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旁观 > 正文

电视选秀能拯救谁?(3)

2013-10-18 10:27 作者:王小峰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全世界叫得响的选秀节目加一起也不过几个,但是中国的电视上却有十几个,多数电视台完全没有操作选秀节目的经验,都是霸王硬上弓,做出来的节目可有可无。那为什么2013年的电视上出现这么多的选秀节目呢?

 

6月28日,几位歌手在湖南卫视“中国最强音”决赛彩排现场表演

6月28日,几位歌手在湖南卫视“中国最强音”决赛彩排现场表演

选秀让歌唱艺术变得单一乏味

如果以人口比例来算,中国大陆可能是世界上歌手出才率最低的国家,不跟欧美国家比,就跟自家的港台地区比,你就知道13亿人口为什么出不来几个会唱歌的。如果列出一些原因的话,流行音乐和中国足球有很多相似之处,那就是没有形成这个行业的完善体制。事实上,目前中国内地从事娱乐行业工作的艺人以及大专院校、艺校等打算从事演艺行业的人,加一起据说也上百万了。如果纯粹按照这个数字来估算,别说十几个选秀节目,就是一百个选秀节目也够用的。

可事实是,这些参赛选手大都毫无特色,能敢于走上选秀舞台的人,大都带着一些目的,比如有人就是想“打酱油”,有人想一举成名。这并不代表条件好有天赋的人都能聚集到这个舞台上,条件好有天赋又想上选秀节目的人只是少数,能符合电视台要求的选手又是少数中的少数,这样一算,就凤毛麟角了。选秀年年有,十几家电视台一起找选手,就变成竭泽而渔了。

电视选秀并不管人才挖掘与培养,它只关注节目能否做得好看,提高收视率,获得广告收入,只是客观上通过传播让参赛选手获得知名度而已。这种做法对音乐人才的挖掘就带有强烈的破坏性。一个歌手能从默默无闻到成为明星,都是有规律的,为了电视节目拔苗助长的做法,把种树当成种麦子,最终这些歌手只能成为麦子,当下一茬麦子收割之后,前一茬的就过时了。
观众从来不去想将来还会不会出现一个重量级的歌手,电视台更不会去想这些从电视台走出来的人是否能成为一个明星,于是这种选秀就变成恶俗成功学的样板,你不用努力但是能有一个好结果也是成功。

为什么选秀选了十年,没有出来一个可以跟那些坐在导师位子上平起平坐的歌手呢?五年出不来一个正常,十年出不来一个还正常吗?也许有人可以远从李宇春近从吴莫愁的成功案例来证明选秀还是可以选出来好歌手的。那么,这些选秀歌手有代表作品吗?他们出版的唱片都卖掉了多少?他们的实力和艺术创造力真的能留下来让人说点什么吗?没有,完全没有,他们除了是公共话题就再也没有任何值得称道的地方了。当有一天他们不再成为话题,他们就没有任何价值了。究其原因,都是因为电视选秀制造出的这些话题人物从一开始就偏离了音乐,他们以唱歌的方式成名,却又远离了音乐。

电视台经过十年选秀也摸索出一些规律,必须挖地三尺找出一些有辨识度可成为话题的人物来吸引观众参与进来,所以,从李宇春成名开始,选秀节目对某些方面具有可辨识度的选手偏爱有加,至于唱的咋样,那是次要的事情。“中国好声音”恰恰为这种可辨识度找到了最好方式,它对过去只看歌手形象来判断市场价值来说的确是个进步,但是掩盖选秀节目天生的缺陷,它把唱歌艺术简单地变成只有好声音一个标准。

选秀节目造成的最大恶果就是让歌手变得越来越单一化。作为选手,你参加比赛的时候不能唱自己的歌曲,因为导师们没听过,无法马上做出判断,会让选手很吃亏。你也不能唱导师们不熟悉的音乐风格的歌曲,这样会让他们露怯,点评起来语焉不详,如果有那么几次,观众就会觉得导师知识面狭窄,不专业。你只能选唱那些俗而不烂,导师一听前奏就知道是什么的歌曲,如果你再做出一些改编,可能会有更好的印象分……一切都像电脑程序一样严谨。这些都给毫无特色的华语流行音乐奠定了更加毫无特色的基础。

西方人发明了唱歌比赛节目,在他们的环境背景下,这类节目不至于对音乐本身带来破坏。第一,人家不流行唱卡拉OK,翻唱歌曲是一种有底蕴的商业行为,每年出版的唱片中有接近1/4的曲目来自翻唱,所以他们有经验知道如何演绎一首歌曲。第二,他们的音乐类型和风格比较多,电视选秀仅仅是为唱片行业提供一些可能的后备人才。第三,西方唱片业有很多选材手段,可以保证音乐风格的可持续性。我们却不具备这样的基础,具备的是花钱购买电视节目模式的能力,通过电视节目去强化音乐中的某些元素,让表演艺术变得愈发乏味,让观众的音乐美学判断变得更加单一,并且不断强化华语流行音乐的两种风格——男歌手风格和女歌手风格。

美丽的梦想与残酷的现实

可以肯定的是,参加选秀比赛的选手们可不都是来“打酱油”的,对面座位上的导师们的职业生涯对他们有足够的吸引力,他们希望通过选秀节目能脱颖而出,成为下个时代的明星,这无疑让选秀节目逐步沦为廉价成功学的名利场。过去通过选秀节目成名的歌手,也会用强有力的事实告诉后来者,你也可以像我这样。

“中国好声音”的导师们特别爱问选手们一个有标准和正确答案的废话问题:“你的梦想是什么?”所有选手的回答也都毫无特色,无一例外是站在这个舞台上展示自己,希望自己站在更大舞台上,实现自己的音乐梦想。你要是想找土豪的话,就该去长江商学院。

电视节目不会帮助这些选手实现音乐梦想的,他们也仅仅能提供一个舞台,让更多的人认识他们而已。当然,电视的传播力量可以让部分选手有机会证明自己的商业价值,改变他们的命运。真正能实现他们梦想的是另一套机制。不幸的是,这套机制早就不复存在了。当有一天我们去核实这些选手在比赛时面对导师的提问,做出那些坚定不移、信誓旦旦的回答,看看有几个真正实现了呢?

坐在导师位子上的歌星们,无一例外都是唱片时代成名的。他们得益于唱片时代的商业机制,让他们从默默无闻一步步走向成功,获得大众认可。这个唱片机制可以让一个歌手的综合能力得到最全面的体现,将他们的演艺生涯延续到最大限度。

如今,整个华语歌坛的唱片业基本名存实亡,挖掘培养人才的体系没有了,有音乐梦想的人都挤到电视选秀节目上,试图通过这个平台找到实现梦想的机会。问题是,电视选秀相对那些有梦的人来说就像是卖假药的,先给你制造很多美不胜收的幻觉,随着这一季选秀的结束,选手们也就到了梦醒时分,多数人会感觉像被晃点了一次。幸运的选手可能获得几个广告代言,象征性地唱几首歌,挣点钱,也就到这儿了。一方面,选秀节目前所未有地搭建了展示演唱人才的平台,让能出来的人都迅速出来,而另一方面,能让这些人才资源体现其真正价值的机制却不复存在了,怎么看怎么像是拿人逗闷子。

当梦想被选秀绑架,它就变得有些庸俗了。如果说现在很多参赛选手不知道自己的梦可能在选秀节目中被撞碎,还带着单纯的目的参与,那么近几年的选秀节目制造出来的娱乐明星,他们的成功范例可能在悄悄地改变着他们的价值观,让他们慢慢放弃实现梦想的过程,而迅速去追逐一个很现实的结果。

也许有一天,一个貌似答非所问的对话可以证明其内在逻辑是合理的:“你是如何成为一个著名的厨师的?”“因为我参加了一次歌曲选秀节目比赛。”

选秀在中国实际上变成了选择原材料的成功学,因为失去了唱片业的存在,这些原材料只能瞬间光彩夺目,而不会变得货真价实。

今年美国奥斯卡奖把最佳纪录片奖颁给了一部叫作《寻找小糖人》的片子。它之所以能获奖,就是因为片中的主人公罗德里格斯的故事太传奇了。一个生活在上世纪70年代的美国歌手,出过两张唱片,第二张唱片在美国只卖掉了6张。所以他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但是多年后,这个歌手的唱片却在南非红了起来,其知名度和影响力相当于南非的“猫王”。他的南非歌迷出于好奇,开始寻找这个在音乐史上没有记录下来的人究竟是否还在人世,终于,他们找到了罗德里格斯。这个歌手在失去了唱片公司合同之后一直默默无闻地当了几十年的工人,没有人知道他曾经是一个歌手,更没有人知道他就是在南非红透的“小糖人”。在他70岁的时候,南非人把他请过去,让他享受“猫王”一般的待遇,把他过去失去的一切弥补回来了,他的音乐价值在40年后重新获得解读和证明。这个离奇的反成功学故事像是跟罗德里格斯的命运开了个大大的玩笑——是你的早晚都是你的。

电视选秀的哲学是:是你的马上就是你的,但可能是一张你人生的空头支票。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