后,檀香气幽沉淡雅,烟气袅袅,十分静心宁神。“这香叫‘禅悦’,也是家里传下的经典药香。用的都是像紫檀、红花这样以红色为主调的香药。北方冬季人容易得心脑血管的疾病,这款香就能行气活血,补充阳气。”檀香有臊焦之气,炮制过程得上火,用凉性的药物如肉桂、茶叶等制,也会用蜂蜜来煮。

古法炮制注重顺性。比如制作“禅悦”就得在春夏之交,一般一到两个月做一批,加之存窖期为六个月到一年,李时亮一年也就能做出三五百盒,很费工夫。“中国传统上遵循的是以月亮运转周期的太阴历。实际上,无论从中医还是从其他传统文化角度,都跨越不了节律学。中医学到头是节律文化,我们要顺性,符合大自然的节律变化。这是最根本的。”

“我们讲五季养生——春、夏、秋、冬和长夏,跟季候相对应的就有方剂上的变化。比较明显的有五方香,东阁藏春、西斋雅意、南极庆寿、北苑名芳、四时清味。在所有方剂当中,我们仔细判断它的药味,无论君臣佐使的分类或是炮制工艺,都蕴含着节律文化的因素。比如我们春天顺养,就倾向于用更偏木性的药。春天生风,风就是病。不中正的春天气息可能就是臊气。克臊气的是金,那我们可能就要加一些辛、引一些水、添一些腐。所以看方子用香药也得注重节律和五行的变化。”

链接:

古法制香

李时亮手工制香工艺由家族传下,共计有八大项二十四小项宫廷秘制工序。“切、捣、压、洗、煮、治、揉、晒”,皆严格按照当年祖上进贡宫廷香品制作工序之标准,以保证其传统性和手工工艺。

选材:甄选地道香料。有近年李时亮寻访各地得到的动植物香药,亦有祖上传下的优质老香。

研磨:将粉碎后的香料入水研磨,香末入水,故此工艺名为水飞。待浆液沉淀后晒干研细备用。

炮制:合香前必要的加工处理,炒炙用文火,炮制则用武火,或加入沙子、蒲黄粉等一起拌炒。

配伍:单方香料的使用,合方香料的配伍,皆照祖上遗留宫廷御用香方和图谱工艺。

成型:手制成型,依照需要制成不同形状,包括线香、棒香、盘香、塔香、香丸等。

阴干:将香品置于通风且不见阳光之处,使其自然干燥,以保品质。

包装:根据香料属性选择容器,要便于开合以查看香品情况。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