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国产八卦和它的制造者(下)

2013-11-11 13:58 作者:王小峰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卓伟说:“实际上我们无形中对娱乐圈也起到一种净化和监督的作用。作为一个艺人,当他取得了一定名望和地位以后,公众形象对他来讲肯定也是一个无形的法宝,他也得爱惜羽毛。但靠他自己监督自己、要求自己,肯定是不可能的。但是大家也不要把我们这个工作想的怎么样,实际上我们也只是拍点私生活方面的小细节,更多的背后的东西可能还是拍不到的。密室里面那些东西,我们拍不到。”

郭德纲别墅的违建全部拆除后的样子

从单打独斗到公司化经营

事实上,不管卓伟供职哪一家媒体,单位都不会给他提供相应的资金或物质上的支持,某种程度上他仍像一个编外人员。因为单位的领导都知道他可以搞定一切。卓伟也没怨言,他喜欢这份工作,只要能有平台把他的新闻传播出去,他就很知足了。

可实际上,这种跟踪式采访报道,成本往往比常规采访要高。在去了《南都娱乐周刊》后,卓伟看到,不管是传统媒体还是网络媒体,八卦新闻越来越有市场,所以卓伟又找了两个帮手,在2006年11月份成立了风行工作室,专门给媒体提供独家新闻。卓伟说:“工作室成立之初,我们就挣一点微薄的稿费。除去租车、人员工资外,实际上所剩无几,但是我很开心。我觉得干这行能在某种程度上实现我的一点新闻理想,我特别感兴趣。我有工资和稿费可以拿,也知足了。2010年10月成立公司,拍这些新闻可以提供给自己所在的媒体,我们有工资和稿费,额外的收入也够支付租车、摄影等等的开销。成立公司之前一年,收入渐渐多一点了,但也就是从三四万到五六万元,因为我们工作室在业内也有些知名度了,找我们合作的媒体渐渐多了。收入提高了,我们的人员也增加了。”

但是卓伟认为狗仔队的工作远远比常规记者辛苦,即使现在条件好些了,但还没有发生质的改变,每周必须玩命工作才能完成工作量。他说:“现在人手比较多了,信息面也比较广了,产量也能完成。刚开始工作室草创的时候,我们每个人一周都得工作八九十个小时。我觉得,我们中国狗仔队起步晚,但我们的努力,我们的成长要远远超过外国的狗仔队。为什么呢?就像戴安娜王妃死了,最难过的是那些狗仔队,因为他们的摇钱树倒了。一个狗仔就盯这几个人,比如盯戴安娜、盯凯特王妃,一年拍两三条就OK了,就生活无虞了。而且人家有版权保护,高价卖给一个杂志,谁要用就要来买版权,谁要是侵权就可以告他。在中国可能吗?我们的照片只要杂志一登,马上就被扫描、翻拍。我们的视频只要一给网站,立马被到处转载。我们能去告吗?我们哪有那个精力啊,告也告不赢。所以就得要求我们玩命儿干,人家可能一年拍两三条收入就挣够了,我们现在一年得拍一两千条,一个月就得拍100多条,一个人要拍很多人。很多人认为,中国狗仔队遍地都是。实际上,加一块儿就我们这十几个人。我们一个人干好几个人的活,我们有时候一天拍好几个人,这几百个明星就我们这十几个人盯。”

2010年之后,由于风险投资的注入,视频网站开始崛起,他们需要大量的内容。卓伟觉得机会来了。“2010年之前,我们也有过想法,就是拍照片的同时是不是应该拍点视频,然后把视频卖给视频网站,但是了解之后发现,当时偷拍的视频市场需要还很小,给的报酬也不高,后来我们就没有花心思去做。但是从2010年开始,很多网站都做视频了,视频可能是我们未来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是突破传统照片形式后一个新的工作方向。从2010年四五月份我们就开始增加人手来从事视频的拍摄和制作工作。”

现在,风行工作室有8个摄影、4个司机、2个视频后期,再加上卓伟和冯科,虽说每个月开销挺大,但现在基本能实现略有盈余。卓伟说:“我特别庆幸的是,我们这个团队比较团结。我们摄影说,我们干这个也不是完全为了钱,是对这个工作的热爱,有时候也能得到一种成就感。”不干违法的事,不做交易

实际上卓伟在从事狗仔队的过程中也有发财的机会,但都被他拒绝了。比如,前段时间有个人找到卓伟,此人专门帮人催债和查婚外恋,想跟卓伟合作。“他们觉得娱乐圈活钱比较多,进入的话以后有钱挣。他们能进入邮箱,有汽车跟踪器,包括水军什么的。我们公司人员比较少,主要就是做新闻。也有人来找我们策划和炒作一些事情,第一我们不愿意这么做,觉得没意思,第二和我们从事这个职业的愿望相违背。我们目前手头的设备没有违法的。我们只有一些微型摄像机和针孔摄像机,也都是在公众场合使用,是为了不让人发现。窃听器和跟踪器我们不用,使用就涉嫌违法了。我们第一就是要保证新闻的真实性,第二就是不违法。《世界新闻报》就是窃听别人的手机通话,后来引起轩然大波,默多克的儿子都被免职了,最后还关掉了《世界新闻报》。所以我们做这个工作肯定是有底线的。我做新闻的底线就是法律和真实性的原则,我一直也是在恪守。”

同时,卓伟也从来不跟明星做交易。曾经有些明星被偷拍了之后找到卓伟,希望私了,但卓伟都拒绝了。卓伟说,有一次卓伟拍到了韩庚和一个小牌艺人约会谈恋爱,韩庚经纪人打电话询问此事,卓伟说没拍。后来照片发表了,经纪人说不是没拍吗,怎么还是给登出来了?卓伟对经纪人说:“这条新闻是我们年度计划新闻之一,我们拍一条新闻有时候得费很大的工夫和时间。我们大家伙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拍到了,我要是告诉您是我们拍了,您肯定要给我点稿费,让我们别发。”卓伟说:“我不发的话,怎么面对下面的摄影呢?以后再说话他们还听吗?我不能让下面的人觉得我是在用这个东西挣钱。如果大家要都这么看,就丧失了对这个工作起码的热爱。而且也容易形成敲诈。”

当然也有一些娱乐公司和明星找过卓伟,希望能合作炒作,但是基本都被卓伟拒绝了,卓伟说:“这种情况经常有,曾经在有段时间还不少,基本上我们都是拒绝的,从心底里我就比较厌恶这个,因为这样有些愚弄读者。现在娱乐产业发展很快,很多人都想走红,红了以后名利滚滚来。如果按照以前那样靠拍戏和创作走红实在是太难了,所以很多人就想要采取宣传和炒作手段。曾经有人找过我们,希望通过偷拍来制造新闻话题。我对这个也并不是完全的拒绝和排斥,我主要是看这个事是不是真实存在。如果这两个人本身就发生了恋情,或者说这个女的怀孕了,她想通过这种方式逼对方娶她,像这种真实的新闻,有时候当事人不方便自爆,想借媒体来引爆,这种策划和偷拍我基本上还是能接受的。但是无中生有、胡编乱造,我们是拒绝的。”

卓伟说他偷拍到的照片基本上都能发表,由于种种原因不能发表的每年可能连百分之一都不到。比如他曾经偷拍到内地著名女演员和新任男友的照片,但是这个男友太有背景了,一个电话直接打到编辑部,稿子就撤下来了。也有一些经纪公司知道自己的艺人被他们偷拍了,前来公关,但卓伟能拒绝的都拒绝。卓伟说他还没遇到过威胁恐吓的情况,顶多是对方发短信很委婉地说:“差不多就行了,如果还这样我们会采取我们的手段……”

无限接近和无限远离艺人

在工作中,卓伟要无限接近那些艺人,但在生活中,卓伟一直与艺人们保持很远的距离。卓伟说:“我不会跟他们成为朋友或者特别熟,我做这个工作有一个原则,就是不跟他们交朋友,我跟他们也交不上朋友。有些艺人能接受我们,他们觉得你拍没事,在公众场合你也不可能拍到太劲爆、太过分的照片,只要你不瞎写,只要新闻报道是真实的,他们心里就还能接受。他就怕你回头照片跟文字是两回事,他们反感的是这种。”

但是山不转水转,总会有不期而遇的时候。陆川在拍《南京!南京!》的时候,有传说他跟高圆圆好了,卓伟决定去天津拍摄现场看看情况。当他从剧组入住的酒店出来时,正好碰上制片人,制片人认识卓伟,知道他是来偷拍的,就说:“你是要偷拍吗?”后来,制片人给卓伟打电话,说陆川希望跟他聊聊。卓伟说:“其实是这么回事,有一个女演员叫唐一菲,就是和姚晨前夫凌潇肃一起的那个女演员。唐一菲去天津,跟陆川两人牵手去喝咖啡,然后被网友给拍了。这事实际上是安排的,那女孩就想炒作一把,但陆川特别气愤,所以他找媒体要说这个事,正好我在那儿,陆川对我特热情,带我看他的工作间、剧照,还给我看了看电影毛片。然后给我介绍他睡觉的房子,我一看就一张床。他说:‘我早就发誓了,在我拍完这个电影之前,我绝对不过性生活。’正聊着呢,高圆圆进来了。高圆圆人还挺好的,就坐那儿,瞪着无辜的大眼睛就看着我。反正我觉得还好,对我态度都还挺好的。其实我很少跟他们见面,陆川那次是赶上了。有一回在酒店,我进去一下看到黄晓明和他的经纪人黄斌。黄斌原来是《新闻晨报》的,跟我倍儿熟。他说:‘卓伟你来啦,晓明在这儿,我给你介绍介绍?’我说不用了。”

多数情况下,即使狭路相逢,明星们还是对卓伟很客气。有一次卓伟偷拍顾长卫,他从燕莎追到电影学院,又从电影学院追到阜成路。最后顾长卫只好把车停下,下车后说:“你就是卓伟啊?”卓伟点点头。顾长卫说:“那咱俩合个影吧。”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