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复旦投毒案”庭审背后(2)

2013-12-10 09:50 作者:王珑锟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从立案到一审,“复旦投毒案”折射的社会百态超出其案件本身的复杂程度。被告人林森浩的父亲与其辩护人周波红、江沁洪两位律师的出发点不同,一方爱子心切,要求无罪辩护,一方认为证据链完整,坚持罪轻辩护。随着猜疑与不满的升级,直至一审开庭之前一周,辩护人资格在24小时内曾两易其主。

矛盾为什么升级

今年4月16日,校方领导与林父见面后,林父就决定给儿子请律师。他们找到了潮汕商会,商会先推荐了两位潮汕籍律师,但因他们手头有其他案子,推荐了上海聚成律师事务所的周波红律师。商会告诉林敬光,周律师今年65岁,曾代理多起重大案件,与商会关系较好。

周波红律师告诉本刊记者:“4月18日,我们在潮汕商会签订委托协议,合同书上写的代理费是10万元。林父和其他亲戚在4月19日来到我们律所交钱,了解到他们家的生活处境后,我说,你们已经交了4万块钱,余下的6万块钱就不要了。合同一式两份,照严格意义应一人一份的,但双方对这6万元钱有了口头约定,因为10万块钱没有给我,那这个合同作为我收了他10万块钱的凭证,我也不能给他。”两份合同就一直保留在周波红处。

周波红找来同一律所的57岁律师江沁洪搭档。他们在第一次会见林森浩后,就告诉林父:“你儿子已经承认了,能保住命就不错了。”

林森浩焦虑的父亲

“我当时觉得,他们是不是根本就不为我儿子想,没有告诉我这个案子有什么疑点,有哪些可辩的东西。我大约20多天会给周律师、江律师打一次电话,大约一半的电话说他们很忙就挂掉,有四分之一不接,还有四分之一说尽量帮你们保命。我们是农村人,不敢得罪他们,也没跟律师打过交道,心里虽然不满,但还是小心翼翼的。”林父说。

10月27日8点48分,林敬光给周波红律师发短信:“请求排除非法证据。对方不是二甲基中毒死亡。对于二甲基中毒的现状国际专家有多年研究结论。听说网络上有专家在‘林森浩吧’登了有关文章作阐述。劳您两位辛苦些,帮帮可怜的孩子,帮帮我的家庭。老林跪求。”

江沁洪律师告诉记者:“他儿子有罪,自己承认了,林父偏偏说无罪,经过两次尸体鉴定,黄洋确实死于这个药物,林父说不是死于这个药物,这怎么沟通?亲属给我们的压力分为两个:一是家属直到庭审前,几乎都在要求我们做无罪辩护,要把他自己的认知强加给你;二是家属要求排除非法证据。这里面包括饮水机和水桶由黄洋的同学、师兄等在取水样时搬动过,包括N-二甲基亚硝胺是否直接导致黄洋的死亡。我不知道谁提供给林父的材料,说黄洋死亡与其自身疾病有关,还说某某美国权威机构的报告证明黄洋的症状不符合N-二甲基亚硝胺中毒等。我们告诉他,如果要提交新证据,他得说出谁向他提供的、这些人什么身份、美国论文的作者姓名、所发表的杂志等等。但是,他认为我们在为难他。”

按林父说法,两位律师并没有及时告知他案子的进展情况。10月30日,该案从检察院移交法院。“等到我在电视上看到新闻才知道,当时我就打电话过去,他们两个都关机。两三个小时后,其中一个开机了,但是不接电话。”

江沁洪律师回应说:“因为进行了二次尸检和补充侦查,从检察院移交到法院的时间从9月13日推迟到10月30日,林森浩是在10月31日拿到的起诉书,我们辩护律师经过预约在11月6日拿到,比林森浩晚了一周,比起媒体报道就更晚了。做过刑事案子的律师应该知道,法院也要看起诉书,辩护人预约阅卷得等几天,然后才能到阅卷室拍照或复印。像这个案子,我们先拍照,拿回来用两台打印机打印,弄了三个钟头,所以不是我们不通知林父,拿到起诉书需要时间,我们一拿到起诉书就给他打电话了。”

林父戴上老花眼镜,给我们看一位网友在一审之前发给他的短信:“这案子一定要换律师才有希望,我们都联系好了。建议你晚两天回广东,明天见面详谈。”
11月11日,林敬光来到上海聚成律师事务所,要求换律师,周、江两位律师回答:“现在不是你拿主意,假如你孩子要解除我们俩的资格,我们才退出。”江沁洪律师向本刊记者解释:“4月份,我们拿了亲属的授权委托书进看守所,和被告人林森浩本人签了授权委托书,委托主体就变更了。”

双方最激烈的言辞冲突发生在11月13日。

林父向本刊描述:“他们说,我总是来这里捣乱,思路都被我打乱了,我孩子迟早要被我送上路,还说我是一个杀人犯的父亲,不想别人的感受,说我太自私了。我就问他们,他们是谁的委托人,为什么说我孩子是杀人犯。我感觉他们是在为别人做事。”

江沁洪律师对此回应说:“林父在跟我们接触的时候一直在说他儿子没杀人,黄洋不是死于N-二甲基亚硝胺,没有表现出歉疚,这让我们心里非常不满意。律师辩护是独立的,不受当事人约束的,这一点他理解不了。我们承认,确实说了一些比较重的话。我们当时说过,他儿子被指控的是杀人罪,他儿子已经承认了,他也是做父亲的,要想想受害人一家的感受。11月15日,我们正在写庭前会议的东西,有人自称林父的表弟打来电话,要求我们两人退出,两个不行就退一个。11月18日上午,北京亿嘉律师事务所的燕薪律师和林父一行四人,来到我们律所,提出要求,让他们的律师进看守所会见林森浩。我们给他们提供了原先林父与我所的委托协议和第一份林父签署的授权委托书,供他们完成手续。”

江沁洪律师告诉本刊:“这个变化来自林父背后的一些专业人士,那位取得又丧失本案辩护人资格的律师在网上发表过很过分的文字。从11月11日到11月22日,我们受到了空前的压力。一方面,我们要应对11月20日的庭前会议,11月27日的开庭,林父在这里闹,我们根本没办法工作。这个案件公检法系统高度重视,他们的阵容非常强大。但就这个案子本身讲,其实是个普通的刑事案件,它的辩论空间很小。你看对林森浩这个起诉书的内容,‘怀恨在心’、‘决意杀害’、‘手段恶劣’、‘社会影响极大’。我们做过一些重大案子,起诉书里往往最后都有一句:认罪态度较好,具有坦白情节,可以从轻惩罚。而本案起诉书里一句好话没有。林父再这么闹,这不是害他儿子嘛。我们这么说是因为我们最知道情况。”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