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明星:被伤害的和被利用的

2013-11-08 13:56 作者:李翊、王玄、刘敏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有八卦隐私的市场,才有偷拍的土壤。而这片土壤,同样可以滋生出艺人所需要的名利。明星艺人和他们背后的经纪团队都深谙这个道理。当原则还没有形成行业原则,根据对方的游戏规则来决定双方的共处方式就成为这个圈子的常态。

10月26日,《变形金刚4》在香港西九龙海滨长廊热拍。图为迈克尔·贝(右二)与李冰冰

有底线地接受

从最开始的受惊吓、生气、抵触,到被动接受,再到明了“能承受多少压力,才能享受多少赞美”,李冰冰的经纪人纪翔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这是李冰冰经纪团队对于“被偷拍”的心路反应历程,时间跨度大概有五六年。

“李冰冰比较被大家关注的偷拍事件主要是两个,就是发生在2005和2007年的和朱孝天酒店开房以及和冠城园老板的绯闻。”对于前者,纪翔认为是“无中生有”,“台湾人做的”。但对于后者,纪翔表示那是李冰冰唯一承认过的恋情。

2005年,李冰冰和朱孝天在北京五洲皇冠假日酒店走廊亲密照被曝光,从照片形态来看可能为酒店监控录像的截屏。两人恋情随即曝光,李冰冰方称此事为误会,朱孝天坦承两人曾交往但已分手。

2007年4月下旬,《南都周刊》报道了《李冰冰是否已结婚八年?》的新闻,并刊载有李冰冰和冠城园老板逛商场的偷拍照。这一新闻遭到李冰冰及其经纪人的强烈否认。

纪翔说,2005年偷拍事件发生后,他第一反应就是:“怎么可能被拍到呢?太无孔不入了吧!”想追究,又不知道该怎么追究。“国内没有相关的法律约束,一打官司就要被耗很长时间,觉得特别无奈。”

因为这两次偷拍,抱着解决问题的心态,纪翔找过卓伟。“虽然偷拍也是红的一种方式,但我们不愿意用这个方式。”最后纪翔发现,“这帮人是真心热爱这个职业,并不仅仅是为了赚钱”。时间长了,双方还成了朋友。

“到后来我们觉得‘娱记’的心态也能理解:一个漂亮的女明星,不谈恋爱不生子,怎么可能?你越标榜自己干净,别人越想拍到你绯闻的那一面,逐渐就演变成‘猫和老鼠’的关系。”纪翔说,事情慢慢过去后,他突然意识到这也不是个坏事,“首先,她单身,谈恋爱是光明正大的事,当你能平淡看待时,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也就过去了,并不会有什么负面影响;其次,电影的宣传周期短,而绯闻事件可以为她的演艺道路增加谈资,这个热度可以延续两三年甚至更久。”这种理解在纪翔的经纪工作团队把李冰冰当成一个品牌运作之后达到了顶峰。“人都有好奇心,即使明星本人也不例外。人性里都有偷窥的欲望,有时候当明星通过八卦杂志了解到其他明星的私生活,也会发出和普通人同样的慨叹。所以到后来,明星们对于被偷拍已经习以为常,从开始的抵触变为‘就这么着吧’。而无论李冰冰本人还是我们这个团队早已经达成一个共识,李冰冰就是一个品牌,无论作为肉身的她本人还是我们这个团队,要做的事就是为这个品牌加分。”

纪翔说,娱乐媒体经常会问,有发布会吗?能拍吗?住什么酒店?他一般都来者不拒。“李冰冰是个工作狂人,把自己的工作安排得很满,年纪渐长,没人敢追。不忙的时候喜欢宅在家里,不爱出入一些艺人经常出现的公共场所,自然被拍到的机会就有限。”纪翔说,“拍可以,但得有底线。”他的标准主要有三条:一不能侵犯到明星的私生活,尤其是涉及孩子的时候。二拍出入机场、酒店没问题,但不要拍走光。金马奖庆功宴的采访中,换了短裙的李冰冰接受记者群访时就提出明确的要求:“各位大哥,我坐着的时候不要拍啦。”纪翔会拿来两条披肩,一条遮上面,一条遮下面。还有一条就是,“七分真,三分假可以,但不能无中生有”。

反击和顺水推舟

曾担任八卦娱乐杂志《明星Bigstar》主编、现北京麦特文化娱乐传媒公司董事长陈砺志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2004年最早开始做偷拍新闻,是需要独家。“因为《明星Bigstar》是周刊,在互联网时代周刊的竞争力只能是深度报道和独家新闻。偷拍是最好的做独家新闻的方式。在2005年前后,娱乐圈内酗酒、吸毒、生活方式不检点,比较严重。后来明星发现自己的行为随时都有可能被曝光,慢慢地自然形成一种约束力,要么转入地下更隐蔽,要么改变生活方式相对健康。《明星Bigstar》有点想做娱乐圈的舆论监督。”

“很多人都不习惯被偷拍,因为被偷拍跟媒体交恶的事情时有发生。偷拍到的新闻往往对演员形象有一定影响,毕竟偷拍的图片,不清晰、光线不好、角度不好,内容往往也可能会偏负面,也有一些内容是被偷拍人不愿意曝光的,比如影视大片的造型、场景。所以被偷拍后的愤怒也是可以理解的。”

陈砺志认为,偷拍绝不能定义在偷窥明星私生活上。“最近几年的偷拍,有三种内容:1.宣传配合型的。这是明星方面和拍摄者之间的合作,这已经是增加曝光的一种宣传手段了。2.新闻拼凑型。我们经常看到一些所谓偷拍,无非是谁去哪儿了、接机送机、上车下车、出门进门,这是没有重大新闻情况下的一种无奈补充,毕竟这些明星花边也有读者愿意看。3.重大新闻型。比如一线明星的婚恋嫁聚、重大题材的影视剧项目、偏社会类新闻的明星死伤涉案。”

“娱乐媒体有原则,但没有一个行业原则,偷拍到最后爆料的底线取决于明星工作团队和媒体的关系。”范冰冰工作室宣传总监杨思维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范冰冰的工作团队清一色“80后”娘子军,范冰冰参加完活动以后的头条、每次活动精致的妆容,遇到一点造谣马上出击打官司挽回影响顺便再借此炒一把,各方面反应之迅速使她们被圈内戏称为学习的典范。

电影《赵氏孤儿》上海首映庆典上,范冰冰把话筒递给王学圻,有人把画面里的话筒给P 掉了,看上去就成了两人手牵手

范冰冰的私生活,尤其是感情生活,永远是八卦的中心话题。而这也是杨思维经常需要灭火的“重灾区”。杨思维深谙“看图说话”的逻辑:导演和演员两人进酒店就一定是开房;男演员和女演员两人静静吃个饭就一定上过床;一男一女两个在车里就一定是车震;最能表现艺人隐私的东西,往往被放大;最能损害艺人形象的东西,往往会成为主打。“有一次她去上海参加《十月围城》的新闻发布会,媒体在不同时段先后拍到她和某个导演进酒店,但是把图片同时放出来。这就需要处理了。因为对于不明真相的群众来说,这就坐实了娱乐圈的潜规则传闻,对演员形象会进行无端揣测。还有和王学圻老师的所谓牵手照,范冰冰和王学圻同时参加一个电视节目,范冰冰接受完访问把话筒递给王学圻,有人把画面里的话筒给P掉了,看上去就成了两人牵手照。”

杨思维还记得牵手照发生时,他们在做《赵氏孤儿》的宣传。“王老师没生气,但是很无奈。跑媒体宣传的时候,王老师说了一句话:‘虽然我的脸面不值钱,我还是要的。’他也认为这对冰冰不好。而从范冰冰这个角度,她作为明星已经被消费多年,她无所谓,但是她不愿意伤害到王老师。”
“当时是一个日报媒体爆料,文章里还特意提到曾经打电话到工作室求证,工作室不置可否。而事实是他们根本没有来跟我们求证。而事实上,很多媒体拍到图片后会有自己的推测,大媒体还会求证一下,但他们求证的原因也不过是排除一些可能性,并不会相信甚至不会刊载你的解释。小媒体,包括那些独立操作的自由职业偷拍者,即使知道与事实有出入,受名利驱使,也会公开图片。”

当更多的人还只是从尊重情绪、感受这个角度来看待偷拍时,杨思维已经从商业角度高度重视偷拍和反偷拍。“作为一个明星,你的形象、名誉都在帮你挣钱,和你生活方式相关的一切都可以产生商业价值。所以,尽一切可能去维护你的形象和名誉就势在必行。”

如果被拍到的不是事实,杨思维会跟媒体先协商,但态度一定是强硬的。“我的原则是,别臆造新闻,别来欺负我。之前打过交道关系还不错的媒体发新闻前会提前知会一声。如果你提供证据表明新闻不实,大部分媒体会配合,不再让类似的新闻出现。小媒体可能就无所谓了。但如果对方置之不理,继续传播负面报道,那么我们就会起诉。事实上,我们已经起诉过好几次,最后都胜诉了。”

虽然胜诉了,但是负面影响很难控制。“负面的话题新闻永远比你的澄清传播得更快,所以处理起来很被动,也一定会有伤害”,“而且起诉的方式可以应对媒体,但对付不了狗仔队”。

杨思维说,如果娱记拍到的负面照片跟事实出入不大,这时候想通过钱或者其他方式摆平很难。“对于娱记来说,这是名利双收的机会,他们很难拒绝。”“风行工作室”的卓伟就曾经在接受采访时指出,他们拍到的赵薇和王励勤这单新闻不仅内地的媒体纷纷转载,而且香港的《壹周刊》花“高价”在第一时间也刊登了,这篇新闻迄今仍保持着他们单篇新闻最高价格的纪录。而偷拍的底线怎么把握,也跟“娱记”本人及其供职的媒体的道德底线、职业操守定位有很大关系。

“伊能静跟黄维德的牵手照,最早拍到的那家媒体并没有刊载,因为那时候她的婚姻还看似美满,那家媒体担心因此影响到她的婚姻。之后被另一家网络媒体拍到,迅速放到了网站首页。”

“作为明星艺人,随时都被放在聚光灯下烤,规范并检点自己的行为就很重要。”在杨思维看来,内地的娱乐记者相比港台的狗仔队保守一些,“发布会上,香港记者抓的是凸点、露底照,而且会故意从上往下,或者从下往里拍。有的甚至故意激怒艺人,然后拍艺人的反应。内地媒体显得更专业,明星住哪儿、开什么车、爱去什么餐厅吃饭,都有完整的档案。”

杨思维入行时,风行工作室的很多主要成员还是以个体形式存在于不同媒体,逐渐熟悉后,虽然不喜欢被跟着的感觉,但是她也能理解并接受“娱记”的存在。“有市场,才有土壤。人人都有一颗八卦的心。作为明星艺人,只能根据对方的游戏规则来决定你们的共处方式。我们目前的关系不是敌对的,当对方拍到真实的东西,双方也能就发新闻的时间、角度、更充分的事实等多方面达成谅解。”杨思维说,但不同的经纪人的看法和标准不一样,“也有的艺人和经纪团队很讨厌‘娱记’,说起来恨不得找人把他们千刀万剐。还有一些从没有话题性和争议性的艺人陡然遇到被偷拍,而且还成为聚焦的热点人物,这个时候反弹比较大。”

2010年3月初,范冰冰大方施舍乞丐显爱心的一组照片出现在网络上,有一些媒体对这次偷拍进行了质疑,从和范冰冰打交道的经历来说,卓伟有“照片”证明她是一个非常“配合”记者工作的明星。

在2007年夏天的一天晚上,范冰冰参加完活动后,卓伟和另一路狗仔盯上了她的汽车,范冰冰和助理在明知道有狗仔跟踪的情况下,来到了离家只有里地之遥的一家餐厅吃饭,见此情景卓伟觉得一会儿也就再拍个出门回家,发条小八卦而已。没想到范冰冰竟报了警,警车呼啸而来,让狗仔们大感意外。出门时范冰冰还坚持坐警车回家,当时他对范冰冰佩服之至,“她对我们的工作太‘配合’了,太知道记者想要什么了,这样一来新闻可就大了,照片也有了冲击力”。

据说范冰冰曾对自己的宣传“吩咐”说:不管你写什么,你必须保证每天网上报纸上都要有我的新闻,她的话让人想起,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刘晓庆曾经跟她的一位经纪人说过:“不管是正面新闻还是负面新闻,对一个明星来说都是有用的,总比没有人理你强”。

或者,不会炒作的明星不是一个合格的明星,没被狗仔队偷拍过的明星不是真正的明星。虽然很多艺人和经纪人也渐渐认识到偷拍八卦的好处,但现在大部分人还是被动地接受,像范冰冰这样“配合”或“自主开发”新闻的明星还比较少。

小艺人的偷拍炒作

2013年9月初,搜狐娱乐频道记者在咖啡厅偶遇江映蓉、刘心,对两人进行跟拍,拍到两人一起来到安定医院精神科,逗留半小时左右,并称两人举止亲密,后将十余张照片发布在网站上。一周后,天娱传媒发布的刘心新专辑MV宣传通稿中称:“此次刘心即将为新歌拍摄MV,由于MV拍摄将在精神病院进行,主题也与其相关,非常特别,江映蓉还特地陪同刘心和工作人员一起到精神病院体验角色,帮助刘心更好地完成MV拍摄,让刘心非常感动。”

“快乐女声”冠军江映蓉与“快乐男声”亚军刘心

江映蓉是2009年“快乐女声”冠军,刘心是2010年“快乐男声”亚军,两人被偷拍的概率跟他们的知名度成正比。虽然平时也有被路人或者“粉丝”认出偷拍或者要求合影,但像这次被专业的“娱记”偷拍,在他们的艺人生涯里还是第一次。即使被偷拍的概率不高,但两个人出门也是做足功课。“我平时都有戴眼镜,所以尽量不去戴眼镜,会戴口罩、戴帽子,会尽量使自己跟平时在镜头上的形象有一个反差。”刘心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他拍我的时候我是不知道的,如果知道的话我肯定会表现得更帅一点,或者躲一下,让他尽量拍不到我。类似这种情况经常会有,头几次看的时候还挺伤自尊的,后来就习惯了。”而江映蓉则向本刊记者坦承,自己其实还挺喜欢上镜的。“我每一天都会做好被偷拍的准备。我一定会把自己弄得比较漂亮一点再出门,我觉得我不仅是一个艺人还是一个女人,我应该更爱自己一点,每一天都过得非常的美丽。所以我每天都会打扮好自己,这并不单纯是为了迎接偷拍,这只是为了迎接我自己的心情。”

刘心说,公司大部分艺人为避免生活中被人过度关注都会选择戴口罩、戴帽子,帽檐儿压得很低。“像我们有些很熟的朋友,有时候出门撞见都会怀疑是不是这个人,因为包裹得太严了,有的时候就像忍者一样。像我们这种戴眼镜的人,有时候把镜框摘下来就会有很大差别。”

“我觉得这些被拍、被关注真的是跟大牌有关系。”说到这里,他都笑了,“那些大腕儿被狗仔队偷拍、跟踪的烦恼有时候可能是一种荣耀的东西,因为他的位置在那里,所以才会有更多人想要去关注他,想去知道他的一些隐私、私生活,才会有人去拍他们。”

江映蓉、刘心的经纪人是天娱传媒经纪一部总监王桂红,她从2003年开始在大国文化做经纪人,带过王蓉。2006年12月开始在天娱做经纪人,张杰算是她带过的艺人里最知名的一个。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她说,带张杰的三年,张杰和谢娜在谈恋爱,会经常被拍到。但不会有让人无法接受的东西。“渐渐地大家也都明白了,你无论做什么都会有人拍。当时打电话来求证的不多。而且即便我有了反应,媒体能怎么发呢,那不足以成为一条新闻。更多的时候我也不会就艺人私人的事情做回答的。狗仔关注的大部分都和艺人的爱情、生活、孩子有关,他们会对这些感兴趣。像我们公司的艺人大部分都还是青春的小孩,他们没有达到谈恋爱、结婚、生子这个层面。”

在一个惯于拿是非攀交情的圈子里,当艺人和经纪人发现偷拍能博眼球,能博点击率和曝光率,经纪公司和媒体之间的游戏规则又多了一条——相互利用。

这个圈子里比较常见的几招所谓的“偷拍炒作法”:一是艺人为了炒作自己主动向媒体放出口信,然后假装很自然地被偷拍到,“之前金莎接连两次被拍到和韩寒相约,其实这些都是经纪公司提前找好记者帮忙偷拍曝光的”。其次就是剧照当“艳照”,“我记得之前有一个曹颖和印小天在酒店偷情的照片,当时照片一出来我就知道是假的,因为太清晰了,而且是成批量的,各种角度都有,如果真的是偷情,怎么可能连门都不关好?”此外还有一种就是PS假照,然后申冤。“也有很多艺人没有什么绯闻值得偷拍,就利用‘借位’方法或找人PS一些不雅照片,然后找人发到网上,再找相熟的媒体报道,最后自己出来叫冤。”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经纪人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

“我认识的就有一个知名度不高的女演员,没有好的作品,但经常被偷拍,每次被偷拍传绯闻,都是在跟名导演或者名演员吃饭或者一些正常的公共场合。”杨思维说,踩着别人的肩膀往上走,短期内曝光率高,但从长远看,很影响跟导演和其他艺人的关系,“得不偿失”。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