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燃Ran > 正文

拉合尔茶馆的陌生人

2013-10-17 14:25 作者:洁尘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跟小说在结构上有很大区别的是,整部电影的框架放置在一个暴力绑架事件之内,使得情节险恶、张力凸显;这种改编对于电影这种形式来说,是很明智的。


插画:孙佳

米拉·奈尔是目前颇有知名度和很具影响力的印度裔女导演,她1957年生于印度奥里萨邦,18岁时到美国哈佛大学学习社会学,后转行开始学习电影。她是以拍纪录片成名的,1988年的《孟买,你好》一片让她进入了国际影坛;2001年,她的剧情长片《季风婚宴》获得了威尼斯影展的金狮大奖,使得她一举成为国际名导。我第一次看她的作品就是《季风婚宴》,之后她的电影让我印象深刻的有改编自裘帕·拉希莉的小说的《同名人》(2006年),以及最近看的《拉合尔茶馆的陌生人》。

《拉合尔茶馆的陌生人》这部电影改编自英国作家莫辛·哈米德的获得布克奖提名的同名小说。这部小说2009年由上海译文出版社推出了中译本。跟小说在结构上有很大区别的是,整部电影的框架放置在一个暴力绑架事件之内,使得情节险恶、张力凸显;这种改编对于电影这种形式来说,是很明智的。

2002年,米拉·奈尔参与拍摄了《九一一事件簿》一片。这部电影是由十一位来自不同国家的导演,从各自的角度,在11分9秒的篇幅里讲述对911事件的看法。时隔十年,奈尔还是放不下这个题材,于是她在剧情长片《拉合尔茶馆的陌生人》中对这个题材又做了一番解读。

电影《拉合尔茶馆的陌生人》海报

影片开场于巴基斯坦第二大城市拉合尔的一家茶馆。迷幻的印巴吟唱让客人们如痴如醉,与此同时,茶馆外的街面正在发生一起绑架事件,在拉合尔大学任教的美国教授雷尼被人强行拖进一辆车子里,消失在街的尽头。

美国驻拉合尔的相关机构开始营救雷尼教授,他们让常驻拉合尔的美国记者鲍比来到那家茶馆,与深受学生爱戴的拉合尔大学的巴基斯坦教授昌盖兹·卡汗聊一聊。昌盖兹·卡汗在大学开的课是“暴力革命史”,被美国政府认为是新兴的巴基斯坦激进分子学术界的焦点人物,也被相关机构怀疑是雷尼绑架案的幕后指使者。

鲍比和昌盖兹的这番交谈所涉及的时间跨度和内心深度相当的悠远且深邃。说一口纯正美式英语的昌盖兹对鲍比讲述了他的“美国梦”的缘起、顶峰以及破灭的过程。911之前,昌盖兹春风得意,他出生在拉合尔一个没落贵族家庭,父亲是一个著名的诗人,他18岁赴美留学,在普林斯顿大学以全A成绩毕业,之后进入华尔街成为一家大公司的金融分析师,前途无量;他还与一个曼妙动人的美国白人女艺术家相爱……他说他爱美国,美国满足了他的人生希望。911发生的时候,昌盖兹正在菲律宾出差,之后回到草木皆兵的美国,在机场,因其长着一张穆斯林的面孔而招致侮辱性的搜查,之后,这一类因种族差异而导致的乌龙事件频频发生,这让昌盖兹深刻地体会到美国并非是他的国家。在经历了重大的精神危机和曲折的自我救赎之后,昌盖兹放弃了在美国的一切,回到了巴基斯坦。

《拉合尔茶馆的陌生人》一片的针对意义并非只是伊斯兰世界,对于当下的中国也相当契合。大批中国学子正陆续踏上美利坚的土地,求学深造,期冀在那片土地上实现具有国际化色彩的人生梦想。《拉合尔茶馆的陌生人》中文版的译者吴刚有一段话说的很好,他说,“美国对异质文化的接受并非如人们所想象的那样是一种虚怀若谷式的全盘接受,它也有着自己所坚守的核心的模板,在与异质文化进行粗浅的交流时,好奇占领上风,因而双方可以相安无事;而一旦两种文化的交流和互动转入深层时,冲突和排斥便开始显现。”

扮演昌盖兹的演员,是巴基斯坦裔英国演员里兹·阿迈德,从其种族身份和成长经历来说,跟角色十分融合,因此表演精彩。而昌盖兹的成长背景和叙述角度恰好与导演米拉·奈尔也是一致的,她也是18岁到了美国,从此一步步上升,是实现了“美国梦”的代表人物。面对媒体,米拉·奈尔从来就否认自己是印度导演,她认为自己只是一个印度裔的导演;她喜欢在一个更为宏阔的国际视野里来定位自己的身份,她希望这个世界抛弃所有的偏见和仇恨,让不同的文化在一个公正的平台上求同存异共同发展。但可以想象的是,米拉·奈尔跟昌盖兹一样,长了一个非白种美国人的面孔,想必这让她在911事件后的美国也会遭遇很多微妙的困境。米拉·奈尔的合作者之一、在美国长大的印度裔女作家裘帕·拉希莉在长篇小说《同名人》和短篇小说集《不适之地》中,对来自第三世界的移民群体是如何在美国社会的夹缝中艰难且纠结地生存,给予了深刻地描述,其中,“不适之地”这个词特别传神地呈现了移民群体的悬空状态。这些东西,成功如米拉·奈尔,想必也是感同身受的,于是,她在《拉合尔茶馆的陌生人》一片中,借昌盖兹这个人物,批评了911事件后,美国过度沉陷在其痛苦之中,因而有意无意地关闭了与其他种族其他文化的理性对话的渠道(这也是911之后,世界范围内恐怖主义未加衰减且依然炽烈的重要原因),表达了对美国霸权的质疑和控诉。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世界,人性层面的沟通是容易的,但不同文化之间的平等是艰难的,甚至是无望的。《拉合尔茶馆的陌生人》到最后那个悲惨的结局,其实讲述的就是这个意思。很灰暗。灰暗也是现实,是当今这个世界的现实,虽然互联网已经把整个世界联在了一起,但这个世界,跟以前一样,还是一个被划分被区别被割裂的世界。

 

[ 原创艺文栏目“燃”内所有作品仅代表作者观点,感谢关注。 ]

网络编辑:薛芃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