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阅读 > 正文

《逃离》译者李文俊:作品体现了生活的复杂性

2013-10-14 10:50 作者:姜妍来源:南京报业网-南京日报
门罗在小说里描述着种种人生痛苦,这些痛苦并不在表面。就好像加拿大这么一个地大物博的国家,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其实内在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痛苦,她写出了对人类的了解,她的小说对了解人类的内心很有帮助。

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揭晓——82岁的加拿大女小说家艾丽丝·门罗摘得大奖。门罗以短篇小说闻名全球,迄今为止已出版14部作品,多以女性为中心,聚焦于加拿大普通小镇的生活经验,探索普通女性复杂的心理与情感世界。
门罗小说集《逃离》中文版由著名翻译家李文俊担纲翻译。李文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对门罗获奖并不意外,门罗作品有很明显的女性特色,内中哲理也颇值得玩味。
“《逃离》里每一篇都很有意思”
问:门罗获奖你会觉得意外吗?
答:我对她获奖没有意外,在英美有很多人看好她,她也确实有得奖的水平。在中短篇小说的写作上,她是目前最好的作家,有人将她称为西方的契诃夫。
问:你是什么时候注意到门罗的?
答:最早就是从西方报道里,那些动态新闻常提到她,说她得了总督奖,所以我就记住了她的名字。后来十月文艺推荐我翻译《逃离》,现在听到她得奖我很愉快,觉得自己的劳作没有被浪费。
问:她的作品有什么特点?
答:她的小说很有看头,内容丰富,短小精悍,回味无穷。《逃离》里每一篇都很有意思,她的写作手法不是现代派,但是她的思想很接近现代派。她关注女性的命运,描写她们在婚姻、恋爱当中所遇到的困难。她的小说很有嚼头,里面有许多内在的哲理,值得玩味,她的语言很平实,但是平实中很有道理,能够抓住人性的方方面面。
“她就是个很普通的人,像家庭妇女一样”
问:你和她本人有没有过接触?
答:她来过中国一次,是来旅游,当时中国人谁也都不知道她,也没有人注意到她过来。我去过几次加拿大,但是都因为有别的事情也没能见过她。
问:她的作品是否有非常典型的女性特色?
答:她有很明显女性特色,我在翻译过她的作品后,有人写书评提到我对她书中女性的部分很理解,能够传递过来,这一点我也觉得很荣幸。她的作品里大多都是女性为主角,有的作品是两三篇连环性的,讲的同一个主人公的不同生活。
问:你觉得这次诺奖给了门罗主要原因是什么?
答:在我的印象里,诺贝尔文学奖从来没有给过加拿大作家,他们长期受到冷落,尤其是在美国、英国、澳大利亚以及英属殖民地的一些国家都有作家得奖之后,我相信一定会有人为这么大的一个国家却一直没有人得这个奖项感到不平。
门罗得奖也理所应当,她从事创作已经有好几十年,一直在写。她其实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妇女,大学毕业后没有更高的学位,嫁人之后在加拿大开了个书店。门罗是她第一任丈夫的姓氏,她再婚之后并没有改变这个姓氏。她一直不断写书,和读者见面,除此也没有更多的文学活动。她就是个很普通的人,像家庭妇女一样,走在街上看上去很平常。
“作品体现了生活的复杂性”
问:在你翻译及阅读过的她的作品中,哪些让你特别喜欢?
答:《逃离》里有一个小说叫《拨弄》,讲的是一对生活在小镇的姐妹俩,妹妹说话很刻薄,喜欢刺伤人,姐姐每年会固定去一个地方看莎士比亚的戏剧,作为心灵的安抚。有一年她去看戏后没赶上回来的火车,散步碰见一个遛狗的男人,两个人聊得很投机,她就去了男人家里,得知对方是东欧移民。他们很聊得来,约好了第二年再碰面。
第二年她看完戏再去,看到那个男人在门口坐着,却不理她,她只好离开。之后她继续自己的生活,在一个医院里做护士长。有一天送来一个病人,她觉得很眼熟,一看姓名,发现姓和那个男人一样,但名字不同,同样也是东欧移民。她才知道这是那个男人的弟弟,有些弱智,那一年她看到的也是这个男人的弟弟,那个男人出去遛狗了。
时间过去了那么久,她也不可能再回头去找他,她就这样在小城里度过了她的青春,这真是造物主的拨弄。
门罗在小说里描述着种种人生痛苦,这些痛苦并不在表面。就好像加拿大这么一个地大物博的国家,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其实内在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痛苦,她写出了对人类的了解,她的小说对了解人类的内心很有帮助。
问:她作品里所反映的痛苦是否都集中在精神方面?
答:精神方面为主,也有一些生计方面的。她写的都是一般人、普通人的生活,不是社会底层也不是有钱的富翁,而是开书店的人、教书的人……反映的是知识分子的内心生活,体现的是生活的复杂性。
问:翻译门罗的作品是否顺利?
答:比福克纳好译多了,她的故事比较完整,不怪异。里面的语言也都是普通人的语言,并不深奥,我需要把握的是怎么把语气传达出来。
《世界文学》2010年第一期登过一篇也是我翻译的《熊从山那边来》,这篇我也很喜欢,涉及的是老年痴呆症的问题。讲的是一对夫妇年老之后,女的记忆不好了,老头把老太太送到疗养院去疗养,再去看她的时候,发现她在帮疗养院里的一个老头打牌,还帮他捡起掉在地上的纸牌,而对自己原先的丈夫却完全不认识了。
而疗养院里老头的太太因为经济问题,不得不把自己的丈夫接回家,这让留在疗养院里已经不认识自己丈夫的老太太很伤心。神志都清醒的另外两位老人,也在彼此的交往中产生感情。
正当他们决定把各自伴侣送回疗养院时,患病的老太太在疗养院中却恢复了神志,认出了自己的丈夫,却不再认识一起打牌的老头……(姜妍)
《逃离》简介
《逃离》是门罗代表作,入选《纽约时报》年度最佳图书,荣获加拿大文学大奖吉勒奖等文学大奖,作家也凭借此部作品获得了第三届布克国际奖。
《逃离》由8个故事组成,8个故事的主人公都是女性,都生活在加拿大小镇上。她们的日常生活细节,是当代小说中失落已久的,农活、甜点、清汤寡水的日常交际、万语千言的日记和书信;她们目光所及处的风景,也是我们久久不曾领略的,枫树、野菊花、落雨的下午、地毯上的线条;她们所经历的生老病死,也多是由自然之力造成的死亡,死于海难,或者恶劣的天气,这一切是极具加拿大气质的,提示着作者的地域属性和文化身份。“逃离”是现代社会赋予他们的悲剧性机缘,以朱丽叶为主人公的《机缘》《匆匆》《沉寂》里,朱丽叶逃离女校教职去追随偶然结识的渔夫,她的父亲逃离原有的生活去做农夫,她的女儿骤然离家,弃她而去,在另一个地方过着富足的生活。
《逃离》可以被视为“概念小说集”,8个故事隐隐被一个概念、一种气质统一,人物的生活背景、遭遇、情感也多有近似。8个故事并无隔离之感,气韵也并不被阻断,混在一起组成了长卷。
艾丽丝·门罗访谈:
我那时从不向人述说言论、思想
我其实三十六七岁才出版自己的第一本书。而我二十岁时就开始写作,那时我已结婚,有孩子,做家务。即便在没有洗衣机之类的家电时,写作也不成问题。人只要能控制自己的生活,就总能找到时间。
但如果你是个女人,尤其是有家的女人,你就得顾全所有需要你的人,无论是需要你的帮助,还是需要你的陪伴。那时女人的生活,似乎是很无定型的,她们在家里写作,但空余出的时间似乎又有很多非正式的社交活动,电话。
没人认为你具有自己独特内在的东西。你还没能证明给人看的东西,的确很难说是你所具有的。我那时从来不向人述说言论、思想。乘孩子们午睡时写作是很难的,我不敢讲这个大话,现在的女人恐怕也做不到。这是我年轻时最艰难的地方。但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挺不错,因为那时我并没真正做好写作的准备,只是排练而已。如果我二十五岁时就通过出版小说迅速证明了自己,那说不定倒是件糟糕的事情。《世界文学》2007/1
译者李文俊曾获
中国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
李文俊,1930年出生在上海,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世界文学》原主编,曾任中国翻译协会副会长兼文学翻译艺术委员会主任。译作多样,尤以翻译福克纳作品见长。上海译文社出版的《福克纳文集》7部作品中,李文俊一人独译了4部。除此,他还参与撰写了《美国文学简史》《大百科全书英美卷》《外国文学插图精鉴》等。
2011年,中国翻译协会授予李文俊“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2006年开始设立,主要授予在翻译与对外文化传播和文化交流方面作出杰出贡献,成就卓著、影响广泛、德高望重的翻译家,是中国翻译协会设立的表彰翻译家个人的最高荣誉奖项。该奖曾授予季羡林、杨宪益、沙博里、草婴、屠岸等翻译家和文化学者。
门罗的书
迄今为止,门罗已出版14部作品,其中包括13部短篇小说集,一部由几个故事松散联系起来、勉强可被称为长篇的故事集。国内已出版其极具口碑的小说集《逃离》,由著名翻译家李文俊翻译。门罗的短篇小说集有《快乐阴影之舞》(1968)、《我青年时期的朋友》(1973)、《女孩和女人们的生活》(1973)、《你以为你是谁?》(1978)、《爱的进程》(1986)、《公开的秘密》(1994)、《一个善良女子的爱》(1996)、《憎恨、友谊、求爱、爱情、婚姻》(2001)、《逃离》(2004)、《石城远望》(2006)、《亲爱的生活》(2012)等。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门罗每隔4年都要出一部短篇小说集,开始享有世界级的声誉。

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揭晓——82岁的加拿大女小说家艾丽丝·门罗摘得大奖。门罗以短篇小说闻名全球,迄今为止已出版14部作品,多以女性为中心,聚焦于加拿大普通小镇的生活经验,探索普通女性复杂的心理与情感世界。

门罗小说集《逃离》中文版由著名翻译家李文俊担纲翻译。李文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对门罗获奖并不意外,门罗作品有很明显的女性特色,内中哲理也颇值得玩味。

“《逃离》里每一篇都很有意思”

问:门罗获奖你会觉得意外吗?

答:我对她获奖没有意外,在英美有很多人看好她,她也确实有得奖的水平。在中短篇小说的写作上,她是目前最好的作家,有人将她称为西方的契诃夫。

问:你是什么时候注意到门罗的?

答:最早就是从西方报道里,那些动态新闻常提到她,说她得了总督奖,所以我就记住了她的名字。后来十月文艺推荐我翻译《逃离》,现在听到她得奖我很愉快,觉得自己的劳作没有被浪费。

问:她的作品有什么特点?

答:她的小说很有看头,内容丰富,短小精悍,回味无穷。《逃离》里每一篇都很有意思,她的写作手法不是现代派,但是她的思想很接近现代派。她关注女性的命运,描写她们在婚姻、恋爱当中所遇到的困难。她的小说很有嚼头,里面有许多内在的哲理,值得玩味,她的语言很平实,但是平实中很有道理,能够抓住人性的方方面面。

“她就是个很普通的人,像家庭妇女一样”

问:你和她本人有没有过接触?

答:她来过中国一次,是来旅游,当时中国人谁也都不知道她,也没有人注意到她过来。我去过几次加拿大,但是都因为有别的事情也没能见过她。

问:她的作品是否有非常典型的女性特色?

答:她有很明显女性特色,我在翻译过她的作品后,有人写书评提到我对她书中女性的部分很理解,能够传递过来,这一点我也觉得很荣幸。她的作品里大多都是女性为主角,有的作品是两三篇连环性的,讲的同一个主人公的不同生活。

问:你觉得这次诺奖给了门罗主要原因是什么?

答:在我的印象里,诺贝尔文学奖从来没有给过加拿大作家,他们长期受到冷落,尤其是在美国、英国、澳大利亚以及英属殖民地的一些国家都有作家得奖之后,我相信一定会有人为这么大的一个国家却一直没有人得这个奖项感到不平。
门罗得奖也理所应当,她从事创作已经有好几十年,一直在写。她其实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妇女,大学毕业后没有更高的学位,嫁人之后在加拿大开了个书店。门罗是她第一任丈夫的姓氏,她再婚之后并没有改变这个姓氏。她一直不断写书,和读者见面,除此也没有更多的文学活动。她就是个很普通的人,像家庭妇女一样,走在街上看上去很平常。

“作品体现了生活的复杂性”

问:在你翻译及阅读过的她的作品中,哪些让你特别喜欢?

答:《逃离》里有一个小说叫《拨弄》,讲的是一对生活在小镇的姐妹俩,妹妹说话很刻薄,喜欢刺伤人,姐姐每年会固定去一个地方看莎士比亚的戏剧,作为心灵的安抚。有一年她去看戏后没赶上回来的火车,散步碰见一个遛狗的男人,两个人聊得很投机,她就去了男人家里,得知对方是东欧移民。他们很聊得来,约好了第二年再碰面。

第二年她看完戏再去,看到那个男人在门口坐着,却不理她,她只好离开。之后她继续自己的生活,在一个医院里做护士长。有一天送来一个病人,她觉得很眼熟,一看姓名,发现姓和那个男人一样,但名字不同,同样也是东欧移民。她才知道这是那个男人的弟弟,有些弱智,那一年她看到的也是这个男人的弟弟,那个男人出去遛狗了。

时间过去了那么久,她也不可能再回头去找他,她就这样在小城里度过了她的青春,这真是造物主的拨弄。

门罗在小说里描述着种种人生痛苦,这些痛苦并不在表面。就好像加拿大这么一个地大物博的国家,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其实内在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痛苦,她写出了对人类的了解,她的小说对了解人类的内心很有帮助。

问:她作品里所反映的痛苦是否都集中在精神方面?

答:精神方面为主,也有一些生计方面的。她写的都是一般人、普通人的生活,不是社会底层也不是有钱的富翁,而是开书店的人、教书的人……反映的是知识分子的内心生活,体现的是生活的复杂性。

问:翻译门罗的作品是否顺利?

答:比福克纳好译多了,她的故事比较完整,不怪异。里面的语言也都是普通人的语言,并不深奥,我需要把握的是怎么把语气传达出来。

《世界文学》2010年第一期登过一篇也是我翻译的《熊从山那边来》,这篇我也很喜欢,涉及的是老年痴呆症的问题。讲的是一对夫妇年老之后,女的记忆不好了,老头把老太太送到疗养院去疗养,再去看她的时候,发现她在帮疗养院里的一个老头打牌,还帮他捡起掉在地上的纸牌,而对自己原先的丈夫却完全不认识了。

而疗养院里老头的太太因为经济问题,不得不把自己的丈夫接回家,这让留在疗养院里已经不认识自己丈夫的老太太很伤心。神志都清醒的另外两位老人,也在彼此的交往中产生感情。
正当他们决定把各自伴侣送回疗养院时,患病的老太太在疗养院中却恢复了神志,认出了自己的丈夫,却不再认识一起打牌的老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