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专访阿方索·卡隆:一天一勺吃大象(3)

2013-12-04 14:59 作者:王华震来源:外滩画报
拍摄《地心引力》的困难,除了所有场景都必须在微重力状态下完成,更有导演阿方索·卡隆对镜头复杂而精确的设想。“怎么吃掉一头大象呢?只能是一天一勺。”阿方索说。《地心引力》的制作长达四年半,其中整整一年半用于后期。

阿方索·卡隆以一个已经形成自己特有电影观的外来者的身份来到好莱坞,他给好莱坞带来的,是一股兼重艺术与商业的清流。

B=《外滩画报》A=阿方索·卡隆

B:乔治·克鲁尼也是一位很有经验的导演,你们在合作的时候有火花吗?

A:我们是完全坦诚的。他不仅关心自己的角色,还关心整部电影。有一场戏,好像是布洛克最后在返回舱里的一段独白,还有她出现幻觉的那场戏,我们拍了一条又一条,总是不能过。有一天晚上,我收到克鲁尼的一封邮件,上面说:“我听说你卡在这儿了,我帮你重写了这场戏,你看看,看完就扔了吧。”于是这场戏就按照他的设想拍了出来。

B:除了你自己和真实的航天技术人员沟通过,其他工作人员和他们沟通吗?

A:桑德拉·布洛克曾和国际空间站的宇航员连线过。她问他们:如果这样上下翻转,会呕吐吗?连续五天的失重会有什么后果……这对她进入角色很有帮助。我们剧组还拍了全体照,上传给国际空间站,然后他们把它打印了出来,以地球为背景拍了这张照片,回传给了我们。很多工作人员第一眼看到,还以为是我们自己用CG做的……

B:在你的电影里似乎都有一种仅存的希望,《人类之子》也是这样,你是一个乐观的人吗?

A:其实我在电影里不想给观众一种充满希望的感觉,而特别想展现希望出现的那微弱的一瞬间,让观众来选择未来是不是有希望。但我本人确实是一个乐观的人。就算在反乌托邦的科幻电影里,我也留有希望。

B:所以你对世界语感兴趣?世界语是人类大同的一种理想?
A:我第一次接触到世界语是读了米盖尔·德·乌纳穆诺(Miguel de Unamuno)的作品,他书里有一个人物是一个会世界语的无政府主义者。其实电影就是一门世界语,视觉语言无论哪里的人都看得懂,我也并不觉得不同文化的人区别有多大,国家之间的区别只是地图上不同的颜色而已。也许通过电影,我们可以重新造一座巴别塔。

B:说到《巴别塔》,它的导演也是你的墨西哥同胞,同时也是你的好友,再加上吉尔莫·德尔·托罗,你们三个墨西哥人在好莱坞平时见面多吗?

A:说起来真的非常神奇,那一年我们三个人都有作品问世——我的《人类之子》、伊纳里多的《巴别塔》,还有吉尔莫的《潘神的迷宫》,我还是这部片子的制片人。三部片子居然节奏都是一样的,同时写的剧本、同时拍的,同时做的后期,最后还同时拿了奖……这样的盛况今年少了一个人(吉尔莫今年的电影是《环太平洋》),哈哈,伊纳里多的新片要明年才上。

B:听说你常年住在洛杉矶的一家酒店里?

A:是,它叫马蒙特城堡酒店(Marmont Chateau)。我的儿子霍纳斯就在这酒店里长大的,和他们的工作人员都认识。这家酒店有个好处就是,它的布告栏每天都会贴最新的《好莱坞报道》,我每次路过都瞟上几眼。有一天我突然看到一个新闻,那个被我拒绝掉的关于印度男孩和老虎的故事,居然李安接手了!我当时后悔了五秒钟(笑)。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