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沃尔特·司各特的浪漫庄园

2013-10-12 09:20 作者:李孟苏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41期
英国19世纪浪漫主义作家沃尔特·司各特在苏格兰边界地区的乡间建了一座庄园。他在诗歌、小说中歌颂大自然之美,流连于荒原上中世纪城堡、塔楼的废墟间。他的家当然要与他的浪漫主义文学创作相吻合。

沃尔特·司各特

位于苏格兰边界地区的阿柏茨福德庄园

在苏格兰乡间漫游

沃尔特·司各特爵士(Sir Walter Scott,1771~1832)似乎对修道院情有独钟。他的第一部小说名为《威弗利》(Waverley),“威弗利”是苏格兰一座修道院的名字,司各特曾造访过,便以此做了小说和书中主人公的名字。他还给两部系列小说命名为《修道院》(Monastery)、《修道院院长》(Abbot,又译《女王越狱记》),他在苏格兰边界地区的乡间修了座庄园,也取名为“修道院长浅滩”(Abbotsford,又称阿柏茨福德)。

阿柏茨福德位于爱丁堡西南30英里外的小镇梅尔罗斯(Melrose),此处的梅尔罗斯修道院(Melrose Abbey)颇负盛名。这座哥特风格的修道院建于1136年,很多苏格兰国王和贵族葬在这里。几百年间,修道院数次因战乱、火灾被破坏,又被修复。1544年,英格兰军队打过边界,企图掠走两岁大的苏格兰女王玛丽,强迫她履行婚约,与亨利八世的儿子爱德华六世结婚。玛丽女王躲过一劫,但英格兰人的“粗暴求婚”计划让苏格兰低地血流成河,修道院在战争浩劫中遭到严重损害,再也没有修复,逐渐衰落。1590年修道院的最后一位修士死去,这里彻底沦为废墟。司各特两岁患上小儿麻痹症,被送到梅尔罗斯祖父的庄园修养,稍大一点后,祖父母、姑姑、牧羊人带领他在周边的山丘、原野、河谷游荡,常驻足于梅尔罗斯修道院。大人们爱给他讲古:带领苏格兰人取得民族独立的国王罗伯特·布鲁斯(1274~1329)死后,他那颗“勇敢的心”经过防腐处理装在木盒子里随十字军远征西班牙以洗脱罪孽,回到苏格兰后心脏葬在梅尔罗斯修道院。司各特34岁那年写出第一部长篇叙事诗《最后一个吟游诗人的歌》(The Lay of the Last Minstrel),在第二章第一节描写了月色下梅尔罗斯修道院的残垣断壁:

“要把美丽的梅尔罗斯教堂观赏,最好凭借着惨淡微弱的月光;因为辉煌的白昼轻佻的光线会嘲弄般地把灰色的废墟饰染。当残破的黑色拱廊隐入黑夜,一扇扇凸形轴窗泛着白色;当飘忽不定的清冷的光流倾泻在倒塌的中央塔楼;当扶墙拱壁交错更迭,就像是黑檀与象牙缠结;当银辉为尊尊雕像镶上白边,照亮那些劝善醒世的画卷;当特维德河在远方咆哮奔腾,当幼枭在坟头啼叫声声,那就去吧——但要独自前往——去观看那荒凉的圣大卫教堂(即梅尔罗斯修道院);而当你归家返程,我敢起誓,那是一番最凄惨最美妙的经历!”(曹明伦译,湖南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

司各特家族是边界地区(Scottish Borders)的名门,属于掠族(Border Reivers)。掠族专指生活在苏格兰和英格兰交界地区的一些氏族。联合王国成立之前,苏格兰和英格兰间的边界并不确定,常在南北之间游移,饱受战争蹂躏的边界氏族既不认为自己是英格兰人,也不认可苏格兰身份,只效忠自己的氏族。他们的全盛时期在14世纪到1707年两国合并。掠族典型的姓氏有司各特、杨、斯文顿等,美国前总统尼克松、登月宇航员阿姆斯特朗的先辈也是苏格兰掠族人。掠族人在历史上名声不佳,有说他们残暴、爱征战,司各特曾这样讲述他家族的显赫历史:“两个王国合并以前,我的祖先和边区其他绅士一样,300年间一直都是以杀人越货、偷盗抢劫为生;从詹姆士一世登基到革命(指资产阶级革命)之前,他们在受上帝保佑的国会军队里混饭吃,也就是伪装虔诚,唱唱赞美诗之类;在斯图亚特王朝末期,他们既迫害别人,自己也遭到排挤;他们打猎,喝红葡萄酒,发动骚乱或进行械斗,直到我祖父和父亲的时代。”

司各特的祖父是个庄园主,他父亲在爱丁堡做律师,收入丰厚,娶了爱丁堡大学医学教授的女儿做妻子。1771年8月15日,沃尔特·司各特出生在爱丁堡老城中心一座住宅楼。这栋房子后来被推倒重建,成为爱丁堡大学的一部分。当时的爱丁堡空气污染严重,卫生状况极糟,居住条件恶劣。穷人富人挤在同一栋住宅里,穷人住低层,有钱人住高层,每家的空间都局促狭窄,光线暗淡,臭气难闻,可想而知多么不利于儿童的成长。老司各特夫妇生了10个子女,6个夭折。在这个环境里沃尔特两岁感染了脊髓灰质炎病毒,发了3天高烧,退烧后右腿便不能动弹。遵从外祖父的建议,父母把他送到了空气清新的乡下进行康复治疗。在乡下,他的身体逐渐康健,学会了走和跑,听到了很多民谣、民俗、传说,对苏格兰历史和古代英雄、绿林好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2岁那年,他一手拄拐,一手扶着朋友的肩膀,走遍了苏格兰低地的每一座古老的城堡。他在《自传》中说:“古老的歌谣和传说,是偏处乡野的家庭的唯一娱乐,我从这些古老的歌谣和传说中所得到的关于苏格兰山地的知识,对我后来的志趣和事业颇有影响。”

边界区风景如画,印象派鼻祖J.M.W.特纳为梅尔罗斯留有画作,画面上看得见一个不大的湖泊,彼岸有座建于15世纪的塔楼(Peel Tower)。这样的民间传说、歌谣、风景、宗教建筑中存在有“中古主义”的情感,弥漫着哥特式的意境,熏陶着司各特,使他的诗歌、小说带上了浪漫色彩,并让他自己也成为英国浪漫主义中的英雄之一。而那湖畔的塔楼为军事防御工事,兼具瞭望塔和烽火台,独苏格兰边界地区才有,它的式样直接影响到司各特后来建造阿柏茨福德庄园。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