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英国小报的江湖规则(下)(2)

2013-11-12 09:40 作者:丘濂、徐菁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在揭露窃听丑闻的《卫报》记者尼克·戴维斯笔下,这个英国小报的江湖充满了阴谋、腐败和贿赂,一点也不比小报记者们整天要去调查的外部世界逊色。

2011年7月10日,一名妇女在伦敦某报刊亭购买最后一期《世界新闻报》

过线

默多克的《世界新闻报》爆出窃听丑闻之前,在英国小报发展史上,至少有两次严峻的时刻,小报的行为操守引起民众普遍的愤怒和质疑。

一次是在1988年。当年英国著名的电视主持人罗塞尔·哈蒂去世,在他的葬礼仪式上有许多知名的媒体人前来送行。哈蒂生前好友、编剧阿兰·本奈特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怒,利用这个机会向在场这些具有社会影响力的同行们历数无良小报的劣迹,控诉他们是怎样使尽浑身解数来挖掘和哈蒂同性恋取向有关的细节。本奈特说,小报记者们在他住所附近出没,去翻他家门口的垃圾桶,追踪他的车辆,还去他担任过校长的学校调查,给他的工作造成了影响。终于,在压力之下哈蒂患上肝炎住院了,但这才是真正噩梦的开始:有一家报纸包了对面一整层楼,并将长焦镜头对准他的病房;另外一位记者扮成医生要求看哈蒂的住院日志;每到午饭时分,守候在医院外的记者就把出来吃饭的护工拽进街对面的酒吧,要贿赂他们去偷偷拍些照片;更有一家报纸,为了获得最独家的信息,决定去收买一位病人,把钱和报社联系人的电话号码藏在花束里。而当哈蒂去世之后,《太阳报》那样的小报言辞就更加恶毒了,因为人都不在了,再也不会有人起诉他们诽谤。

同样是在1988年,《太阳报》的主编凯尔文·麦肯齐出版了一位被性侵少女的照片。在此之前,不论大报和小报都有个共识:对于性暴力的受害者都不写姓名,更不会配照片。麦肯齐为了增加报纸销量,一意孤行这样做了,也无所谓之后的法律后果,这更加刺痛大众的神经。在这段时间里,国会议员收到了越来越普通人和明星关于隐私被侵犯的抗议,当年陪审团也在歌手埃尔顿·约翰诉《太阳报》诽谤他性侵男童的案件中,做出了支持约翰的决定。这一切促使政府在1989年设立了戴维·考尔卡特领导的委员会来调查新闻隐私的侵害问题。考尔卡特提交的报告就是建议要建立一个全新的报刊投诉委员会(PCC),来代替之前软弱无力的报刊评议会,并且他给出了警告:如果在18个月内PCC不能证明有效,他将推动隐私法的立法。

推动立法的可能让报业主们一下子将PCC重视起来。要知道之前报刊评议会的决定根本没有人在意。报纸经常拒绝在显著位置登出它的裁决结果,《世界新闻报》甚至把对它的批评用小字来印刷,混在性用品的广告之中。但《隐私法》的制定,就好像悬在所有报业主们头顶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无论大报或是小报,都对此坚决反对,因为这不仅会导致获得八卦的门槛更高,还会增大严肃性调查新闻报道的困难,使得这一法律沦为隐瞒腐败的一种工具,新闻自由从此受到威胁。各报积极配合的结果从1993年开始,PCC针对记者从业操守而制定的《业务准则》逐渐列入报纸与其主编和其他新闻从业人员的合同中,破坏守则可以依约处理,包括革职。

PCC在最初行使职能的几年还算颇有成效,那些曾经作风肆无忌惮的小报也变得收敛了一些。1995年,《世界新闻报》对戴安娜王妃的嫂子、史宾塞伯爵夫人由于贪食症和酗酒进医院治疗的事情做了报道。PCC对史宾塞的投诉做了回应,认为伯爵夫人不是社会名人,她的生活状况和公共利益没有关系,要求《世界新闻报》道歉。默多克当时立刻发表公开声明,声称:“他不允许自己的报纸将通俗性新闻变得受人轻视。”

但随着上世纪90年代开始查尔斯和戴安娜之间感情的破裂,小报发现了一块让人兴奋的报道领域,他们过去那套行事风格就又故伎重演了。并且随着科技的改变,这次的手段又呈现出新的特点。《太阳报》刊登了几张戴安娜和詹姆斯·休伊特在卧室里玩闹的照片,看上去是从远处拿长焦镜头拍摄的,这后来被证明是后期合成的。摩根此时从《世界新闻报》到了《镜报》当主编。他承认,在一张照片里,他要求图片编辑把戴安娜情人多迪·法耶兹的头转了180度,看起来好像和戴安娜在接吻一样。

终于,在1997年,小报对戴安娜和她感情世界的高度关注,使他们间接促成了戴安娜车祸身亡的悲剧。这也是小报发展史上第二个公众强烈谴责其操守的时刻。PCC为此重新修订了《业务准则》,加强了它的隐私保护条款部分。不过从2006年开始慢慢浮出水面的窃听事件来看,反而越来越多的人被伤害到了隐私:那些名人和普通人加在一起,受害人数可能超过1.2万人。这使得公众清晰地看到了PCC作为一个行业自律组织的局限性:它只是一个媒体行业的争议仲裁机构,很难像司法机关一样就某一问题进行调查,因此即使PCC也接到了关于一些小报窃听的投诉并展开质询,一直都声称没有找到证据。并且PCC提出的处罚措施仅仅是道歉、更正、停止骚扰和侵权,这些温和的处罚手段不能对那些一向缺少顾忌的小报起到震慑。

在揭露窃听丑闻的《卫报》记者尼克·戴维斯笔下,这个英国小报的江湖充满了阴谋、腐败和贿赂,一点也不比小报记者们整天要去调查的外部世界逊色。之前每隔10年左右,小报就会经历一次民众的信任危机,随后底线抬高,再之后故态复萌。1988年,1997年,2006年。如果规则照旧,下一次危机是哪年?

本文参考资料:皮特·博顿《世界新闻报:假酋长和皇室陷阱》(2008);尼克·戴维斯《媒体潜规则——英国名记揭秘全球新闻业黑幕》(2010);皮尔斯·摩根《知情者:揭秘英国十年丑闻的私人日记》(2009);唐亚明《走进英国大报》(2004);刘笑盈《“窃听门”真相:默多克传媒帝国透视》(2011年);凯文·威廉姆斯《一天给我一桩谋杀案:英国大众传播史》(2008);迈克尔·沃尔夫《一个人的帝国:默多克的隐秘世界》(2010);感谢李孟苏对本文的帮助)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