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封面 > 正文

毛绒绒的温暖梦想

2013-11-22 21:50 作者:王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殷越还在学校的时候,就开始做羊毛毡。在她家的一个角落中,有一个摆得满满的玻璃展示柜。打开柜灯,暖暖的灯光下,簇簇地住着她做的小猫偶剧系列,神气的皮诺曹,坐在柴屋的小红帽,还有正在做饭的河马妈妈和小河马,怀抱着小猪读书的猪妈妈……

殷越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动画系,与真实姓名相比,她的网名“肉嘟子”则更出名。

“动画系分四个专业,电脑动画、游戏设计、漫画和动画艺术,我学的电脑动画。”在她的桌子上,零零散散的都是她设计的动画稿,她笑言,“动画艺术是培养动画导演的,但我就是一个小杂工,天天围着二维纸绘、三维建模转。”

带着绘本的蓝图做羊毛毡

殷越还在学校的时候,就开始做羊毛毡。因为学动画的关系,她一直关注日本的一些网站,“偶然看到了羊毛毡的小作品,我很好奇这是什么材质的,看起来毛毛的特别温暖,我一下子就特别喜欢。后来查资料了解到是羊毛材质。”

“可以说,我是国内最早做羊毛毡的一拨儿,当时我想买材料,搜遍了淘宝只有一家店卖材料,而且还是羊毛纱而不是羊毛条。”毛纱和毛条的区别在于,毛纱的毛不柔滑、不柔顺,杂质比较多,会掺入一些杂毛和草之类。“最开始尝试只是用毛纱,做一个发到豆瓣上一个,到第二个的时候,是一只小鹿,上面有小云彩下着雨,好多人特别喜欢,也是从那之后有粉丝开始追我做的手工作品。”

在殷越家的一个角落中,有一个摆得满满的玻璃展示柜。打开柜灯,暖暖的灯光下,簇簇地住着她做的小猫偶剧系列,神气的皮诺曹,坐在柴屋的小红帽,还有正在做饭的河马妈妈和小河马,怀抱着小猪读书的猪妈妈,“这是我正在做的亲子系列”……

“现在返回头看之前做的东西,其实并没有一个整体性,风格也不统一,只是自己想到什么就画出来,便开始做。直到小猫偶剧系列,我才开始做一个整体的作品,有不同的角色,然后它们共同构成一个故事,每个‘人物’还有自己的‘黑白定妆照’”殷越说,“我想把这些做成小绘本,而不是只是做一个可爱的羊毛玩偶而已。我到国外经常会带一些绘本回来,他们的绘本真的非常好看,但国内好的绘本真的不多。”

“软雕塑”之美

羊毛毡分针毡和湿毡两种,针毡就是不断用针扎,利用机械摩擦使羊毛毡化,“这种针比较特殊,针头有一些凹凸。基本工具是海绵垫或刷子,最开始买不到材料的时候就用小泡沫垫在下面。然后撕一些毛铺好,用针不停地扎,使上面的纤维和下面的纤维纠缠在一起,越扎越紧实,就越纠缠在一起。”殷越说,“针毡不太适合做大的作品,而且这个过程很容易扎到手,现在我已经可以直视了,但不太适合小朋友做,大人初学的时候也要注意。”

湿毡的原理和针毡完全不一样。湿毡的制作过程被称为湿法毡缩,简称湿毡,天然的羊毛纤维经过摩擦刺激和水分(通常为肥皂水)的润滑而自然扭结。这种缠结对毡缩过程中的摩擦发生反应,迫使毛发鳞片锁定在一起,从而导致毡缩现象。羊毛纤维鳞片受到揉搓,比较容易粘结在一起。

湿毡制作工具有起泡网、温肥皂水等,制作时铺毛要均匀、厚实,将气泡网盖在毛上,加温肥皂水搓揉,毛纤维遇到温肥皂水毛鳞片就会张开,不停地压就会使它紧实,最后毡合在一起,小杯垫大小的物件一般要搓揉半小时左右就会毡化、成型。根据物体大小和羊毛品种的不同毡化时间也会不同。“湿毡适合较大的物件,比如帽子、围巾、小鞋、手套等,缺点就是湿毡很难做细节,细节一般都是湿毡成型后再用针毡来刻画。”

“针毡做的好的是日本,他们的针毡能做得非常精致,湿毡做的好的是欧美国家,而且他们基本上也只做湿毡,很少做这种细腻的小物。”殷越说,“做羊毛毡其实就像是揉橡皮泥一样,想要凹就一直扎,想要凸就补一些。所以,羊毛毡这种通过改变纤维结构来塑型的过程,应该也是软雕塑的一种。”

在殷越大小箱箧的羊毛收藏中,有一小袋托朋友从日本带回来的羊毛,颜色绚丽而有光泽,是她现在最喜欢的,“太漂亮了,我之前去日本,到过一家叫‘世界的毛’的羊毛店,当时我就见过这种毛,但是它光泽度太好了,我以为是加化纤的。这次去美国,认识一个精通各种手工的艺术家,她家有很大的院子,还有纺羊毛的车。其实羊毛在西方国家的使用率极高,她一买就会买一整只刚剪下的羊毛,铺开来就是整只羊的样子,她家的小狗就在羊毛里撒欢。她家里恰巧就有这种羊毛,她告诉我这种毛是林肯羊的毛,天生卷曲。我这才托朋友给我从日本带了这些。”

羊毛毡的偶剧梦想

目前,殷越正在筹备建设自己的工作室。“我会把工作室做成一个小博物馆,陈列一些自己的作品和从国外带回来的‘宝贝’,把有趣的东西都摆出来。地点不会在很热闹的地方,只有知道的人才会来,平时开开课,卖一些原材料。”

“但是卖毛,其实也很矛盾的,我特怕别人说,‘哎,她卖毛。’我其实更想当一个作者,而不是一个‘卖毛’的,而且卖原材料也会牵扯到精力,影响到我的创作。但是没有办法,必须考虑现实生存问题。”

殷越有很多很多小故事,“但是要拍成偶片真是太复杂了,因为可能每一个场景每一个细节都要我自己做,不是只做一个玩偶、一个人物就解决了,这其中的难度就太大了。”

在殷越的小灯箱里,摆放着她做的小猫偶剧的小场景,是一个方形盒子做的小房间,里面有小桌子、书、小箱子,房间中的家具设计都是她亲手做的。“主人公的发型就试了四五个版本;做衣服要先熨烫;做了一堆小手,但是觉得不好就都没用……每一个细节都想做好的话,可能好几年才能出一个故事。”

“我有一阵子心理状态特别不好,只要出门,我就特别着急,着急回来做东西,完全无法享受生活了,每天都急,只要不做东西我就焦躁。小猫系列做完了之后我给它们拍了几张‘定妆照’,让它动起来摆一些姿势。当它真动起来的时候,我就完全被这个‘小生命’给感动了,所以再辛苦也想坚持做下去。”

小猫偶剧系列和亲子系列都是用纯羊毛一点一点针毡出来的,“其实如果用填充毛,就会简化很多。填充毛就是低成本的毛,放在作品的里面,再塑型。但是羊毛毡要想真的做好,必须要达到一定的紧实度才能谈塑型。之前上课的时候我给同学也讲过好作品与坏作品的区别。其实所有的坏作品都有一个共同的问题,就是扎得不紧,凑合着就塑型,但是它软就根本无法塑型,比如你想让它凸起来,但因为之前没做紧,你再扎它反而就越往里凹。”

小象系列中,小象的眼皮、下巴、两腮,殷越都做了非常细致的处理,“如果每一个细节都是凑合,那到最后就只能是一个普通的东西。相反,每一个细节都对自己有要求,那最后才能做出和大家不一样的东西。”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