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市场与政府:城乡统筹发展的推动者和主导者(2)

2013-12-04 17:42 作者:吴琪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我们把‘人的城镇化’作为区域开发的核心目标,把新居民生产生活方式的转变,纳入了区域综合开发成本。改变了过去以物的城镇化为主,过多考量投入到修路建桥、地下管网等基础设施的费用,较少考虑人的因素。我们决心探索中西部城镇化的先进路径,从制度设计上解决失地农民的问题。对他们进行技能和创业培训,帮助他们解决就业的问题。通过政府引导,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规划与产业

 

三联生活周刊:现在中西部不少地区,正在承接从东部沿海转移过来的产业。而临潼度假区这片区域没有走工业化的路子,直接定位为旅游休闲度假区,是基于哪些考虑?
李元:高铁网络和互联网资讯的畅通发达,使中国进入了旅游全民共享的时代,中国老百姓进入了“行”和“娱”的消费新阶段。随着带薪休假制度的实行,普通百姓也从观光游时代进入休闲度假游时代。

西安作为关天经济带的中心城市,以西安为核心,4个半小时的车程能够覆盖十几个省(市)。现在游客在西安平均停留1.9天,也就是说只住一晚。如果我们的旅游产品足够丰富,游客在这里能多待一到两天,带动的消费需求会大大增多。临潼这片土地,紧邻西安市区,因为有兵马俑和华清池这样的世界旅游资源,又有温泉、疗养的优势,所以更适合做旅游休闲产业。

交通的发达使得人们出行成本大大降低。一个河南农村的老太太,现在有可能只花几百块钱,就能来西安两日游。旅游大巴直接开到她家门口,老人来了后逛西安的广场、寺庙、博物馆、遗址公园,这些地方免门票或门票很低,然后到便宜旅馆住一晚,老人家也玩得高高兴兴。

杭州取消西湖百余景点门票,结果10年来旅游收入增了4倍。所以我们看到的也是临潼乃至西安的大旅游市场,比如我们将在华清池旁边修建一个骊泉苑,游客只用出几十元钱,就可以在这里游玩待上一天。我们看中的不是门票收入,而是他们在这里吃住娱带来的消费。如果临潼每年游客达到1500万人次,人们在这里停留消费的时间大大延长,这里的产业是一定能带旺的。

中西部城镇化刚刚进入一个提升阶段,临潼度假区这块27.33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我们预计会有15万的常住人口和1500万的游客数量,我们看好这里巨大的空间、巨大的潜力、巨大的市场。

三联生活周刊:但是对于其他没有旅游资源的中西部区域来说,这条路可能是走不通的。

李元:中西部城镇化的普遍问题是,产业发展的动力不足。中国东部地区利用国际产业转移和廉价劳动力加入了国际化分工的产业链,借此完成了东部地区的城镇化。今天这种模式已经没办法照搬了,我们接下来的城镇化不应该是再让大量劳动力迁徙,更何况我们今天的劳动力已不可能再廉价了。中西部的发展,可能更多是就地城镇化的问题,通过发展本地产业来解决就业问题。

中西部其他地区未必都要发展旅游产业,可以因地制宜地做产业规划。我们很看重开发的科学性、规划是否与老百姓的诉求相吻合?我们做这件事情的过程中,不断地问自己:我是谁?依靠谁?为了谁?我们的目的是希望依靠世界级的旅游资源,孕育出一个文化旅游新区,利用这里的台塬山地价值的提升,让老百姓成为区域发展成果的最大分享者和受益者。

三联生活周刊:确定做旅游休闲度假区域后,这里的产业具体是怎么布局的呢?

李元:我们从三方面来实施这个区域的规划:顶层设计与底层实施相结合;大资本主导与产业培育相结合;就业培训与人的城镇化相结合。

整个临潼度假区的产业格局是“三城一镇一乡”,“三城”分别是大唐华清城、温泉酒店城和国际演艺娱乐城。大唐华清城是将遗址保护、城市改造融合在一起的文化商业聚集区;温泉酒店城将成为北中国度假客的首选,这里温泉、康体、文化娱乐都有,夏天避暑,冬天泡温泉,游客能享受到自然资源和高品质服务的完美结合。

国际文化旅游业带动区域旅游,现在有三种模式,环球影城模式、迪斯尼乐园模式和演艺秀场模式。其中演艺秀场,是文化融合高科技、舞台艺术和满足高端游客的一种旅游开发集成。我们的国际演艺娱乐城,通过与加拿大太阳马戏团合作,引进了演艺秀场模式。大唐华清城、温泉酒店城和国际演艺娱乐城这“三城”实际上是在打造符合地域特色的文化旅游要素产业集群。

展“一镇”是为了用产业去带动临潼斜口镇的发展。依靠发展农家乐、农产品市场、大旅游商贸市场等相关的产业,让当地经济得到提升。“一乡”是“七彩乡村”,我们通过打造山村版的田园乡土风情,不搬不拆,让这些村民就地城镇化,来维护山区的自然山水生态和人文生态。我们把这些村子的公共服务、基础配套和政策环境做好,其实也是实现了新型城镇化关于公共服务均等化的要求。

政府与市场

三联生活周刊:十八届三中全会强调要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在临潼度假区的开发中,你认为政府和市场体现了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李元:我们的体会是,市场和政府是推动社会经济发展的“两只手”,要两手并用,运用好市场的决定作用和政府的服务创新,是解决好区域性发展的根本问题。政府和市场的共同目标有两个:一是提高整个社会经济运营的效能、效益;二是让发展成果为更多的人分享。用市场力量推进区域又好又快发展,遵守效能、效益的市场导向,实行公开、公平、竞争的市场原则。
我以为,在中西部地区无论是城市化,还是城镇化,都是依托政府来主导,依靠市场来推动。在中西部地区城镇化的发展过程中,市场和政府的关系问题,主要可以划分为市场运作与政府服务,市场培育与政府创新两个方面的关系。前者主要解决现实效能问题,后者主要解决未来效能问题。

三联生活周刊:你觉得在处理政府和市场关系时,中西部有自己的特色。是不是说因为这里市场因素比较弱,所以政府需要发挥更大的推动力呢?

李元:中国的现实国情,在城市建设开发领域,政府是资源的最大拥有者,而市场是资源高效配置的推动器。政府和市场的目标是一致的,都是希望国家能够稳步发展,所以我们应该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政府做好创新服务。

目前中西部各级政府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城市发展的钱从哪里来?政府有资源,却没有资金。土地的价值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土地上产业的附加值,而不仅是土地开发成本。中西部土地较多,但是土地附加值较低,“以地生财,反哺产业”的路子,随着土地综合开发成本越来越高,已经很难走下去了。在这样的前提下,资源与资本能否组成效能,这就需要政府的推动和引导。改革开放初期,一些地方政府享受了巨大的土地等级价差,随着国家政策的逐步规范,让土地进入公开市场招拍挂,土地出让金投入公共服务,让全社会来共享城市化的红利。城市化最核心的本质就是提供现代服务,政府应是创新和改革的推动者,也是区域经济社会全面发展的规划者和主导者。

政府作为资源拥有者,来推动这个区域的开发,面临的问题是:政府的资源要给谁?我们的做法是给了市场,按照市场规律来配置资源。

三联生活周刊:在一个区域发展初期,政府需要比较多地发挥总体规划和产业培育的作用。但是当这个区域的发展日渐成熟之后,有什么样的退出机制,保证政府不会与市场去争利呢?

李元:政府和市场就像两桶水,可以互相倒。东部经济发达地区,市场的那桶水越来越强大,慢慢就出现了“小政府、大社会”的格局,市场占用的资源越多,政府就从市场中逐步退出,进行自我规范,单纯地提供公共服务。临潼度假区原有产业基础十分薄弱,则需要政府来培育引导市场,激活市场要素和市场活力,促进就业和创业,促进市场主体不断做大做强。市场力量强大了,对政府的职能也是一种约束和规范力量,所以市场决定论和政府服务论在这里会一直发挥作用。

目前我们通过区域规划和产业培育,激活资源、资本、人力、科技等市场要素,已经在做大做强要素项目和要素产业。比如在酒店旅馆业,我们新增加客房800多间,创造岗位1200多个。在商贸餐饮业,我们新增加品牌餐饮30多个,创造就业岗位800多个。在绿色生态产业,我们创建绿色生态基地,安排就业岗位270多个。我们通过大力扶持能人创业,以“能人经济”促进就业和个人收入增长。我们的资金来源非常多元化,引入很多市场资金,产业的发展也是按市场运作的,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