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做一名真正的演员(2)

2013-10-24 14:21 作者:李东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找借口或者认为自己比表演、电影更重要当然是很容易的一件事,但这就说明你放弃了去做一名真正的演员。真正的演员意味着准时出现,尽力而为,把全部的私人生活抛到脑后,专注于工作,并且时时刻刻保持清醒,相比角色和电影,你是多么微不足道。”

本组图片:电影《金刚狼2》剧照

三联生活周刊:非常惊喜的是,《金刚狼2》里的日本不仅作为一个符号化的背景,而被如此有机地带入了故事,比如它的历史,它的现代,甚至比如情人旅馆那样的独特地域文化景观。无论从制片人的角度,还是从演员的角度,谈谈你的文化探索过程。

休·杰克曼:我自己做了很多这方面的功课,事实上我去过10次以上日本,我喜欢那里,我最爱的食物是寿司,所以我再去了那里,逛遍了那些有着丰富馆藏的博物馆。我很享受这样的旅程,我个人对这很有兴趣。

但故事片毕竟不是纪录片,我们试图尊重文化的同时也花心思对这些东西作足够的艺术改造。电影中罗根出现在矢志田的住所里,他坐在门厅脱鞋,看到一本关于这个家族的小册子,矢志田集团的历史。事实上那不仅是道具,我们真的做了一本书,我们必须为这家族、集团创造出一个完整的历史。这个集团是什么时候成立的?做些什么产品?是如何赚大钱的?这一切都和整个“二战”以后日本经济腾飞紧密相连。当然还有那幢家族豪宅,那是我们搭建成的,但一切都按照日本房屋的规格尺寸。我们做了很多调研,在日本的房间里,不论是现代或传统,地板跟门板都是特定的尺寸,如果尺寸随便改动,味道就不对了。而建筑的材质上也都使用当地出产的柚木、枫树、花岗岩,这也是日本富裕家庭所讲究的。我们花了很多心思在材质上,以打造出逼真的样貌,包括灯泡、灯笼、躺椅、椅子与桌子等等,每一样都力求整洁、优雅。

三联生活周刊:《金刚狼2》如果作为一次深度日本文化探寻,就你个人而言,最惊喜之处是什么?

休·杰克曼:这一次我们去了很多日本的小镇,日本人跟我说,你这才看到了真正的日本。有一次,当我在一家非常传统风格的酒店休息时,酒店老板担心我吃不惯他们的食物,专门过来和我抱歉说,“如果您要西式早餐,需要提前3天告知”。事实上我很满意吃日本的传统食物。对我来说,待在这些小镇的感受与待在日本大城市的感受非常不同,那里不再有国际化的雷同,我们尽力保留这样的景致在电影里。后来,罗根与真理子的浪漫爱情就展开在那样的地方。

三联生活周刊:今年的上海电影节,我曾采访汤姆·库珀,他对你的唱功大加赞赏,主演《悲惨世界》那样的电影,对于曾如在音乐剧领域获得过极大成功的你来说,是不是就轻车熟路些?

休·杰克曼:完全不是这样的,你知道我在电影开拍一年前就开始训练了。甚至为了这个角色,我给自己在百老汇找了个角色,是那种独角戏的演出,只有我在台上唱唱跳跳两个半小时,一周有8场演出,3个半月里谨慎地去演完每一场,终于获得了成果,我觉得自己可以适应电影那种需要唱好几个月的节奏了。即便如此,你知道,保持好的声音其实非常不容易。首先,发音训练是必须坚持的,每天严格地去唱几小时以做准备,而且保持嗓音意味着,你不能随意吃东西,酒精类饮料等等都不可以。那部影片也需要我们保持比较瘦的身形,所以我每天还是逃不过去健身房里待上两小时,很难讲是轻车熟路。

三联生活周刊:我一直很好奇伍迪·艾伦是怎样会选择你作为他的电影男主角。

休·杰克曼:哦,那是一个复杂的故事。那时候我的电影事业在起飞,但是我的音乐剧事业在下滑,所以我就去百老汇做了一些音乐剧,唱歌舞蹈弹钢琴,那样工作了近一年,我不知道那是不是伍迪·艾伦注意到我的原因。

我至今还记得伍迪·艾伦第一次来找我谈《独家新闻》的剧本,他就像那部电影里伍迪的那样子,把剧本交到我手里,又像是要随时把它们抽走,不断自言自语说:“你知道还没有写好,你可以看看,但你别信。”于是我就一口咬定我能主演莱曼的角色,完全不管之后他在说什么。就我个人而言,这样的机会求之不得,我能感到自己心里因此而燃烧的巨大热情。

三联生活周刊:能不能分享一些与伍迪·艾伦一起工作的故事?

休·杰克曼:他很特别,他很安静,甚至不像别的导演那样确切地说“开拍”或“停”,他只是说“好的,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我们就开始”。他在片场总是十分安静地聚精会神地坐着,像是在思考,又像是在忏悔,偶尔在午餐时候,他给大家演奏单簧管,讲讲他的家庭、孩子,显得和善可亲。而且他的电影拍摄进度很快,他就坐在摄像机边上,也不喊重拍,经常我们在午餐时分就结束了一整天的工作。不过大约一周里得有3天时间,在下午17点左右他就会找我们回来重新拍一些片段,或者有时候等到第二天他走过来轻描淡写地说:“哦,我们得从昨天的部分开始重拍。”起初我很紧张,总觉得那通常意味我自己的表演糟透了,是不是我就要被剧组开除了?所以我总是试着跟他谈,但他表现得比我还要紧张(惟妙惟肖模仿伍迪·艾伦的语气动作):“嗯,我应该……哦,我不喜欢这个台词,不对,你懂的,是灯光不对,应该这么做,其实不是的,不如减掉那个……”于是还是重拍,所以,后来我懂得伍迪·艾伦的节奏,半天拍摄新戏,然后花剩下的半天重拍。

三联生活周刊:你总会谈到对电影的爱,这种爱开始在哪一部具体的电影?以及,如果作为制片人和演员,你心里的好电影的标准是?

休·杰克曼:我在十二三岁这个年纪,看了《印第安纳·琼斯》,对那时候的我来说,那经历是:“电影可以是这样的啊?!”从一个男孩的角度,我爱它的冒险勇气,我想可能是在那个时候我决定当一名演员的。如今我最欣赏那些富有创造力的,能将不同类型的影片杂糅在一起的电影,我觉得李安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非常不可思议,流畅的故事,与情感、瑰丽动人的画面、引人深省的意味。但我觉得,无论从表演的角度还是制作人的角度我自己最好的作品还是空白,我希望那将是一部能匹敌《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电影。

(实习生尤帆对本文亦有帮助)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