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体育 > 正文

杰布·克里斯在中国的飞行故事(2)

2013-10-24 14:20 作者:吴丽玮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对于杰布·克里斯来说,可能没有比中国更好的地方助他实现一个又一个的翼装飞行极限挑战。

花甲翼装侠托尼

托尼的头盔

在中国飞行

不光在中国,翼装飞行在任何其他地区都是一种前卫的运动。世界翼装联盟主席伊罗·塞伯伦告诉本刊记者,这项运动在上世纪90年代才诞生,是由一些玩高空跳伞的人发明的,据他所知,世界上仅有100多个专业的翼装飞行运动员。翼装服展开好似蝙蝠,一般采用韧性和张力极强的尼龙织物制作。在双臂和躯干间以及两腿之间缝制着大片像鸟类翅膀的布料,运动员飞行中将这些部分张开,空气逐渐填充进其中的膨胀气囊内,这样可以利用空气阻力,降低下降的速度,同时还可以形成向前的动力,控制转弯的速度和方向,从而更接近人类无动力飞行的梦想。

杰布第一次在中国完成翼装飞行是在2011年。世界翼装联盟秘书长杨枫告诉本刊记者,杰布的朋友拿了一张张家界天门山的照片给杰布,杰布当即就对天门洞独特的地貌产生了兴趣。天门洞是一个高海拔的天然穿山溶洞,整个洞高130多米,宽57米,深60米,杰布产生了穿越天门洞的想法,请他的朋友伊罗来帮忙联系,伊罗又请来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同时也是跳伞爱好者、中国人杨枫帮忙。

杨枫说,第一次他带着几个德国的专家过来考察,用仪器测量了各项数据,拿回去供杰布分析。杰布的跳伞和翼装飞行均经验丰富,根据数据他可以科学地评估可行性并制定出自己的飞行计划。2010年6月他和朋友带着自己的挑战计划来到张家界天门山旅游公司谋求合作。

张家界天门山旅游公司副总经理田辉林以前从没听说过这项运动,他看了杰布带来的视频,当下就对这项挑战产生了兴趣。在天门山举办极限挑战项目早已不是第一次。田辉林说,在天门山成立旅游公司之后,他们就把极限挑战作为旅游品牌推广的一个侧重点。“天门山自然条件很险峻,我们希望给游客在行走的过程中带来惊险的感觉,所以适合通过一些极限挑战活动来体现。”从2006年开始,俄罗斯特技飞行队、法国“蜘蛛人”阿兰·罗伯特、新疆达瓦孜传人塞买提·艾山等都曾在天门山举行极限挑战活动。田辉林说,除了利用山势,他们也想尽办法利用九曲回肠的山路做文章,搞了大大小小很多滑轮、漂移的活动。“翼装飞行大家都没有见过,具备了稀缺性的条件,同时它的审美价值大、技术含量高、挑战难度大,这些条件都与我们以前寻找资源的标准吻合。”

田辉林说,如果不是杰布一行来得比较早,天门山不可能在之后给他那么大的投入和资源条件。“我们每年还会做其他的项目,因为他来得早,我们才把他放在转年的首位。”挑战免不了失败,天门山之前做的项目也曾有挑战不成功的。“我们不会跟他说,必须得成功,我们唯一的要求是看他是否严谨,是否有90%成功的可能性,我们不能让亡命之徒来玩命。”田辉林说,他跟杰布交流几次之后便放了心。“网上杰布的资料比较多,根据我之前和极限运动员接触的经验,一个在精神层面有这么高追求的人,肯定不会有不良的目的。杰布向我们介绍了他的挑战计划,里面提到了他对高度、距离、气流、风力的要求,而且他详细计划如何在天门山训练,先要在天门山上空顺着天门山的位置飞多少次,接着逐步接近天门洞还要飞多少次,这样一点一点地逐渐达到目标。”

在确定了挑战方案之后,杨枫帮助杰布联系上了红牛公司,希望获得挑战的赞助。红牛公司体育营销部部长张圣军告诉本刊记者,虽然翼装飞行这个项目此前在国内几乎没有信息传播,但他很快就被这一具有强烈视觉冲击力和很强话题性的运动形式所吸引,并且凭借多年的体育活动参与经验,帮助天门山组织了杰布的挑战比赛以及次年的全球翼装世锦赛。张圣军说:“这几次赛事的包装都是由红牛来做的,把这个运动的特点和杰布国际化的形象与中国人的审美眼光相结合,需要克服文化上的差异。我们的设计理念可以向杰布他们阐述清楚,但只有杨枫才能做到结合他们的文化背景,让他们接受这种理念。杰布及世界翼装联盟对杨枫的信任大大提高了我们的工作效率。”

天门山的挑战比此次江郎山之行显得更有条不紊。田辉林协助江郎山当地政府筹备了这次活动,因此对江郎山当地的情况比较熟悉。“天门山的现场比较容易封闭,因为游览必须通过索道,完全可以控制人数,而且游客也怕耽误时间,不会在一个地方逗留很久。江郎山和当地老百姓离得太近,人聚着不走就是个大问题,怕失控。”人群的不同又带来警力的差异。杰布挑战天门洞时,仅需要不到200人的警力,而且这还是在他降落地点不确定,救援广泛分布的情况下所配备的人数。但江郎山出动了超过2000人的警力,给政府造成了很大的压力,这必然多多少少影响到了杰布。

田辉林还把租赁直升机的经验传达给江郎山一方:“当时杰布要求,飞机要稳,可悬停,于是花了几十万元租了一架12人座的大直升机。申报飞行计划的事情由航空公司去向空军申请,但当时我们都经验不足,报得太晚了,飞机迟迟没有飞来,天黑前杰布总共只飞了3次。这一次我建议江郎山租两架小飞机,江郎山顶不方便拍摄,其中一家飞机可以供电视台拍摄使用,飞行计划也都提前做了申报。”

红牛、张家界和江郎山都给杰布创造了非常完备的条件,包括他的母亲、朋友们也得到了很好的照顾,这令杰布非常感激。我问杰布2006年曾经尝试从纽约帝国大厦楼顶定点跳的经历,这让他有点不高兴。当时杰布的挑战未遂,被警方逮捕,甚至曾被判处3年缓刑和100小时的社会服务,最终他被终身驱逐出帝国大厦。杰布对我说:“现在我意识到那是非常错误的行为,既然他们不想让我跳,我就去别的地方,去那些欢迎我来挑战的地方跳,所以我真的非常感谢中国给我提供的一切。”如果不是中国买单,杰布很难有机会自费租一架直升机,他和朋友们在南非训练时,每完成一次不到一分钟的跳跃后,还要扛着装备花很长的时间才能爬到山顶。

当然,获得好处的并不仅是杰布。因为与杰布第一次愉快的合作,世界翼装联盟和红牛、天门山共同努力,于2012年在天门山举办了世界第一届翼装世锦赛,当时聚集了世界上顶尖的翼装飞行运动员。田辉林觉得这是天门山“捡到的一个大便宜”。“成熟的赛事要求太高,我们没办法进入,所以只能走小众体育的路线。考虑到活动的观赏性、吸引力和现场的传播魅力,我认为翼装飞行是小众体育里面综合指标最高的一个,而且我们办的是这个领域最高的赛事。与效果相比,我们所花费的代价非常小,我们本身有索道,景区的救援安保都很完善,医疗条件也都具备。以前我们只能找到旅游领域的媒体来宣传报道,通过红牛的参与,我们认识了更多体育领域的媒体,报道面也大大增加了。”10月13日,天门山又成功举办了第二届世界翼装锦标赛,杰布是此次比赛的技术指导,最终杰布的朋友、哥伦比亚人詹姆斯以23秒40的成绩夺得冠军。天门山旅游公司办一届世锦赛的花费在200万~300万元,换回的是每年20%的游客增长率。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