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英国小报的江湖规则(下)

2013-11-12 09:40 作者:丘濂、徐菁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在揭露窃听丑闻的《卫报》记者尼克·戴维斯笔下,这个英国小报的江湖充满了阴谋、腐败和贿赂,一点也不比小报记者们整天要去调查的外部世界逊色。

2008年5月25日,美国洛杉矶的狗仔队在车内将拍到的图片传给自己所属的机构

依存

“那些演员、歌手刚出道或处于上升期时,总希望得到更多关注报道以便成为明星。而一旦他们成了明星,他们就再也不想看到记者的照相机了,这是非常虚伪的。因此我们经常吵架,但事实是他们需要我们,我们也需要他们,我们彼此都知道这一点。”《太阳报》的副主编弗格斯·沙纳罕这样说。大多数时候,小报记者可以用不太循规蹈矩的手段获得他们想知道的信息,而不会被追究更多责任,也正是基于双方之间这样的默契。

在小报生态圈里,最让报道对象困扰的要属“狗仔队”这个群体。由于小报对娱乐新闻、图片需求量太大,光靠本报记者无法满足,因此就培育了这样一支业余撰稿人、摄影者队伍。他们整日或者骑着摩托车跟踪在明星后面,或者潜伏在明星们的后花园外,经常会影响到他们的正常生活。英国小报发现,当头版有足球明星贝克汉姆的新闻时,当天报纸的发行量就会明显上升,所以拍摄贝克汉姆和他家庭的狗仔队数量总是非常庞大。2007年,贝克汉姆一家外出购物,引来了47辆狗仔车的尾随,为了避免交通事故,警方也出动警力在他身边保驾护航。但贝克汉姆和家人似乎只是有选择地来面对摄影师,而不是抗拒所有的媒体。很多人都怀疑维多利亚和狗仔摄影师杰森·弗雷瑟有交易。“他总是能够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摩根就这样评价弗雷瑟的照片。弗雷瑟以一张贝克汉姆和维多利亚剪了新发型的照片而闻名。看上去,当时两个人从家里出来,成功避开了所有守候在外面的狗仔队,却唯独撞上了弗雷瑟的镜头。

1996年8月28日,戴安娜王妃在英国国家芭蕾舞团门口被狗仔队包围

另外一位谙熟操控媒体技巧的人是已故英国王妃戴安娜。格林·哈维在上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是英国皇室的官方摄影师,后来成为独立摄影师来为媒体提供王室图片。1993年,戴安娜因感到承受压力太大,决定逐步退出公共生活。哈维回忆,此后戴安娜接触了皇室成员享受的贴身保护。哈维回忆,每次出行她动用的车辆从三辆减少到了一辆——这一度让狗仔队们感到不适,因为追踪的目标变得更小了。“多年来,我们拍摄她在海滩上,在游泳池里,在任何地方,总体来说她都不曾介意。她对被拍摄表现得很开心。可突然间,她决定不再需要摄影师了。她在街头看到我的时候会变得很严厉:‘你为什么要拍我?’我回答:‘因为你很出名,是王妃。’‘不!我不是!’她回应。”但即使如此,在哈维认为戴安娜并没有放弃媒体。“如果你头一天看到报纸上一张卡米拉看上去性感不错的照片。第二天你就能看到戴安娜的更性感的照片。这就像是在说:我才是第一!”
哈维还记得有一次,《世界新闻报》获得了一张古董商奥利弗·霍尔在车里等待戴安娜的照片。当时,媒体正在热炒该古董商是戴安娜的情人。《世界新闻报》还在对这张照片的信息做核实工作,报纸将在周日出版。但戴安娜方面似乎得到了这个消息。就在出版前一天,戴安娜突然决定到一家几年都没去过的餐厅用餐,而那里一直是狗仔队守候名人的重镇。戴安娜的车里坐的是一位男士。在她走进餐厅时,一位摄影师问她:“你的朋友是谁?”她从容地回答说:“威廉·万·施特冈茨。我有很多男性朋友。”施特冈茨被证明是其家族的一位朋友。“这就是在说:瞧,霍尔的照片算不了什么,我身边有很多男性朋友。她知道如何利用媒体。如果她是一家报纸的图片编辑,她会是舰队街上的翘楚。”

总体上说,狗仔队和小报要从戴安娜身上获得的更多一些。戴安娜去世之后,哈维和另外一位同行马克·桑德斯写了一本《狗仔队与戴安娜》的书,并拍出了近千万英镑的电影改编权。回想当初王妃问他为什么要拍自己的那个问题,哈维在书中坦白了自己真实的想法:“这简直是明知故问,当然是为了钱。”

去年2月,在接受关于“窃听门”的相关问讯时,《每日邮报》编辑保罗·达克雷说:“名人们出名是因为他们想要出名。如果他们愿意进入媒体的聚光灯就不应该期待媒体对他们的宣传总是在他们的控制之中。”达克雷以英国演员休·格兰特为例来说明自己的观点。“格兰特向数百万人揭露了自己的大量隐私,包括他的童年、父母、两性关系、性生活、日常安排,甚至于他自己的身体。他曾经比喻说宣传自己就像是出售一品脱牛奶:他向报纸出售一品脱牛奶,当合同终结后,报纸却跑回来,闯进他的家里想要抢一冰箱的牛奶。他认为报纸至少在他愿意的时候才能从他这里,按照他给出的价格买到东西,我不认为这种期待是合理的。他和其他明星想要的隐私,不过是完全按照他们的想法宣传自己。但是媒体曝光的水龙头不是你想开就能开,想关就能关。”

这番话同样也适合戴安娜后来的命运。《名利场》和《纽约客》的前主编、《戴安娜纪事》一书的作者蒂娜·布朗在书中写道:“戴安娜在开始很爱在摄影机前装腔作势。而传媒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先是好像细雨,后来大雨,最后变为可以致命的大风暴……她以为她可以控制此种气势,但她错了。”即使在戴安娜车祸去世之后,还有伦敦小报愿出价30万英镑,向在场的狗仔队记者收购那幅戴安娜呼吸最后一口气的照片。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