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知 > 时尚与设计 > 正文

瓦尔特·朗格:我的钟表人生(5)

2013-10-11 11:14 作者:黑麦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早在1845年,钟表匠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dolph Lange)受到德国政府资助,在德国东部的格拉苏蒂镇(Glashütte)建立了钟表生产基地。由此,德国人拥有了自己的制表传统,但是经过两次世界大战,格拉苏蒂镇的钟表制造业一下子与世隔绝。第四代传人瓦尔特·朗格出生在“一战”后不久,他亲身经历过德国制表业最艰难的岁月,也参与了德国钟表业的复兴。

当代朗格的标志系列Lange 1(1994年)

德国时间

1990年,柏林墙倒塌,德国统一。当时的东德市场几乎处于崩溃的边缘,化工、农业甚至电力工业几乎停止运转,失业率达到历史之最,绝望情绪蔓延。即便在这种情况下,我也想回到格拉苏蒂镇,重建公司,恢复150年的朗格制作传统。

在1989年重新起家时,万国公司的甘特·布鲁姆伦(Gunter Blümlein)的参与帮了不少忙。布鲁姆伦曾是万国和积家两个品牌的工程师,在石英表大行其道的日子里,我们这两个机械表的拥趸执著于机械腕表的复兴。他的出现是朗格公司的“巨大财富”,这位充满创意的制表天才使朗格公司在4年时间里,利用相对糟糕的条件招聘并发展了新的技术人员,并且完成了4款新表:男士腕表Lange1,女士腕表Saxonia、Arcade,以及陀飞轮PourleMérit。
1994年10月,这4款表受到了来自德国、奥利地和瑞士的12位珠宝商的鉴定,他们争相订购。由于当时朗格只能提供123块表,不能平分给12个人,最后他们通过火柴棍抽签来决定最后3块陀飞轮的归属。

我们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向媒体展示新作,最后,我们好不容易在德累斯顿宫内找到了一个修缮了一半的房间,用地毯盖住尘土满布的工地地板,凑成了一个临时的发布会现场。1994年10月24日,超过60位记者和政商人士出席了发布会,我和我的合作伙伴布鲁姆伦以及新公司的第一位员工一同揭开布幕,展示了4款新制的腕表,4款手表上的日期都定为25日,为的是与第二天报纸刊登朗格照片时的日期一致。公众的一致好评出乎我的意料,全球众多媒体对这一事件进行了报道。在1994年的10月至11月期间,超过3000万的读者读到了下面这条新闻——“德国东部的经济突然开始了不同的运行,朗格回归了——传奇般的回归。”2001年10月,布鲁姆伦因病去世,那一年他才58岁,他的去世给公司带来了巨大的悲痛。

1994年,朗格复兴大业完成后,我与尤塔有了更多的时间用来旅行。位于德国北海的修特(Sylt)小岛是我们最喜爱的度假之地,从1970年后,几乎我们每年暑假都在那里度过,下榻在同一间小旅馆。每次入住,我都要升起一面小小的萨克森州旗,我们为自己是岛上唯一的萨克森人感到骄傲。在25年后,我们夫妇成为小岛的荣誉客人,2001年,我们在岛上庆祝了金婚。不过,一年后,2002年2月15日,尤塔去世了。在过往的50年里,这位我深爱的女人,一直以她的坚定精神和乐观态度影响着我,这是在战后最为可贵的品质。尤塔以及布鲁姆伦都是我最怀念的人,他们与我经历的艰难岁月使得朗格表得以复兴。今天,我把关于德国制表业的、关于我的故事告诉给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我也给他们讲述关于我和尤塔的故事,因为我很想念她。

2000年12月7日,时任德国总统约翰内斯·劳(前排左三)出席现代朗格的10周年庆典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薛芃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