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少年群殴案,教育环境检讨

2013-12-02 09:40 作者:庄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48期
一群青春年少的初中生好勇斗狠的一次冲动,造成一名少年生命的瞬间凋落。中学生到少年犯,概念上似乎很遥远的两个群体,界限却又那么地脆弱。

插图张曦

堂屋里坐着三代十几口人,没有人交谈,几十米外的一户村民正在举行婚礼,鞭炮的脆响和婚礼的喧闹更突显了这种静默的沉重,不由自主地,问答的声音都降低了调门,气氛就这么一直压抑着。

这是位于广西河池市金城江区东江镇永兴村的兰杰家,今年已经73岁的爷爷坐在堂屋最里端一张矮桌前,默默地抽着烟。退休前他是农村信用社的职工,是1000多人的村庄中仅有的几个公家人之一。四个儿子虽然都没有能够接他的班,但其乐融融的大家庭也让他享受着晚年的幸福,他稍微有点遗憾的是四个儿子只为他带来了一个孙子。由于儿子儿媳还要忙地里的活计,所以孙子兰杰从小就经常是他们老两口带着,孙子跟他很亲,经常会到他那里吃饭。2013年11月15日这个周五,平时住校的孙子一放学就又到他那里,晚饭也是跟他一起吃的,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竟然是孙子陪他吃的最后一顿饭。

11月16日上午,兰杰到村里找同学玩,中午回家吃完饭后,他就又出门了。

从永兴村到河池市政府所在的金城江区中心大概十几公里的路程,花2.5元坐12路公交车可以直达,路上需要大约40多分钟。这一次,兰杰并没有像家人想象的待在村里,而是跟着十几个同学一起赶去城里赴约。

这是东江中学和五中学生之间的一次约架,金城江区公安局宣传科长莫琨介绍说:“他们觉得我们看不惯你们,你们也看不惯我们,就在QQ群里相约,去街上打群架。”而投案自首的罗蒙说,起因是他遭到了前任女友的现任男友在QQ群里的谩骂。

他们把打架的地点定在了金城江区的中心广场,广场东侧就是河池最繁华的白马步行街。当兰杰一方看到对方人数远多于自己这边的时候,领头的几个转身就向东边的步行街跑,此时,兰杰落在了最后面。

案发的现场距离中心广场的台阶只有100多米的距离,北侧是邮政局,南侧是森马服装的门店,中间的空场上搭着几个婚纱摄影、移动通信做活动的棚子。“一群学生呼啦啦跑过去,接着就是十几个学生围着一个学生打。”这些约着来打架的学生手里都拿着钢管、木棒等,几家门店的营业员回忆当时的场景时,都说他们当时还没反应过来,“也就是一两分钟”,打人的学生便四散跑开了,“被打的学生趴在地上,嘴里流着血”。兰杰身上最致命的是心口的刀伤,而扎这一刀的就是罗蒙。

兰杰的家人接到电话的时间是下午16点10分前后,,等他们赶到医院的时候,见到的只有兰杰已经冰冷的尸体。一边说着,兰杰的二姐用双手捂住了脸。兰杰1998年出生,他的大姐和二姐分别比他大了13岁和11岁,两个姐姐也都曾经在东江中学读书,初中毕业后便开始打工,她们同丈夫一起做电脑生意,在镇上和城里都开了小店。在她们的印象中,弟弟是一个从不惹事的孩子,平时,家里对弟弟管得也严。“我们做电脑,但家里就没放电脑。一般也都不给他钱,要买书、买衣服都是我们带他去。”

兰杰的班主任罗老师介绍说:“这孩子学习虽然普普通通,但不是那种闹事的孩子,爱劳动,跟同学们的关系也挺好。”兰杰的父母一年到头忙活的就是家里那两亩多地,“也就是够个吃喝”,他们盼着已经上初三的兰杰能够考上高中,念上大学。

其实,罗蒙并不是五中的学生,他小学没毕业就已经辍学了。他从小随父母从广西玉林地区的陆川县到河池,这次五中跟他一起打架的都是他小学时的同学。

金城江区主管刑侦的副局长谢东海向本刊记者介绍说:“这些孩子的家长来了都说自己的孩子平时挺好,挺听话,都不敢相信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是,对于这些年满14岁的孩子,等待他们的只能是法律的裁决。

我们是叛逆的

在闹市区,30多人提着棍棒、刀具相约打架,这似乎是香港蛊惑仔电影里才会看到的画面,而这次的主角,却是一群还在上初中的孩子。

按照莫琨的说法,这些孩子中很多并不是真要打架的,他们只是出于“义气”去“站场子”、“凑热闹”。民警曾经处理的一个砸路灯的事情总是让莫琨感觉哭笑不得,一名男学生闲得无聊,就拿着石头砸路灯,并且跟旁边的同学说不砸就不够义气,结果几个学生就都拿着石头砸路灯玩。
就在这次事件刚刚过去三天,11月19日晚上21点左右,河池市金城江区职业教育中心学校又发生一起一学生连捅三学生的血案,事发起因也是因感情纠纷。

“青少年犯罪,都跟家庭教育有关,本来就是有点苗头,结果没有及时弯过来。”谢东海分析说,“家庭教育是人生的第一堂课,但由于很多家庭只有一个子女,因此从小对子女的溺爱造成了他们过度自私,处事偏激。”

当了多年班主任的冯云说起现在的家长就很无奈,学生家长开来病假条,其他学生反映“生病”的学生一直在网吧玩。还有一位家长早上打来电话,“他就是不起床,我叫不起来他,我只能先给他请个假了”。

河池市位于广西西北部山区,经济一直相对落后,全市11个县(市、区)都是贫困县,其中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7个、自治区扶贫开发重点县2个。“父母在外打工的多,老人管不了,而做生意的父母也顾不上管。”莫琨说学校学生打架的恶性事件,每年都会发生,巡逻的民警常会看到,学生放学或晚自习后聚在一起,很多学生都叼着香烟,而当民警劝他们赶紧散去的时候,有的学生甚至会顶嘴:“阿Sir,我站这里犯法了?”

11月21日下午17点多,在中心广场南端,七八个身穿校服的小姑娘坐在台阶上,有两个还在娴熟地抽着烟。她们是二中初二年级的学生,她们理直气壮、张嘴就来的一句话是:“我们是叛逆的,叛逆的青春。”

几个小女生说她们经常会在这里抽抽烟、聊聊天,而最令她们苦闷的是一回到家就要面对家长的唠叨:“学习差了叨叨,学习好了,他们就会叨叨别的,我们之间有代沟。”而每当她们想跟家长沟通的时候,多数时候是没过三四句话就会遭到呵斥,于是,她们就会以不搭理、不吃饭来对抗,而最极端的时候,她们还会选择离家出走,而每每她们的对抗总会收到良好的效果,其中一名耳垂上戴着耳钉的女生,无论现在老师怎么告状,家长基本都“不敢吼了”。

按照正常的节奏,王强现在已经在上高二了,但他初中毕业就选择了辍学,而他辍学的真正原因就是想让父母“不自在”。他的父母都是做生意的,他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上学的时候父母才把他接到身边,他说跟父母根本就没有什么感情,而父亲对他从来都是非打即骂,等他上到初二,父亲也打不动他了,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他谈起了恋爱,先是跟同桌谈,过了一学期后,又跟外校的一名女生谈,有时在教室里,他就会跟“女朋友”搂搂抱抱,有时还会“亲嘴”,他认为同学对他都很羡慕。

随着年龄的增长,王强觉得辍学之后的日子并不舒坦,上网、打游戏、瞎逛,好几次,他都差点跟着一帮混混玩了。“在学校,虽然也瞎闹,但好歹还有老师管着,要在社会上,你想不变坏都不容易。”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