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少儿英语培训:需求和产业

2013-11-04 09:40 作者:李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火热的少儿英语培训市场,隐藏着一个个家庭的梦想。父母们焦虑于:如何能让孩子脱离现有的阶层,往前再进一步。在绝大多数人的潜意识中,能说英语以及那些在以英语作为主要语言工具的机构工作的人属于在整个社会分配体系中占据优势地位的人。于是,英语培训——出国留学,成为父母们幻想中孩子的阶层上升通道。

1984年10月7日,上海徐汇区新乐居委会为辖区的孩子开办幼儿英语班

小学二年级学生的烦恼

周五下午,又到了格格去北外青少年英语培训机构学英语的时间。格格今年7岁,就读于朝阳区某小学二年级。从去年开始,格格开始了每周一次的北外青少年英语培训。“当时想的是,上小学了,开始培养一下英语。因为有这个条件,也是为了以后送出去开始做准备。”爸爸张宇(化名)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6岁开始学习第二语言是我们认为比较合适的年龄。当然,有的报道说越早越好,但是我们还是倾向于孩子掌握拼音以后再学英语,这样不容易混乱。”

格格家住在北京东四环外的华纺易城小区,小区周边为学龄前3~6岁孩子提供教育培训的机构有十几家,80%以上与英语挂钩。在为格格选择英语培训机构前,张宇考察了一下英语培训市场。“当时是和迪斯尼英语、瑞思、巨人比较过的。迪斯尼单纯地培养孩子对英语的兴趣,瑞思主要是听说的培养,号称全英语氛围,巨人是典型的应试型教育。最后选北外青少年英语培训,第一是正规教育机构,第二是师资比较满意,第三是教育理念符合我们要求,第四是有长期的系统安排。第五是收费相对合理。”张宇说,身边朋友的孩子很多从幼儿园开始就接触英语,四五岁开始上英语培训课的大有人在。而目前的少儿英语培训基本分两种:一种是重视语言氛围,强调外教,强调环境,强调听说能力;另一种是重视语言教育,强调系统化,强调综合能力。

“我们一个朋友的孩子,学了两年迪斯尼英语,交了近3万元,结果和格格一起去考北外。分在一个级别里。格格没上过英语课,就是平时在家看的动画片是英文版的。”张宇说,目前,格格班里的孩子,基本上分为北外和瑞思两种。

究竟孩子多大开始学英语合适?有过留学经历,目前从事外贸工作的张宇一点都不模糊:“孩子学习第二语言,理论上来说越早越好。因为孩子早期对语言最敏感。但是如果单纯靠上课外班是不会起到什么作用的。语言的学习,对语言环境和氛围要求更高,我个人认为给孩子创造好的语言环境很重要。”

出国是大趋势,而且将日益低龄化,这是张宇在和格格同学父母,以及身边朋友接触时最真切的感受。“中国的教育特别是高中开始,实在让人失望。唯一能和国外比的就是小学到初中的基础教育。但目前的趋势是,初中也在逐渐丧失原有的优势。”张宇说,他当时是上完大学想深入再学习所以选择出国,而现在,很多父母考虑到国内好的大学不好考,一般学校毕业不好找工作,于是在孩子初中毕业后送出去读高中,这样考取国外好大学的概率比国内高。当优质教育资源日益集中到某些紧俏的初中和高中学校,低龄化出国潮也就成为必然。

格格一周的课外日程表是这样安排的:周一舞蹈班,周二学校俱乐部的健身操班,周三合唱团,周四钢琴,周五英语,周六玩,周日下午舞蹈。

格格上幼儿园前没说过想学什么,4岁时第一次自己要求学钢琴,试了一次课,张宇给女儿买了架钢琴,在家里上课。过了两个月,孩子说不想弹了,撒泼打滚哭闹。张宇很严肃地表示:这是你自己选的,必须坚持,有始有终。“3年过去了,终于开始有乐趣了。”张宇说,格格也学过美术,但实在没兴趣,最后停了。“舞蹈是她真心喜欢的。周一练独舞,周日跳集体舞。”

日程表看起来排得很满,但按照张宇的说法,这比海淀区的孩子幸福多了。“一周还能留一个下午不上课,周末有一天能玩,而且参加的课外班都和兴趣相关。海淀区的孩子几乎没时间玩,家长给孩子报的课外班也相对功利。”

张宇的一个朋友在海淀区生活,孩子仅比格格大半个月,和格格同一个时期开始学钢琴,今年已经考过六级,而格格刚考过三级。“我在小区培训机构请的老师,课时费一小时100元,人家请的是中央音乐学院的钢琴家,课时费300元到800元不等。格格一天练半个小时,真正认真弹的时间不超过15分钟,人家孩子一天练两小时。除了钢琴之外,语文、英语、数学一样一个课外班。”

“格格二年级分班语文考试,要求分辨‘一叶障目’和‘坐井观天’的区别。格格不会,扣了6分。我拿这题问我媳妇,她硕士毕业,连‘一叶障目’都没听过。开学3个月,所有拼音过完。格格有个同学,每次考试考30多分,就因为家长任何课外班都没给他上,最后休学了。”

张宇身边的朋友基本都属于中产阶层,如果以年收入来定义这个阶层的标准,张宇表示,在北京,这个数字介于50万到100万元之间。他身边的朋友给孩子报兴趣班,男孩一水都是乐高课、击剑、跆拳道,女孩学芭蕾、钢琴、单簧管或者双簧管。但大家的口径很统一:“三年级以后这些兴趣班都要改成语数英,因为小升初考量的就是小学三年级到六年级。”

张宇说,对于没有社会关系和背景的家庭,如果小升初想让孩子进入重点中学,孩子必须在语数英三门课程中至少一门表现出特长,其标准就是华罗庚数学竞赛、春蕾杯作文竞赛拿到名次或者剑桥少儿英语考过三级。“据说三级是以前的标准,现在有人考过五级了。五级相当于大学四级,至少要4000个词汇量。”至于文艺特长,则必须在六级以上。而这还只是敲门砖,要想进重点,还得是市级三好、市级红领巾,学校还得有名额。

“以前孩子出国,父母迫于经济压力不能一起去,现在有钱了,父母可以陪读,国外的中国人也多,出国的低龄化趋势日益明显。”张宇说,格格的一个同学上完小学一年级,保留学籍一年,母亲陪着去美国上学,打算过完语言关,初中不到就送出去。而他对格格的计划是高中送走,一来他认为,中国教育基础的扎实程度还是国外比不了的,二来也是迫于另一个现实问题:“我虽然在北京出生长大,但我户口是天津的。按照政策规定,在北京长期居住,父母有工作证明,纳税超过6年,孩子才可以在京参加中考,但不能参加高考。如果连这些条件都不能满足,孩子连中考都不能参加。”
张宇说,相对于那些更年轻的父母,他已经算很理性的了。“我跟身边那些已经为人父母的朋友聊起来,大家共同的感受是,给孩子创造的条件越来越好,但总觉得不够,因为竞争越来越强,机会越来越少。”

出国真有想象中那么好么?“至少可选范围大了。在中国,虽然只跟中国孩子竞争,但北京是全国人民的北京。去了国外,虽然要和全球孩子竞争,但机会也是全球的。而且很重要的一点,公平!大家在同一水平线上竞争。即使出去再回来,眼界不一样,思维方式不一样。至于最后能不能成功,就要看各自的努力、机遇和命运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