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黄岛爆炸:瞬间与漫长的过去

2013-11-29 10:37 作者:刘敏、周翔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48期
22日上午10时许,青岛化工区的爆炸,截至本刊发稿(25日17点),遇难55人,失踪9人。这场突发爆炸,那些早被意识到的危险,终能被广泛认识。

位于黄岛区的益和电气集团离输油管道爆炸点很近,厂区遭到严重破坏(摄于11月24日)

爆炸

11月23日午后,舟山岛路街道两边的店铺里都黑洞洞的,没有电灯,像两排黑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中间的街道。水泥路面裂成一块一块的,街面高高拱起,碎玻璃碴满地都是,街的两边拉着黄色的警戒线。在一家“东北饺子王”饭店斜对面,一辆红色的小轿车左半部被隆起的路面碎石块抬高,前面和左侧的玻璃被砸得稀烂。一个路过的老大爷看我们盯着眼前的景象有点发愣,一抬手指着前面说:“前面才叫惨呢,炸得更厉害。”

老大爷说的前面,是斋堂岛街。这条几百米长的街道向西北延伸到秦皇岛路,交汇处就是爆炸的起点。这条几百米长的街道,已经完全炸开,中间变成了一条深深的污水沟,散发出浓重的臭气。沿着已经不能称为街道的路面往前走,刺鼻的油气味道越来越浓,让人不由自主想要掩住口鼻,暂停呼吸。

22日早晨,吴家姐姐在上学的路上也闻到这股让人极度难受的味儿。她家就在斋堂岛街的北海花园小区,穿过马路往前走一小段,就是她和双胞胎妹妹念书的黄岛区第二中学。“我开始还以为是农药的味道。到了9点多,我在操场上晨跑,闻见气味更浓了。”她的表叔张亮在街尽头往左一点的丽东化工厂上班。几年前他们都从老家陕西来到黄岛,吴家姐妹开始上学,22岁的张亮已经是一名相当熟练的工人了。张亮说那天早上他并没有闻见汽油味儿,只是在进厂门的时候,看到斋堂岛街的路口停着一辆红色的消防车,地面挖了很大的坑,有中石化的工人在现场作业。

这天凌晨3时左右,中石化埋在地底下的输油管道破裂了,工人们正在全力抢修,北边的海面上也围起了围油栏。中石化报告了黄岛区政府及消防、交警部门,但是周围的人们并没有接到疏散的通知。修补管道,本来也是常有的事儿,但他们都没有意识到,斋堂岛街约1000平方米的路面已经被原油污染。


11月23日,爆炸使部分原油泄漏入海,工作人员正在进行油污处理

22日这天,看上去一切平常。

这天对52岁的付玉梅来说,还是快乐的一天。早上她走在回家的路上,还沉浸在喜悦之中。头一天刚刚办完女儿的婚礼,送走了住在东营的父母与弟妹,女儿女婿马上要去云南度蜜月,这个平时做事风风火火的女人终于闲下来了。她遇到了一对电厂的老夫妻,三个人便结伴一起回家,老先生走在前面,付玉梅和老太太跟在后面走。上午10时许,忽然爆炸声轰然响起,眼前的老先生一下子不见了。付玉梅下意识地推开了身边的老太太,自己却被一块预制板砸中了右腿。整个天都昏了下来,砖石横飞,“就像陨石撞击地球,世界末日到了一样”。

吴家姐姐正在教室上课,巨大的爆裂声传来,震得教学楼都在颤动。她和同学赶紧跑出来,见全校的老师同学都聚集在楼前的操场上,闹嚷嚷的一片。在人堆里怎么也找不到不在一个班里上课的妹妹,她只好又跟着同学一直跑出斋堂岛街。路上人们纷纷传言,是丽东化工厂发生了爆炸,她立马想起了在工厂工作的表叔,可身边却没有电话能够联系到他。

10点20分左右张亮正和父亲一起在工厂的后院下料。父亲因为接到新的安装任务,便和另外几个工友一起往工厂北边走去。“我就早离开了一分钟。不到一分钟,我就听到爆炸声,赶紧往回跑去找他。”张亮父亲说。周围的一切瞬间被炸飞起来,尘土遮天蔽日,张亮赶紧和几个同事一起往外跑。“但一块飞起来的大石头砸到我的左腿,我一下子就倒了,没法跑。好在爆炸已经停止了,我就只能躺在那里,看着周围一切都变形了。大约半个小时吧,我爸和几个工友把我送上了救护车。但是那边路已经炸坏了,救护车开了一小半就走不动了,我爸他们用担架把我抬到了第二医院。”

清醒过来,付玉梅自己扒开脸上厚厚的一层土,摸出手机打电话让丈夫快来救她。然后她解下脖子上的围巾,拴住已经血肉模糊的右腿,随即想起来应该要告诉丈夫具体的位置。然而第二个电话已经打不通了。付玉梅丈夫正在家里,平时只要步行10分钟的路此时已经面目全非,他在小区里拦下一辆好心的私家车,绕了很大一圈才来到斋堂岛街上,在哭喊声和混乱的砖石中来回搜索,终于找到了裹挟在灰尘中的妻子。私家车主把他们拉到黄岛中医院,可整个医院都因爆炸停电了,那位仗义的车主又马上带着他们向青岛大学附属医院黄岛分院奔去。在这段10公里的路程中,此前还清醒的付玉梅渐渐失去意识,被绑住的伤口流血不止,等到了医院,血压已经降到了50。

老季的发电车在那天阴差阳错地派上了大用场。他不是黄岛居民,22日一大早,他跟着发电车到了这里。当天某影视城的音乐节要在这里彩排,黄岛没有发电车,老季所在的青岛供电公司派了一辆500千瓦的发电车去做备用电。“我们插头都接上了,影视城午饭都给我们准备好了,还没吃呢,刚才接待我们的员工打电话,说化工厂爆炸了,赶紧跑吧,她来不及通知我们,自己先走了。”公司领导这时候也开始找老季,让他做好应急供电准备。“主任说,如果真闻到化学泄漏的味儿了,那也别管供电了,赶紧往回跑。”

车上开着收音机,老季听说不是化工厂,于是放了心,便往爆炸的地方赶去。开到舟山岛路,二三十厘米厚的沥青混凝土层已经被拱开,越往里开,路面的破损越严重。等看见斋堂岛街,面前已经变成了一条六七米宽的河——覆盖污水暗涵的路面被彻底掀开,飞溅的碎石和砖块都落在管道两边。一片废墟中发电车毫无用武之地,老季又接到命令,去最近的黄岛中医院保证供电。硕大的供电车花了快半小时才在遍地破碎中调了头,一路跌跌撞撞地开到黄岛中医院,发现这里早已运来了大批死难者和重伤员,医院在爆炸中停电,自备150千瓦的发电机已经发烫了。老季500千瓦的供电车变成了中医院唯一的供电源。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