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有种》,那些在城市里读诗的年轻人

2013-10-17 10:00 作者:李东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42期
“拍一部电影,画一张画,或者写一首诗,都是软弱无力的,没有实际的力量。它能够提供的就是一个虚幻的影像,能够让大家在这个过程中慢慢体会到我们人可能还有一种生活,或者说还有人有一种这样的生活,让我们去窥探、去体会,让我们内心中更加宽容。这恐怕就是我的意义。”

 

《有种》剧照

 《有种》是《北京杂种》的延续与照应,对此导演张元一再强调。20年前,他是近乎本能地去关注了那些“混”在社会上求生存的摇滚音乐人、自由艺术家,他也是那些人之中的一员。《有种》却试图去接近当下,2013年的北京,不满30岁的“80后”年轻人,他们如何面对自己的境遇,构思自己的生活。

“只是如今中年的我需要整理几十万字的采访资料去接近和理解。《北京杂种》时拿起摄影机拍摄自己身边最亲近的朋友们,没有剧本却可以本能而直接地去铺展故事,粗粝,真实,这本身是有力量的;而《有种》更近乎一种探究与追问。”

张元坦言,电影《有种》至今也挥之不去某种两难情绪,终究还是“一不小心就夸下的海口”。3年前,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杰罗姆和画家刘晓东等许多朋友的盛情邀约下,张元与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敲定了以年轻人为主题做一组全新的摄影展。后来一条微博小广告招来200多个年轻的有故事的面孔,张元有意识地用了类似“田野调查”的方式去接近他们,拍电影的念头也随之而来。
“这些年轻人的许多作为、态度、观点是令我惊讶的,令我感到了自己感情世界的震撼,因此我开始觉得有必要更充分地把这些可爱的人呈现出来,不只有图片,还要有文字,有影像,所以说着说着,就做了决定,《有种》将成为一部电影。”

编剧过程持续了将近一年,远比张元想象中困难。“写真实的生活实际上是挺艰巨的一个任务,客观上,描绘对象也与自己的生活拉开了距离,像《北京杂种》那样拿着一个提纲就开始拍摄的工作方式显然不合适了,怎么去准确把握气氛?去真实地描绘?所以就反反复复编故事,孔二狗、杨翌舒、李昕芸,加上我自己,大家一起花了很长时间完成这个剧本。”

张元说自己最满意于如今故事中多样而复杂的情感,相爱,被爱,友情,甚至是如此重商社会背景下的人与人之间的同情与冷漠,而这些纠缠难解的情感,恰如他最初所希望的那样,既构成了一部充满剧情力量的作品,也生发于那些真实的原始素材,仍旧还是那些照片上的年轻人们。“和20年前一样,我就想拍拍自己眼里可爱的年轻人,不是怎样去做个总结概括,它可能能够算得上大时代中的一个小小的切片、标本。”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