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考拉小巫:“英语达人”成长史

2013-11-01 15:00 作者:丘濂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尽管2008年底就退出了伊甸园字幕组,“考拉小巫”在这帮英语爱好者的圈子里依然很有名气。网上广泛流传着这位前字幕组组长写的《我是如何学习英语的》文章;她在微博上有大量“粉丝”,他们会向她询问各种与英语学习相关的问题


曾在伊甸园字幕组工作并担任电影组组长的“考拉小巫”

在“考拉小巫”的记忆里,她是一个不爱学习且不聪明的孩子,她说:“小时候我真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蠢的人。”她形容那时候并没有努力的动力,觉得学习是很辛苦的任务。不过所有科目中,英语是例外。“因为感兴趣,就不觉得是一件讨厌的任务,就愿意花很多时间在上面,所以分数就高。分数高了以后就更感兴趣,就是一个良性循环。但是其他科目就是恶性循环了。”由于中考不理想,考拉小巫去了一所私立高中,寄宿在学校。在成绩都不太优秀的同学中间,凭借着初中打下的英语基础,她取得了不错的名次,却因此更加放松,肆无忌惮地逃学玩耍。直到被父母发现,半年后将她转学到了呼和浩特市唯一一所直属于教育厅的重点学校。在强手如云的新同学中间,她才发现,即便是英语自己也失去了优势:小学时只是从简单的ABC学起,到初中时掌握了一些简单语法,没有资本可以让自己不学而优。于是她开始摸索一些学英语的方法,比如找原版的英文小说来读,不懂的单词就一个一个地查字典。

 

但是,所有这些“努力”完全建立在个人兴趣之上,并不存在强迫性。英语之外,她的其他成绩依旧很不理想,2003年高考,她考了全班倒数第二。直到那时,她才意识到由成绩差而来的残酷现实:“大家都在年满18岁的那一年,整理行装,话别亲友,满怀憧憬地去外面的大城市追寻各自的梦想了。而我呢?我只能连续第18个年头,待在这座生活了一辈子的北方城市,过着没有目标、没有生命的生活。”那个暑假结束后的新学期,考拉小巫只能到家对面的大学报到。因为难过,她甚至没有去为大多数离乡的朋友送行。然而这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也成了她蜕变的契机。几年后,回忆起当初情景,她很认真地写道:“高考仿佛是一场精神上的洗礼,经历了它,我才开始懂得认真地反省自己,思考人生。”站在新校园的大门口,她开始认真地想自己到底该干什么。“我突然开窍了,要是问我这窍是怎么开的,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觉得我真的应该坐下来,花时间好好地把过去好几年落下来的学习补回来。所以我大学就改变了,真的变成一个书呆子了。”

她选择自己喜欢且比较擅长的英语作为专业,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伙伴组成了学习小组,制定各种学习计划,背单词、练听力,阅读。“大学就是应该找到自己的学习方式和学习兴趣,比如你是听觉学习者还是视觉学习者还是口述学习者?通过找到这个习惯,你就能找到什么样的材料对自己有帮助。”为了记单词,她时刻带着单词书,甚至在食堂排队打饭也拿出书反复记诵,她说“那段时间,单词书就是我的男朋友”。为了训练听力,她每天清晨不到6点强迫自己爬起来抱着收音机到楼道里听VOA。不断敦促自己“坚持”和“反复”,因为“英语是一种能力,任何一种能力都要经过长期的训练,长期的反复,才能夯实你的能力”。这个过程中,考拉小巫开始体会到强迫自己去规划、去学习的辛苦,同时也体会到这辛苦背后点滴收获带来的巨大快乐。她一步步为自己设立目标:要去北京上一所更好学校的研究生,然后出国。

2006年秋天,“大四”的考拉小巫顺利保研到了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阶段性目标的实现一下子减轻了毕业的压力,让她过了一段上大学以来未曾体验过的轻松日子。也就是在那段日子里,她接触到了一个“新奇事物”——字幕组。有一次她和妈妈在家看租来的《国家宝藏》DVD,发现里面有的翻译错误百出,学英语专业的她听得哈哈大笑,但妈妈却摸不着头脑。“从此我暗下决心,希望自己终有一日可以有机会翻译电影,自己翻译的电影可以让妈妈能够看懂,做到该哭的地方哭,该笑的地方笑,这样我就满足了。”“大三”时候,美剧《越狱》风靡校园,大家彼此间打招呼都变成了“你看《越狱》了吗?”考拉小巫对这部剧痴迷上瘾,更坚定了她要进入翻译这部剧集的伊甸园字幕组的决心。

在网上向字幕组报名后,她很快收到了回音,领到了第一份实习任务,翻译一个叫《文字游戏》的纪录片。整个纪录片约有300句台词,她在网吧里折腾了6个多小时,反复看视频,揣摩台词,以求翻译尽善尽美。“最后一次挂着字幕看影片的时候,看着自己翻译的句子出现在屏幕下方,跟着人物说话的节奏不断变化,那种感觉实在太神奇了。”经过一两次实习后,考拉小巫正式进入了伊甸园字幕组的电影组,开始担任字幕翻译。一部电影一般有1400~1800行字幕,组长会把翻译任务分成几份,300行是最小的任务单位,有精力和时间的组员可以主动要求翻译600行甚至更多的任务。翻译完成后,会有担任校对工作的组员对全片字幕进行校对修改,统一风格,某些地方加上注释,把关字幕最后的质量。

“任务会挂在论坛上,大家自己去认领,是可以选择的,不会强行塞给谁。我最开始进去的时候,不管什么类型的片子我都接。”大学时候考拉小巫还没有自己的电脑,要做字幕翻译就得去网吧。在那里她通常一待就是七八个小时,常常忘记吃饭。“戴着大耳机,盯着荧光屏,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一句台词放来放去,放来放去,片子都快看烂了。”在她看来,翻译的困难主要有两方面,一是不同人物往往会有各种口音,难以听清楚,二是如果影片有很强的文化、宗教或者军事背景,则需要这方面的知识储备。尽管困难不少,但她对于这项工作却充满热情。“字幕组对于提高英语的应用能力真的特别有帮助,和你听普通的英语磁带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进入字幕组后我发现英语的实际运用能力真的很重要,以前都是偏考试类的,现在就会更偏实践。”“当你认真去抠每句台词时,慢慢就会有一种感觉,真的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因为表现积极,工作完成质量高,考拉小巫进组后先是担任翻译,没有太久就升为校对了。“考核的一个很重要标准是工作量和在线时间,他们会找负责人来做校对。”大学毕业读研后,她继续在伊甸园工作了一段时间,被升为组长。“组长就是分配任务、协调,同时也要做字幕工作,比如担任校对。同时他要判断哪个任务是大片,哪个任务会火,哪个任务是特别重要的,需要那种特别牛的人来做;哪个是一般的电影,看的人不多,这样的任务就可以分给实习生。”2008年底,因为要办理出国读书的签证以及各种琐事,她离开了字幕组。

在字幕组的工作经历将考拉小巫结识的英语爱好者范围从大学身边的同学扩大到了互联网上更广泛的群体。尽管有的组员彼此间从未谋面,却像朋友一样,通过共同的工作以及交流建立起深厚的感情。这种交流也延伸到她的博客内外,那些疯狂学习英语的经验也被更多人分享和借鉴。如今的考拉小巫,不再有当年的茫然和挫败,在她的语气里,透着的是自信:“没有诀窍或捷径,你只要找一个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并一直坚持下去,就一定能提高。”看起来,是英语拯救了当年那个曾经灰心、曾经想过放弃的差学生。更准确地说,是那个差学生通过坚持和努力在英语的道路上拯救了自己,她终于明白:“那些说某条路很难走的人们并没有把这条路走到底,只是在刚摔了一跤之后,便踉跄下场了。”

(实习记者周翔)

 

更多详细内容请关注本期杂志:更多内容 | 在线购买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或扫描二维码
微信:lifeweek或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