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封面 > 正文

小境大有:一片叶中品丹青

2013-10-24 10:33 作者:王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天津的工艺美术家孔明,也是一个被落叶之美所打动的人,但与前人不同的是,他在树叶上寄托的并非情愫,而是毕其一生所追求的丹青境界——树叶画。

“月冷天风吹,叶叶干红飞。”在古人的意象里,落叶常伴亡国恨,或是旅人天涯自飘零之感。秋风萧瑟,凌霜叶红,泛黄、飘落,本是自然生理,却因为人的愁思而变得壮烈。而正因为这许多离情别意,落叶,也被情种佳人所存,藏在书中,用做香笺,以寄托情思。

天津的工艺美术家孔明,也是一个被落叶之美所打动的人,但与前人不同的是,他在树叶上寄托的并非情愫,而是毕其一生所追求的丹青境界——树叶画。

北京天坛工美大厦一层,零零散散地陈列着一些孔明的作品。一片小小的叶子上,有凭栏凝望的仕女,眉心紧锁,衣纹款款;有欲使山风呼动的猛虎,毛发分明;也有亭台楼阁,蜿蜒溪水流向天地之外……这些工笔画作品,都在一片叶子上完成。

一片树叶的生命力

北京天坛工美的工作人员介绍,孔明在天津工艺美术学院读书时,既学习现代工艺美术又深造了传统绘画。所以毕业后,一直探索将“工艺美术”与“中国传统绘画”相结合,创造了树叶画的艺术形式。

“我画树叶画20多年了,当时在中国,还没有人做这种探索和创作。”孔明回忆,“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公园里散步,看见落下来的叶子,在风中飞舞、飘荡,悠悠哉哉坠地,姿态非常美。我把叶子捡起来,是一片银杏叶,形状优雅,叶片上纹路清晰,好像自然造物的时候就赋予了它造型感,当时灵光乍现。我把叶子带回家之后,因循着叶脉的纹路,简单加了几笔墨色,就形成了一幅很有诗意的中国山水画。”

看似巧合,但实际上孔明已经暗暗摸索了很久。“我学工艺美术,毕业之后在进出口的企业做包装设计工作。工作不久,我就开始想要独创一门属于我自己的东西,直到找到了树叶画这条路。”

开始,孔明和很多创业的人一样,一边上班一边画画。1995年前后,在大家都求一个铁饭碗的时候,他辞掉了工作,走上了职业画家的道路,潜心钻研树叶画。

在孔明看来,树叶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带有天然、不拘束的特征,这与他自己的性格很像,都是不愿受拘束的。“每一片树叶有自己独特的生命力。要因叶造型,因情造型,因景造型,在绘画中融合自己的情感,表达出某种意境。”

小物造小景

树叶画因叶而成,叶子则决定了题材的发挥。“刚开始只用银杏叶,后来发展到杨树叶、梧桐叶、枫树叶、桑叶等十多种叶子。大的叶子画大一些的风景画,小的就做一些小作品。黄色的叶子,可以画一些秋天的景色,或者是仿古的山水画;绿色的叶子就画夏天的山水。”

孔明介绍,用于画画的叶子在绘画之前要做一些处理。首先就是去掉叶子中的水分,但是因为要保证叶片不能弯曲、变形,所以不能直接晾晒,最简单的办法是夹在书中,或者是用其他比较专业的方法。

“作画之前要仔细观察叶片,根据自然的脉络构思、创作,力求保留叶片本身的质感。也会结合自己当时的心境。”孔明说,“遇到复杂的题材要画两三天,因为树叶本身的特质决定要一层一层地画。”

匠与艺

现在市场看到的孔明的树叶画,都是孔明亲笔之作。并不像很多人理解,工艺美术作品就是批量生产出来的。“工艺美术是手工制造与美术相结合的形式,是可以复制的具有共性又有个性的商品,而艺术是艺术家创造的不可复制的非模仿的作品,树叶画应该算是工艺美术与艺术的结合体。”

孔明坦言,画了30多年,他还是坚持每天作画,笔耕不辍。“也有累了的时候,也有思维、灵感的枯竭,这种时候,我就会出去转转,感受自然给人的力量。”

现在孔明的树叶画大部分在北京和香港,孔明还被海德堡大学聘为国际艺术家教授,成为海德堡艺术协会正式会员。“树叶画,最吸引我的地方就在于小小的树叶可以有很大的张力,表现不同的场面,主题和意境。”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