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阅读 > 正文

战略及其局限

2013-12-05 09:40 作者:薛巍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英国国王学院军事战略史学家劳伦斯·弗里德曼在《战略的历史》(Strategy:AHistory,Lawrence Freedman)一书中探讨了战略的演进,以及如何把战略运用于军事、政治和商业上。

战略与实践智慧

现在,严肃的组织没有一套战略是不可想象的事。有一套战略表明有能力超越短期和琐屑的事情,长远、本质地看待问题,表明一个组织能解决根本原因而不只是表明问题。如今,军事活动、公司投资和政府的提议如果没有战略就不会得到支持。

现在战略不只用来指生死攸关的决定,更日常的问题也要用到战略。只要道路不够明晰、对所需资源需要做出决定时、决定要有效地实施时,都会说到战略。在商业上,首席执行官负责整体战略,采购、营销、人力资源等部门也有各自的战略。医生有临床战略,律师有起诉战略。个人也有职业战略,如减肥战略、购车战略、嫁人战略。专栏作家马修·帕里斯感叹,如今“战略”一词太泛滥了。面对经济停滞需要增长战略,但干旱时谁会谈论雨水战略?“每个罪人都需要美德战略。每个挨饿的人都需要食物战略。在现代情况下,从每段话中拿掉‘战略’一词反而会使意思更加清楚,说明作者使用了循环论证。”

劳伦斯·弗里德曼

但劳伦斯·弗里德曼认为,战略还是有实质意义的。战略是在竞争、变动的情况下,运用手头的资源去获得最佳的结果,它是获取权力的艺术。劳伦斯考察了三种类型的战略:一种是力量的战略,即军事战略,从克劳塞维茨到核博弈理论到今天非对称战争的兴起。第二种是自下而上的战略,考察19世纪各种职业革命家的战略。第三种是自上而下的战略,考虑20世纪晚期商业战略的发展。

德国军事史学家说军事战略可概括为歼灭战和消耗战这两种,而歼灭战的重要性遭到了质疑。不管是拿破仑在瓦格拉姆的胜利,还是希特勒1940年的闪电战,以及美军2003年迅速击败伊拉克军队,最后都由于另一方拒绝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击败而变成了长期的消耗战。在政治和商业上也一样:最初的成功很少是决定性的。即使赢得了权力,还要面对治理的问题;即使成功地开发出了伟大的产品或创新的商业模式,这并不意味着你将永远第一。结果表明,战略是要想出如何从这一步走向下一步。在每一步,为了走向下一步,你都要克服一系列问题。没有什么终点,战略不只是一个宏大的计划,能保证你按计划走向下一步。德国19世纪的将军毛奇说:“所有的计划在跟敌人接触后就烟消云散了。”拳王泰森说:“在嘴巴遭扁以前,人人都有一个计划。”

美剧《黑道家族》剧照

80年代,商业战略开始学习“孙子兵法”。劳伦斯说,两部流行的影视作品提到孙子,证明了这一点。在1987年上映的电影《华尔街》中,盖克建议福克斯去读《孙子兵法》,树立不战而胜的理念。后来福克斯用“孙子兵法”战胜了盖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势均而战之,势若则避而观之。”在美剧《黑道家族》中,心理治疗师对黑帮老大托尼·索波诺说:“你要想成为更好的黑帮老大,就去读《孙子兵法》。”后来,索波诺对治疗师汇报说:“我在读你告诉我的那本《孙子兵法》。这本书是中国一位将军2400年前写的,大部分在今天仍然管用!避开敌人的实力,迫使他暴露自己。”索波诺感觉自己因为读孙子而获得了竞争优势,大部分他认识的人读的都是马基雅维里,他认为马基雅维里只是还行,孙子在战略方面比他强多了。

荷马说,奥德赛是一个机敏的人,比如他对独眼巨人说,他的名字叫“无人”,当奥德赛刺独眼巨人的眼睛时,库克洛普斯们闻声从四面赶来,问独眼巨人是不是有人想用阴谋或暴力伤害他,他回答说:“朋友们,无人用阴谋,不是用暴力杀害我。”然后,奥德赛又钻进肥壮的羊肚子下面出洞,已经被刺瞎的独眼巨人抚摸羊背时,不知道毛茸茸的羊肚下面藏着人。上船逃离时,骄傲的奥德赛告诉了独眼巨人自己的真名。独眼巨人说:“从前有位预言者,说我将会在奥德赛的手中失去视力。我一直以为那会是一个魁梧俊美之人,必定身材健壮,具有巨大的勇力,如今却是个瘦小、无能、孱弱之辈。”

奥德赛有着通过虚张声势让他人以为自己大势已去而脱离困境的天赋。但古罗马的维吉尔认为奥德赛的行为很恶劣,不值得信任。后来,奥德赛被但丁放到了地狱的第八层,这一层全是骗子和弄虚作假的人。

奥德赛的机智又被称为实践智慧。奥德赛了解他人的世界观,这使得他能够操控别人的想法,他会释放一些信号,而他知道别人会如何解读这些信号。他玩恶作剧不只是为了好玩,他骗人是为了实现他的终极目标。在现状迅速变动或者不确定的情况下,足智多谋尤其重要。它适合没有公式和可预见性的情形,它需要对现状的把握、对未来的意识和丰富的经验,要能够适应变化和意外。实践智慧反映在预见、敏锐的理解能力以及骗人的能力上。这样的人难以捉摸,依赖模棱两可和颠倒。这描述的就是战略智慧,能在复杂、含糊的情况下找出办法。这种战略智慧靠的是直觉,是无法言表的。

他的作品《战略的历史》

战略的虚妄

一般认为,马基雅维里教导的是统治者要使用欺骗和操纵之术。莎士比亚戏剧《亨利六世》中,葛罗斯特伯爵说:“我有本领装出笑容,一面笑着,一面动手杀人;我对着使我痛心的事情,口里却连说满意、满意;我能用虚伪的眼泪沾濡我的面颊,我在任何不同的场合都能扮出一副虚假的嘴脸。我能比海上妖精淹死更多的水手,我能比蛇王眼中的毒焰杀死更多对我凝视的人。我的口才赛过涅斯托,我的诡计赛过俄底修斯,我能像西农一样计取特洛亚城。我比蜥蜴更会变色,我比普洛透斯更会变形,连那杀人不眨眼的阴谋家马基雅维里也要向我学习。”但劳伦斯指出,马基雅维里教导的办法其实是力量和计谋的平衡。他认为,君主越依靠狡猾的手段,他越不会成功。聪明的战略家会建成运用权力的基础,不能努力给人留下错误的印象和实行严厉的惩罚,而是要做出真正的成就,获得普遍的尊敬。

英国、法国、德国直到18世纪末才开始使用“战略”一词,这反映了对于战争启蒙运动式的乐观主义,认为战争像其他事务一样,能因为运用理性而获益。各个领域的活动都随意使用军事比喻之后,政治和商业领袖们都采纳了战略这一概念。“商业战略”一词在60年代还很少见,从70年代开始流行,到2000年,商业战略已经变得比军事战略更常见。

公司专门有人制定计划。政治家雇用顾问给他们提出赢得选举的建议。战略的兴起是由于组织的官僚化、功能的职业化,以及社会科学的发展。它说明,人们希望经济学、社会学、政治学、心理学的研究能使世界变得更好理解、更好预测,从而使行动变得更有根据,措施更有针对性。但有人认为,战略鼓励权力结构的集中。战略是一种欺骗,是虚妄的,以为精英能自上而下地操控复杂的状况。批评者认为不能依赖少数人的精心决策,应该依赖无数个体的努力。这种批评鼓励去中心化的决策并加强个人的力量。

战略的问题是它的启蒙运动起源的自然结果。进步主义的理性主义想挤掉情绪和浪漫,借此消除错误和不确定性的根源,希望知识的积累能使事情变得有序。但是指导实践的知识很难积累,或者很难准确地发挥指导作用,因为实践者面临一系列相互竞争的要求、不确定性。战略不是在可以控制的环境中涉及和实施的。计划的步骤越多、参与的人数越多、计划的目标越大,越有可能出错。如果第一步就没能达到预想的结果,事情很快就会马上乱套。但战略就没有任何价值了吗?艾森豪威尔曾经说:“计划没有价值,但是制定计划就是一切。”战略也一样。没有先前精心制定的策略,就更加无法处理意外、注意到情况的变化信号、挑战假定、考虑非典型行为的含义。如果战略是为宏大的目标设定的固定的计划,那它不仅会令人失望,而且会事与愿违,把优势让给更灵活、更有想象力的对手。有了灵活性和想象力,就更有可能跟上形势的变化,重新评估风险和机会。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