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去墨脱——不可抵达之地:圣域寻道(2)

2013-11-21 09:50 作者:李伟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47期
墨脱古称白马岗,意为“隐秘的莲花”。其所在的喜马拉雅山东段南麓地区,又称为珞渝地区。其东为察隅,西为门隅。 自古以来,想进入墨脱都非易事。

扎墨公路113K处遇到的珞巴族孩子

曾随清军攻打波密土王的陈渠珍,在他的《艽野尘梦》中记录了那些不可思议的描述:“其地遍地莲花,气候温煦,树木扶疏,山水明秀,奇花异草,芬芳四溢。活佛高居莲花中,莲花大可容人。白昼花开,人坐其上。夜间花合,人寝其中。”地上的泥土捻起来就是糌粑,树梢上的露水,喝到嘴里就是美酒。如果能诚心前去,就可“立地成佛”。

这朵隐秘的莲花,吸引了藏区的很多移民。最早有记可查的,就是门隅地区6户门巴族人的东迁。

在《清季筹藏奏牍》中,还记录了一次由四川巴塘康区向墨脱的民间迁徙。当地人传说,藏区有一个叫“白马贡”的地方,是“天生福地,五谷自生”,于是“举家偕往,就彼乐土”。清政府害怕流民引起动乱,专门派兵在芒康设卡阻拦。

当时,法国藏学家巴考(J.Bacot)正在藏滇川交接地区活动,目睹了这一次迁徙。他在《西藏叛乱者向乃白马科,藏人的希望之乡》一书中也记录了这一事件,并分析说:8世纪时莲花生据说访问了乃白马科,从而使这里成为西藏(宁玛派)佛教徒的向往圣地。所谓,乃白马科就是白马岗(墨脱)。

但在汉文的地理典籍中,墨脱则是一个流放犯人的蛮荒之地。如成书于乾隆初年的《西藏志·疆圉》中说,西藏南部的珞渝地区以怒江为界,是一个未开化的地方。书中称本地珞巴人为野人,又叫“老卡止”,他们把嘴上割开多个缺口,涂上五种颜色。他们不种地、不织布,住在山洞里,靠打猎为生。藏区内如果有死刑罪犯,就送到珞渝地区,被当地人吃掉。

极乐圣地还是穷山恶水?强烈的反差使墨脱、珞渝地区更加神秘莫测。

事实上,由于山水阻隔,无论藏区还是内地,对于这块遥远的边陲之地都并不太了解。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西藏解放之后。

认识墨脱

早在康熙时代,在华的西方耶稣会士在绘制地图时就为雅鲁藏布江是否为布拉马普特拉河的上游而苦恼。

近代以来,英国殖民者为了入侵西藏,加紧了对墨脱、珞渝、雅鲁藏布江区域的探险与考察。他们派出了很多探险队,但都遭到了当地居民的强烈抵抗。为此,英国殖民者专门组建了旨在掌握秘密测量技术、训练本地间谍的学校,这些探险者不仅要学习使用元分仪和指南针,还要学习航空天文学和计算高度的技术,将祈祷的佛珠作为计数器。他们被称作“班智达”,源自梵文,意为学识渊博的大学者。

1880年,一名叫金塔普的班智达潜入珞渝地区,来到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峡谷,探查其是否流入布拉马普特拉河。方法是按约定的时间从当地向江中投漂有记号的圆木。但因没联系上观测者,这些圆木在无人注意的情况下漂入了孟加拉湾。金塔普的经历颇为传奇,在经历了千辛万苦,包括被卖为奴隶后,最终于1884年返回印度。他不识字,但记忆力极好。1889年,他口述由别人所记录的行程报告出版印行,并附有地图。最初很多人怀疑此报告的准确和真实性,但后来包括F.M.贝利等英国人赴此地探险,拿着他的报告逐一核对,发现大多记录都是正确的。

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边疆史地研究中心研究员房建昌的考证,中国第一份关于珞渝地区的地图绘于1911年。这一年阴历七月,川军将领罗长裿向驻藏大臣联豫呈上了波密军用略图。但这张图没有使用近代西方的测绘技术,仍属中国的传统旧式地图。不过作为一张实测的军用地图,则是中国人所绘首张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地区最详细精确的地图了。

进入民国,由于英印军队从下游入侵,派出专门的测绘人员逆流而上,对珞渝地区做了实地考察。如阿波尔讨伐队的测绘人员,在1912年实测了南迦巴瓦峰的经纬度和高度,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工作。

1913年,英国又派间谍F.M.贝利上校赴雅鲁藏布大峡谷地区考察与测量,其目的是在西藏与英属印度之间划出一条对英国有利的边界线——麦克马洪线。在随后的西拉姆会议上,英国殖民者以秘密换文的方式将这条边境线强加给中国,但遭到了中国历届政府的抵制。

由于战争频繁,国力衰弱,很长时期以来,中国对于自己的这片神秘领土缺乏实地考察与认知。特别是在印方非法占领的“麦克马洪线”以南区域,中国学者不仅在过去,即使今天也无法进行考察,只能借助英印方面的大量考察资料而认知。

对于雅鲁藏布大峡谷,地理学前辈徐近之先生还曾借用印度人“底抗河”之名,称其为“底抗峡”,我国地图出版社也沿用此名。“底抗河”是印度对于雅鲁藏布江的称呼,即Dihang。1960年的《青藏自然地理资料》中称这段大峡谷为“底项大峡谷”。1979年,《辞海》称为“底杭峡”。

对于地理的清晰认知,是认识现代国家的基础。地理大发现时代之后,以清晰边界为特征的现代主权国开始确立。我们需要更深入地了解国家每一座山峰的高度,每一条河流的走向。这亦是主权本身的要求。

1973年,我国开始对珞渝、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地区进行连续的科学考察。1982年,我国测量队完成了对青藏高原的全部测绘任务,消除了测绘盲点。1998年,我国组织了对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地区的全面考察,并对无人区进行了首次穿越。

进入墨脱的公路,自1961年初步测绘后开始修建,几经波折,屡建屡毁,但从未放弃。修建公路要依靠对地理、地质、气象、水文等知识的充分积累。

2013年10月31日,经历半个世纪的努力,这条艰险的公路终于修通。路线起于波密县扎木镇318国道与老扎墨公路的交叉点,跨越波斗藏布江、金珠藏布江等6条江河,以隧道穿越嘎隆拉雪山,经米日和马迪村到达墨脱县城莲花广场,路线全长117.278公里。新技术的使用,攻克了以前那些看似无解的难题。

墨脱,这朵隐秘的莲花,终于向更多人展开。在想象与现实之间,我们也将获得更加深入的认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