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从小贩妻子到沈阳张晶

2013-10-25 11:44 作者:杨璐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国庆节前夕,夏俊峰被执行死刑,距离他案发已经过去了4年多,在这4年里多少新闻成了过眼云烟,可是小贩杀死城管的案子却始终停留在公众视野。这样的关注度,是夏俊峰的妻子张晶四处奔走的结果。她从前一直被当作一个弱势群体的符号,现在,夏俊峰案已经结束,张晶的故事刚刚开始。

 

9月26日,张晶(中)在领取到丈夫的骨灰后放声大哭,几近昏厥

谋生

 

张晶说,她和夏俊峰结婚很简单,她母亲代表娘家跟夏俊峰的父母、三个姐姐吃了一顿饭,没有婚纱照也没有婚礼仪式。张晶对这些不在意,她说,夏俊峰家庭困难没有关系,只要两个人勤劳肯干,一定可以过上好日子。

生活没有让张晶如愿,夏健强出生了,从怀孕到哺乳期,小家庭全靠夏俊峰打零工支持。“夏健强上小学前身体很不好,6个月大的时候总生病,每次去趟医院就得两三百块钱,1岁多的时候还得过肺炎。夏家对孙子宠得不行,母乳一直喂到22个月不舍得断。因为花销大,退休的婆婆出去找了一份保洁的工作。”张晶说。

等到夏健强上幼儿园,3年过去了,外面的世界大变样。“我脱离社会太久,自信心一点都没有了。生完孩子年纪大了,迎宾是干不了了,我就暂时找了一份房嫂的工作,一个人打扫一整层楼,这个工作特别累。后来我又找了一份在超市卖饺子的工作,买饺子的人多,就得练习用手一拎就知道重量是多少,我那时候基本已经练得一抓一个准了,误差不会超过两个饺子。这个工作常年站在冰柜边上,即使是在夏天也要穿着护膝,否则就容易得风湿病。”张晶说,她不甘心做这些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想再学一门手艺。“我曾经去应聘豆腐店,想在那里偷师学习做豆腐,后来我去学了做面点,在幼儿园里当面点师。”

幼儿园的面点师每个月工资只有600元,张晶却对这个工作很满意,一干就是3年,因为福利不错,过年过节会像机关单位那样发东西。张晶说,这个幼儿园的孩子可以直接升入一所重点小学,她已经跟校长说好了,校长愿意将来把夏健强也送进这个小学去。“我到最后放弃了,因为那个学校里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夏俊峰就是在电梯厂、电扇厂当临时工,我们的经济差距太大了。”张晶说。

后来幼儿园拆迁,张晶只能另谋工作,她不想再给别人打工,打算找商机自己做生意。这样的想法同夏家的传统格格不入。夏俊峰家其实住在沈阳市的黄金地段,在著名的五爱街批发市场的马路对面。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五爱街是东北三省、内蒙古地区的服装、小商品批发集散地,20多年来太多没有背景的沈阳平民依靠着五爱街发家致富。张晶告诉本刊记者,公婆和夏俊峰的三个姐姐都是最老实本分的人,对依靠自己的劳力养家糊口很满意,夏俊峰的姐姐在五爱市场替别人卖货,生意好的时候一个月挣到2000块钱就开心得不行了。他们连把这个三居室的房子租出去,再去便宜地段租个便宜房子赚差价的想法都没有,而整栋楼里本地人只剩下三四家,房主们纷纷辗转挪腾,收取高租金增加收入。

房子的主意张晶不能打,因为不是她的,没有决定权,连做小本生意都在公婆那里碰了许多次壁。“沈阳本地人是不做小摊贩的,他们会觉得像夏俊峰这样30多岁的男人应该还是有一份工作,而且摊子就摆在楼下,邻居们进进出出,脸上不好看。”张晶后来想到了一个主意,她自己去摆摊,不拉着夏俊峰,可是因为东西太重,丈夫每天得帮她推车。“我在幼儿园上班时候,每天路过五爱街,我早就认真研究过了,五爱街人流量大,吃的最好卖。我上下班看了好几年卖串,这个最容易。肉串都是批发来的半成品,只有少数几种得自己做,只要你不是做得太难吃,都能卖得出去。”张晶说。

张晶的炸串摊于是开张了,白天她在家门口的公交车站卖,虽然人流量大,她还是拉了一批上班族的回头客,晚上她和夏俊峰转移去网吧门口,在网吧里过夜的年轻人是炸串的大客户,一出来就是一拨人,买上几十块钱。沈阳冬天夜里气温在零下20多摄氏度,张晶和夏俊峰每天要待到凌晨一两点钟。张晶在很多场合都回忆过这段艰辛,她和夏俊峰的手、脚、耳朵、嘴唇都冻坏了,她平时穿38码的鞋,因为脚冻肿了,要穿到41码。

辛苦很快有了回报,张晶告诉本刊记者,炸串生意让她每个月大约能攒下3000块到4000块钱,夏俊峰因为总去批发市场进货,还能买到比市场价便宜的鸡肉、牛肉、鸡翅,家里的伙食也好了一些。夫妻俩计划,这样好的生意一直做下去,再干一年他们就可以租个门面开一间串店了。再干两年,家里就可以买一辆二手出租车了。

可是没想到,炸串生意做到第9个月,夏俊峰用随身的刀扎了城管,两死一重伤。
 

 舞台

“炸串生意好的时候,我和夏俊峰想的是怎么没早干啊,现在出了事情,我自己经常想的是如果没干该多好啊。夏俊峰如果不跟我结婚,找个普普通通的,现在兴许还过着正常的日子呢。”张晶告诉本刊记者,夏俊峰出事后她一直很纠结。炸串是她非要干的,生意是两个人做的,她不能让夏俊峰一个人承担。

夏俊峰的案子第一时间就在辽沈范围内收视率最高的几档民生新闻里播出了,把夏俊峰描述成一个故意杀人的罪犯,张晶觉得电视上说的跟她经历的事实不相符,她跑到电视台门口,想找主持人替丈夫澄清。“出入电视台的人都开着车,我连人脸都看不见,好不容易等到了一个电视上见过的人,我还没说完话,他就说帮不了我,进了院子。”张晶说,她就隔着电视台的铁栅栏随着那人走,随着喊夏健强的冤屈,电视台的那个工作人员没办法,走过来告诉她,这样的事情只有北京能管。
舆论上虽然定了调子,张晶没有放弃,她尽了当时最大的能力,花3万块钱给夏俊峰请了律师。律师按照法律程序和普通老百姓打官司既定的模式走完了一审,夏俊峰被判处死刑。“3点多法庭判完,7点多我就坐火车去北京了。北京下大雪,我的羽绒服都湿了。当时我心里死气沉沉的,如果夏俊峰死了,我也不活了。”张晶去北京上访了两次,随着访民的队伍在各个单位投递资料,可是走完一圈,她就意识到上访一点用处都没有,救不了夏俊峰。

张晶于是寻找其他途径,她看到了跟夏俊峰案类似的崔英杰案,设法找到崔英杰的姐姐交流经验,还到处托关系。“我在沈阳没闲着,你知道我找了多少人,能攀上的关系不能攀上的关系我都去找了,我找到他舅舅都没用。”找到了谁的舅舅,张晶不愿意讲出来,应该是对判决有影响的人物。2009年,她从网上看到了邓玉娇案,设法要到了网络推手“屠夫”的手机号。

夏俊峰案并不符合“屠夫”炒作的标准,他告诉记者,他一般会选择正在发生中的,在社会上已经形成一定关注度的热点案件,夏俊峰案一审已经判处死刑了,在他的经验里,一审有了结果二审很难改判,能操作的空间不大。“屠夫”的拒绝没有让张晶气馁,她持续给“屠夫”发短信,发了两个月,终于说服“屠夫”愿意试一下。

“屠夫”按照自己的炒作模式在网上发着夏俊峰案的帖子,还给了张晶一长串国内媒体的联系方式。“我为了省钱都是去话吧打电话,没人愿意把案子从头听到尾,说了几句,记者就让我把材料发到邮箱里,然后等消息。”张晶说。随着接受采访,找她的记者逐渐多起来,她经常一天中要把同样的话重复几遍给不同的媒体。张晶很会接受媒体采访,除了讲述案件经过,她还会讲当时的天气、环境,她的想法感受、别人的反应,这些丰富的细节很能打动人。张晶的朋友胡力夫告诉本刊记者,张晶一次去录制一档收视率很高的访谈节目,她一气呵成讲完之后,想问主持人还有什么问题,主持人已经想不出问题了,只在她对面流眼泪,她又问编导,发现编导也在旁边流眼泪。

张晶于是成了新闻人物,好几家门户网站拉她开微博。“屠夫”告诉本刊记者,他一开始很担心张晶,觉得她就是一个初中毕业的农村妇女,怕她不熟悉网络生态,说话不合适或者掉入陷阱。张晶刚开微博的时候,“屠夫”每天都要去看一下,让他没想到的是,张晶上手很快,只吃了几次小亏,跟网友互动得很好。

微博给张晶打开了一扇门,沈阳张晶成了网络搜索的热点,关心夏俊峰案和她家庭的网友不用经由媒体可以实时看到她的动向,想对这个家庭提供帮助的人也可以直接用私信跟张晶联系。对张晶而言,意义更重大的是许多大V跟她通过微博成了朋友。李承鹏给她捐了10万元,陆川给她捐了1万元,她来北京办事,赵丽华会带着朋友去车站接她,安排她住在朋友家里,把自己女儿的衣服拿给她穿。现在,她是伊能静的结拜姐妹。“有一次她在微博上转发夏俊峰的案子,我就给她留言谢谢,她立刻私信我,需不需要钱?我没有要。后来见面,伊能静说,如果是别人就把账号给她了,我这个人不一样。”

张晶很需要钱,但不是来者不拒的姿态。早期“屠夫”替她发起捐款,原定目标是6万元,可是只3天就捐了20多万元,张晶就停止了募捐。“平时别人私信要给我钱,我一般是不要的,可能都是推了好几次我才收。”她从捐款里拿出3万块钱给“屠夫”作为答谢,“屠夫”告诉本刊记者,这些钱他用在了帮助其他需要的人身上,钱是张晶出的,他会把钱的流向告诉张晶。

“那么多人帮助我是因为我很坚强吧,没人愿意帮一个软弱的人。”张晶说。她把打官司的事情全权委托给律师,自己则想办法让夏俊峰案一直停留在公众视野,她需要新的内容和形式。胡力夫是独立电影导演,他也时常在网上跟张晶互动,夏健强在北京办画展时,他去现场支持过。“张晶有一次私信我,说要保持案子的关注度,问我能不能给她家拍一个纪录片。”胡力夫从此一直跟拍张晶一家的生活,夏俊峰父母的人生经历已经剪成了一部纪录片在香港放映过,他还把夏俊峰的父亲写成一首《老夏之歌》,在网上流传很广。

张晶的做法跟“屠夫”很不同,“屠夫”告诉本刊记者,他觉得张晶这样做模糊了焦点,“屠夫”只关注案子本身,对张晶的各种活动不感兴趣。“她后来认识了许多朋友,这些朋友也会给她帮忙、出主意,我看她的活动能吸引关注,也没把我的担忧告诉她。”张晶比“屠夫”的炒作更深了一步,胡力夫告诉本刊记者,张晶是个聪明的女人,你把她带到哪个层面,她就能迅速吸收这个层面的东西。张晶开始拯救丈夫的行动以来,变化很大,她告诉本刊记者,因为一直做服务行业,自己原来是个说话很委婉、有点害羞的人。但是现在她跟什么人说话都不含糊。“我现在说话这么厉害,你知道我见过多少律师吗,跟多少大律师打过交道。”张晶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