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封面 > 正文

一叶梧桐秋意浓

2013-10-24 10:39 作者:赖婧颖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清顺治年间的青花器中,有一纹样尤为引人注目:于盘器或碗器里心,绘秋叶一片,经青花勾勒之后平涂构成主景,其侧写诗文两句。叶以梧桐叶居多,诗文多作“梧桐一叶落,天下尽皆秋”,“梧桐一叶生,天下新春再”,“黄花落兮,雁南归”等字样。

梧桐,知秋之木也。入深秋则叶黄。秋风吹,簌簌而下;间和冷雨滴答,凄清萧索,惹秋思翩然。

青花梧桐知秋意

清顺治年间的青花器中,有一纹样尤为引人注目:于盘器或碗器里心,绘秋叶一片,经青花勾勒之后平涂构成主景,其侧写诗文两句。叶以梧桐叶居多,诗文多作“梧桐一叶落,天下尽皆秋”,“梧桐一叶生,天下新春再”,“黄花落兮,雁南归”等字样。其余则大量留白。业内称之为“秋叶诗文”纹。又有加太湖石一尊者,则为“秋叶洞石纹”,其诗文则以青花留白技法题于青花秋叶之中。

这梧桐秋叶诗文纹路构图开阔疏朗,画意清爽简洁。虽多绘于民窑青花器上,并非出自皇家官窑,然惜其运笔设色,神韵百出;简淡雅拙,则与明清之际文人诗画不谋而合。

其绘梧桐树种,历来便为人青睐。迁客骚人,亦多吟咏,留下诗文丹青无数。

陈淏子所作《花镜》一书赞其“皮青如翠,叶缺如花,妍雅华净”,又称梧桐“四月开花嫩黄,小如枣花。五、六月结子,蒂长三寸许,五稜合成,子缀其上,多者五、六,少者二、三,大如黄豆”。其栽培简易,且枝繁叶茂,常植于道旁院落。初春萌芽,三暑交荫;秋日则发黄落叶,入冬仅余枝干。常见者又有中国梧桐与法国梧桐之分。中国梧桐树干笔直,可劈削作古琴;绷上吴地所产琴弦,指动之间,琴声清越,每有高远之秋意;又仿佛凤凰啼叫,故古时常有植桐引凤之说。

梧叶则有一种先天冷感的韵味。盛夏时虽也算厚实丰润,但一入秋,便登时变得枯瘦悲切起来。徐再思有名句:“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而李后主亦为孤夜寂寞梧桐所感,愁肠百结,背手深院,徘徊不去。

然而据研究北京大学研究瓷器的丁雨博士说,早期青花瓷图案中专意表现梧桐的作品似不多见。间或出现,也多为配景。建国后景德镇确也新出了“青花梧桐”纹样,算是对过往梧桐纹饰的提炼总结;其纹样画意取自王勃《滕王阁序》,寓意吉祥。只此一项,便与秋叶诗文有大不同。这顺治朝的青花秋叶诗文纹,借一叶梧桐所传秋意,萧索冷切。寥寥数笔,却颇具传神意蕴,令观者不禁神思飘渺。

一朝瓷画俱秋声

顺治一朝青花本也不多。盖因战乱刚止,景德镇御窑厂一时间难以恢复,生产规模大不如前之故。市面上的顺治青花多为民窑作品,在风格上也更不羁大胆一些,出现了秋叶诗文这样,为顺治朝独有的纹样图案。

而在这为数不多的顺治青花中,表现深秋、苦寂、苦索主题的,原也不止秋叶诗文纹一种。马未都先生的《瓷之纹》书中,甚至以“古怪”呼之。称其以枯枝、孤叶入画,不仅空前,而且绝后,简直昙花一现。

凝土成器,在《考工记》中,与烁金为刃、作车行路、作舟行水并称圣人之作。讲究的是天时地气兼具,嘉材巧匠必备。“合此四者,然后可以为良。”

“瓷器的题材确有其时代性。这一点虽然很难从文献上得以证实,但当你将每个时代的东西放在眼前时,不难发现同时代的器物间确有某种共通之处。当时的社会风貌便也得以窥见。”丁雨也说。

由此而观,器物自难脱离环境时代而独成一风,瓷器亦难例外。反向而思,则瓷器的口沿底足、胎釉图案、一眉一眼之间,自然也可管窥一时之风气。

青花瓷自元朝成熟登场以来,发展近千年,至顺治一朝却突然风格大变。本来以植物作纹饰,人人皆爱枝繁叶茂,生机蓬勃之态,然以顺治朝的青花植物纹偏偏喜作衰败之相。如故宫藏有顺治年间岁寒三友筒瓶,便将本应疏影横斜暗香浮动的梅花,置于飘忽不定的月影之下,为无常彷徨之态。再如同属故宫的青花洞石枯枝花鸟盖罐,月下枯枝,有一孤鸟栖于其上,回首作张望状。然其所望前方,亦不过秋水长空,并无他物。画中五味陈杂,欲语而难言。

片瓷之话

究竟顺治朝瓷器为何尽作嗟叹之声,或许可以从当时的社会状况附会一二。

顺治初年,时逢改朝换代之初,乱世刚歇,犹有余劫;民间亲人离散,十室九空,百业不兴。比起物质匮乏更甚的是伴随明清易帜而来的异族统治,对汉族百姓,尤其是那些忠于前朝的士大夫阶层所造成的冲击,恐怕非今人可以理解。社会中弥漫着对生活前景悲观渺茫的气氛。反映在书画上,诞生了以枯淡幽冷为特色的新安画派;反映在青花瓷上,则表现为秋叶枯枝的主题。

这一时期瓷画的绘制者,有一部分甚至可能便是文人自身。满清执政初期,为表气节,有部分文人自绝仕途,以示不愿同流合污。为了生计,他们中的一部分人不得不拿起画笔。境遇好的,得以靠售卖书画墨宝,赚几个润笔钱;潦倒者不免就沦落为包括瓷器在内等器物的画匠。从而使原属文人士大夫阶层的审美意趣,滥觞到明末清初的民窑瓷器生产之中。笔沾青料,涂于瓷胎之上。分水浓淡之间,可见苍凉孤傲之情。可谓片瓷而知人间喜乐,世态炎凉。

秋声绵长

再回到秋叶诗文图案本身。此纹一叶一诗,又或一叶一石,风格则简淡至极,有元末倪孟林清高孤傲的笔意,亦与顺治朝瓷画整体意趣相合。

宋代大儒邵雍的《安乐窝中自贻》一诗或许可作此纹样的注解。全诗为:“物如善得终为美,事到巧图安有公。不作风波於世上,自无冰炭到胸中。灾殃秋叶霜前坠,富贵春华雨后红。造化分明人莫会,花荣肖得几何功。”

邵雍,生于太平世,而亡于太平世。他的这首诗,放在天地尽变、改朝换代方尽的顺治一朝读来,感慨辛酸恐想必更胜平常。奈何对于顺治之后又搁三百余年的今人而言,能否体味真意,实在难下定论。

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收藏界亦如是。今人收藏,多不过与时俯仰,真正与瓷器心意相通者,恐怕少之又少。殊不知瓷画所载,常常为一世人之性灵。正如梧桐叶落,已临残秋之际。这载于瓷白花青之上的前朝之声,又能在远隔时空的这端,找到几位晓高山流水的知音否?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