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家园 > 正文

田埂上的芭蕾:白洋淀的艺术教育实验

2013-10-10 10:40 作者:贾子建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40期
一位投资人,一群艺术家,还有更多的志愿者,他们相信艺术有战胜贫困、改造社会的力量。白洋淀边的村庄,一群农村儿童是这场教育实验的开端。

两个女孩正赶往邻近边村的芭蕾教室上舞蹈课

孩子们第一次从影像中看到自己起舞的身姿

田埂上的芭蕾

不管是去练功房的路上,还是和小伙伴们一起当众彩排,李仔依都没有因为投注在自己身上的各种陌生目光而有丝毫羞涩,脸上只有练习时的安静和专注。这个端村西堤小学六年级的小女孩已经习惯了周遭人群各种好奇的审视,毕竟她从3月以来每个周末都要经历一回。其实也可以理解,当一个盘着发髻,身穿粉色芭蕾练功服、白丝袜的女孩在两侧植满玉米和小麦的村路间穿行时,这个华北平原上最普通不过的村镇也有了奇妙的风景。

和李仔依一样的女孩还有19名,她们都是端村镇上西堤、东堤和河南村三所村小中的学生。端村位于白洋淀北岸,由这几个村庄聚居而成。小镇有1万多人,除了种粮,大多数人依托白洋淀搞旅游和水产养殖。西堤有进淀的游船码头,李仔依的父母就在码头边开了家饭馆为生。端村不是安新县最富裕的乡镇,但是平均五六万元的家庭年收入也足够日常生活开支。小镇不是旅游客流的主要目的地,狭窄泥泞的街巷和其他乡镇一样会因为周末的集市挤得水泄不通。时光平淡,田潇潇的母亲告诉本刊,孩子们平时的消遣除了看电视,就是和小伙伴玩过家家。田潇潇的父亲在白洋淀景区搞旅游,长期独自在家的母女俩只有趁暑假才能进淀一家团聚。端村距离安新县城六七公里,县城有教电子琴、舞蹈和绘画的艺术培训班,但从村里到县城只有一趟公交车,每节课收取三四十元钱费用,当地普通家庭没有时间和经济实力给孩子提供这方面的教育。

平淡的课余时间在2012年6月被打破,当时读五年级的田潇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报名的100多个孩子中脱颖而出的,她和其他19个孩子一起成为中国第一家农村儿童芭蕾舞团培训中心的第一批学员。芭蕾是什么,她一无所知。“别说芭蕾,孩子从上小学一年级开始,就没上过一节音乐课和美术课。”田潇潇的母亲告诉我们,学校里有配备美术老师,但是美术老师教的却是语文和数学。
关於是北京舞蹈学院芭蕾舞系的副系主任,这位指导国内顶尖芭蕾舞人才的老师也是这群农村女孩的芭蕾启蒙老师。关於说自己是个“不靠谱”的人,理想就是退休后能到云南的村寨里教孩子们跳芭蕾。“没想到遇到一个比我还不靠谱的人。”他说的是荷风艺术基金会的创始人李风。李风并不认识关於,但当他第一次见到关於时就开门见山地问他是否愿意教农村孩子跳芭蕾。“我问他有什么目的,一般人找我们都是为了编排节目、参加比赛,他说没有,就是想让农村孩子也能学习芭蕾。”简单的理由让关於惊讶和感动。“因为李风,我的理想提前了十几年实现。”

河南村小学和西堤小学连一块200米跑道的操场都没有,教室里还是最破旧的木头桌子和条凳。“今年雨水多,下大雨了学校就会停课。”芭蕾对练习的场地条件有着较高的要求,在端村的三所村小里找不出一间教室的空间能达到需求的大小。更不用说练功房地板胶的厚度要以毫米计,最小误差可能只有0.5毫米。练功房里还要有镜子、把杆和钢琴。最终练功房只得选择在附近边村中学的一间校舍里修建。对乡村儿童进行芭蕾教育是李风的坚持。“因为芭蕾舞是最优秀、最成熟的舞种。有哪一种舞蹈有那么多经典音乐做配乐?有哪一种舞蹈有那么多丰富的舞剧剧目?”李风认为,芭蕾舞这种从产生就与贵族相关联的艺术形式,最有可能帮助实现孩子们气质面貌上的变化。选择管弦乐也是如此,它有着更为丰富的经典曲目可供教学。

这也是李风创建荷风艺术基金会、开展乡村儿童艺术教育的初衷。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身为投资人的李风每年去欧洲都会找机会去参观当地的博物馆、艺术馆,去听音乐会。艺术带来的冲击力让他心生感慨,也开始思索:“为什么在艺术发达的时代,欧洲也会在其他很多领域有影响人类命运的发明和发现?”他业余时间自己搞研究,除了读艺术史,还带着问题专门去了三次佛罗伦萨。“我要是有足够多的钱,就要做中国的美第奇。”美第奇家族对艺术家的资助活动与文艺复兴的关系让李风印象深刻,虽然他的想法被看作不切实际,常引得朋友们善意地发笑。

2005年左右,李风开始认真考虑自己能够如何通过艺术的教育和普及来推动社会的发展。“乡村儿童艺术教育是我们长期考虑后选择的突破口。”经过多次的农村调研,李风认识到农村的艺术教育资源相比城市相当匮乏。“即使在北京的郊区学校,音乐课和美术课也不是都能开齐。艺术蕴含着战胜贫困的强大力量。特蕾莎修女曾经说过,穷人最大的问题不是贫困,而是精神上看不到希望。”李风希望通过经典艺术门类的教育帮助孩子们建立自信和尊严,“感受什么是美”。

端村是李风展示自己艺术教育思维的示范点,选择在这里落地则是机缘巧合。端村是李风的家乡,他的父亲在抗日战争年代从这里离开、继而走上革命道路。2009年,李风的大哥去世,弥留之际仍念念不忘他曾在安新县城捐建的一所小学。为了怀念家人和回报乡亲,李风的二哥、知名投资银行家方风雷与端村另一王氏家族合资为端村捐建了一所新的端村学校,原有的三所村小都将并入新校。天时、地利的条件下,乡村儿童艺术教育的探索被以荷风艺术基金会端村项目的形式展开。“荷,指刚刚开启人生之路的少年儿童,亦指成年人心中对于艺术葆有的一份钟爱;风,指艺术的力量如风般无状无形;荷风,即以此风拂彼荷,借此风之力茁彼荷之姿。”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