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知 > 时尚与设计 > 正文

瓦尔特·朗格:我的钟表人生(4)

2013-10-11 11:14 作者:黑麦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早在1845年,钟表匠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dolph Lange)受到德国政府资助,在德国东部的格拉苏蒂镇(Glashütte)建立了钟表生产基地。由此,德国人拥有了自己的制表传统,但是经过两次世界大战,格拉苏蒂镇的钟表制造业一下子与世隔绝。第四代传人瓦尔特·朗格出生在“一战”后不久,他亲身经历过德国制表业最艰难的岁月,也参与了德国钟表业的复兴。

朗格大楼——位于格拉苏蒂镇的公司总部

从1948年开始,朗格工厂被多次更名。朗格被征用时公司被命名为VEB Mechanik A.Lange & S?hne,Glashütte/Sa.,在这个时期,朗格曾生产出完整的腕表。在1951年7月1日,格拉苏蒂镇人民表厂(GUB)成立前,公司改名为Mechanik Lange&Sohne GmbH。在1951年,格拉苏蒂的手表公司包括朗格在内,被没收合并成一个新的国营企业VEB Glashutter Uhrenbetriebe(GUB),即格拉苏蒂人民表厂。此后,以格拉苏蒂人民表厂的名义生产了机械腕表、飞机仪器、船用时钟和精密设备,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格拉苏蒂人民表厂还生产了第一款石英表。1990年,格拉苏蒂人民表厂共有2500名员工,但是其生产力和竞争力都不足以存活下去。

逃离东德之后

1948年11月14日,我逃离格拉苏蒂镇后,来到巴伐利亚的梅梅尔斯多尔夫,找到我在西方占领区唯一的熟人库尔茨(ErnstKurtz)博士。他所主管的一家公司是第一个将腕表机械化制造介绍进格拉苏蒂镇的。开始,我在他的公司里做一名制表人,但那里的手表是供过于求的。50年代开始,当地又出现经济危机,在这种情况下,我很难看到制表业的未来前途。不过,在公司工作时,我爱上了一位年轻女士,尤塔·梅亚(Jutta May),她曾在格拉苏蒂镇的UROFA公司学制表,1945年,她从邻近格拉苏蒂镇的小城来到梅梅尔斯多尔夫。

1951年我们结婚了。1950年春天,我们这一对几乎一无所有的年轻人,将全部家当打包在一个纸箱里,骑着自行车搬到普福尔茨海姆,并开始在当地表厂工作。这座城市有悠久的制表和珠宝加工历史,虽然在“二战”中也遭受重创,但很快就重新恢复繁荣,50年代时,它达到了手表和珠宝制造工业的极盛期,当地建立起16家制表企业,涌现出很多就业机会。恰巧,我的哥哥费迪南德(Ferdinard)从法国监狱释放后也在西德做制表师,最后他搬到普福尔茨海姆,在普福尔茨海姆表厂(PUW)工作。

在制表业,你有理由对未来感到乐观。朝鲜战争爆发后,我和哥哥想到要成立自己的手表制造公司,希望有一天继续传承伟大的朗格传统,不管怎么说,我们是有资格和能力制造精准手表的。但显然,我们的企业必须从非常卑微的状态起步,因为没有足够的资本建造工厂,除此以外,这个作坊的所有工人白天还必须上班、养家。

我们就这样开始了作坊式的手表制作。首先,我从DUROWE公司买来够造100只手表的零件,下班后和妻子在厨房桌子上组装。这些表被冠以“A.朗格·普福尔茨海姆”的名字出售。后来我们扩大了销售,并把重心放在手表装配上。哥哥主管营销,我负责加工,这时,“朗格工作室”已有了7名制表师。很快,我们重新联系到了位于瑞士比尔市的阿尔特斯(Altus)公司,从他们手里买到了战前的腕表机芯,以“Langevorm.Glashütte”命名在德国经销。在60年代,我在万国(IWC)公司找到了合作伙伴,这个合作创造了题有“A.LangevormalsGlashütte”的怀表,机芯由万国公司制造,这款表也是万国与朗格几十年友谊的开端。但是我想补充的是:朗格表的顾客最期望在朗格表中看到朗格的机芯。

1976年,政府允许部分流亡者回到故乡,这是我第一次回到了格拉苏蒂镇。此时,伯父奥托已于4年前逝世,留下很多关于朗格公司历史和手表制造的珍贵材料,我决定将这些材料带回去。尤塔将它们小心地藏在车后座的毯子下,我们幸运地将这些弥足珍贵的资料带回了西德。同年,在慕尼黑举办的表展证明了朗格仍有很多收藏者和爱好者,表展的组织者是安德烈亚斯·胡贝尔(Andreas Huber)的儿子马丁·胡贝尔(Martin Huber)。表展以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去世百周年纪念为契机,热情的手表爱好者从德国各地跑来参观,点燃了一股新的“格拉苏蒂镇热情”。似乎就是从这次表展中,我看到了人们对机械表的一贯热情,还看到了德国制表业正在经历一场复兴运动。

没过多久,机械表再次进入了困难期。精准而便宜的石英表的产生,使得传统机械表的市场受到很大打击。腕表,由一种身份表达转变为大量制造、只售几马克的产品。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传统制表公司消失,其他的也面临着减少生产和裁员,然而市场对石英表的需求仍然在快速增长,石英表的价格也变得越来越便宜。机械表的时代似乎已经过去,1986年12月31日,我放弃了所有的腕表销售,退休了,那时我63岁。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薛芃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