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节气课堂 > 正文

菊影霜华共话三秋蟹黄

2013-11-08 14:55 作者:周夏莹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霜降是大自然行至此时的节奏,嘉宾台湾《汉声》创始人黄永松先生认为“此时就是最美妙的时刻,我们要好好珍惜”。对自然风物的感恩与珍惜,正是汉声团队历时三年田野调查、口述实录来进行蟹文化研究的原始动力。

 

檐外午后的阳光暖意融融,竹影摇曳,被古朴的竹帘筛过,在室内铺开一层疏疏淡淡的光影。墙上四五幅水墨丹青,案上瓷瓶里两三支寿菊,三联秋日雅集的场所,倒真有几分宋诗“尘埃何处寻真境,试逐寒流认落花”的味道。空气中流动着似有若无的清雅木香,随着白衣绯裙的古琴老师素手一拨,一场关于蟹和文化的清谈开始了。

一曲流觞可悟心

“度一琴馆”的琴师素指轻拨,乐声就在雅室中流淌开去。《流水》时而潺湲滴沥,时而飞溅迸沸,乐音清脆劲健;而《酒狂》自然酣畅、酒意醺然,将琴诗酒魂融为一体。两曲奏毕,余韵悠长,观众们久久不能回神。而此时,雅集嘉宾,中国社科院民俗学专家宋颖却巧妙地捕捉到一个细节:“刚才弹琴的那个手势是蟹行郭索势吧?”传统的古琴指法常配有形象化的名称,“蠏合离象,赋性侧行;内容外刚,螯举目瞠;观其连翩之势,似夫轮历之声”,这独特的指法正好带出本次雅集“三秋蟹黄”的主题。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七月暑退,而九月霜降,可以授冬衣了。宋颖从古老的《诗经·七月》讲起,“晚秋时节,大家讲穿衣‘春捂秋冻’,这时候也不要秋冻了,要特别注意地上的寒气起来了。”诗经中有所谓“九月肃霜”,宋颖认为有两种理解:一是按王国维所讲“肃”是形容词,人们开始瑟瑟发抖,要进入冬天了;而另一种理解,“肃霜”是“气肃而凝,露结为霜矣”,空气当中已经有了萧瑟的味道,露在这一天凝结为霜。

“《七月》这首诗中还有‘九月叔苴’,大家都熟悉‘把酒话桑麻’,‘叔’在这里不是伯仲叔季的叔,而是捡起、收拾,‘苴’是古代穿衣离不开的青麻。同样还有‘九月筑场圃’,家里门外的打谷场要修一下,等到‘十月纳禾稼’来收谷子。这些都是非常文雅的记载。”

宋颖说,霜降时节,各地民俗有不同的表现。北方天寒地冻,霜降之前要收掉地上前一拨麦子,再种上新一拨;红薯、土豆也要刨干净,“大葱萝卜陆续收,白菜抓紧来拢帮”;而南方江浙一带讲“白露鳗鲡霜降蟹”,捕蟹数量与河蟹风味也在此时步入巅峰了。

做个明明白白的吃蟹人

霜降是大自然行至此时的节奏,嘉宾台湾《汉声》创始人黄永松先生认为“此时就是最美妙的时刻,我们要好好珍惜”。对自然风物的感恩与珍惜,正是汉声团队历时三年田野调查、口述实录来进行蟹文化研究的原始动力。黄永松强调,蟹文化是有品格的民间文化,大家应该“做一个明明白白的吃蟹人”。

黄永松说,考古学家在上海马桥遗址发掘的陶釜中发现蟹骨,推测是当时人们烹饪食用后丢弃的,“说明距今四五千年的良渚文化时期,太湖地区的先民已经在吃螃蟹了”。民间传说同样有巴解食蟹的记载,解字加虫即为“蟹”,食蟹文化上溯至神话时代。

汉声团队研究了江南一带大闸蟹的做法。老百姓家常一般食全蟹,李渔喜蒸,袁枚爱煮;而上了宴席则会把蟹黄、蟹膏取出,单独做菜。苏州有种文雅的吃法——雪花蟹斗,清炒蟹粉,上覆一层雪白的蛋泡,“端到客人前面,掀开那层蛋白像是掀开棉被,香喷喷的蟹香就来了”。此外还有醉蟹、糖蟹等做法,延长了大闸蟹的食用时限。

大闸蟹有两年的生长期,传统轨迹是从太湖沿着长江往东走到崇明岛入海口,经历从淡水到咸水的变化,陆续成熟、交配和繁殖。而小蟹苗长成又会往回游,同时摄取食物,直到返回太湖定居下来。“人类讲‘九月授衣’,螃蟹也要换衣服。”黄永松道。大闸蟹畅行江海间,一生要经历20多次脱胎换骨,形成一套严密而又灵活的保护系统,物种之美,令人叹服。

然而随着河川水利的变迁,大闸蟹自然洄游路线阻断。蟹农想尽办法,让大闸蟹“不走水路走陆路”,通过陆上人工运输完成成长。“还没过多少年,蟹爷爷怎么看到它的孙子坐车子了?”黄永松的幽默话语,让人在开怀中又起了生态之虑。

越是地方的,越是人类的

“民俗的东西可以是精美的,但一定不是奢侈的。”

“把我们地方的东西,好好整理,就是最新、最好的学问。”

“为什么要看欧洲文艺复兴呢?把我们自己的文化先复兴吧!”

黄永松谈论地方风物时,屡屡妙语连珠。“年深外境犹吾境,日久他乡即故乡”,黄永松牢记黄氏祖先的古诗,走到哪里都不敢忘。上个世纪80年代,他去考察福建土楼时,就多亏答出本家堂号和这句诗,跟当地人“认了亲”,才得以把调研和测绘工作顺利进行下去。又如被很多年青人所忽视的族谱,黄永松认为,其实是祖先积攒下来的,有情分、有智慧的东西。

他强调,“越是地方的,越是人类的”,现在的文化工作者,尤其是年青人,要格外尊重自己家乡的风物。整理、记录家乡的民俗、风物,是我们对当下文化的尊重,也是一份给子孙后代最好的馈赠。

下午四时半,雅集在一片和乐融融中结束。

仍大学三年级在读的叶晓萌,是这次活动最年轻也最积极的参与者。她虽然就读经济学,却对文化特别感兴趣,更义务帮助一位老人进行北京四合院民居研究的资料整理。她在十二点半就到了会心阁,在两点半活动开始前就已向黄永松请教了很多问题。雅集结束后,她表示很有收获:“生活就艺术,黄永松老师讲的‘雅俗共赏’,真是非常有道理的。其实很多东西,老百姓的生活里面就有,只是我们总把它们搁在士大夫层次。比如插花,比如蟹八件,这些中国传统的东西,都是由实用然后上升到艺术的层面,雅俗共赏,它的内涵在这里。”

另一位参与者李利说:“这是一种慢生活的体验吧,能够清心地听一听,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电话的打扰。在现在的生活中真是太不容易了。”

座上雅客无虚言,一席清谈亦醉人,秋日雅集结束了,对于风物和文化的深思却还将延续到清莹雅致的冬日里去。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