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旁观 > 正文

事实核查:大数据时代的新角色(3)

2013-10-09 10:06 作者:丘濂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阿桑奇将手里的秘密材料交给《明镜》周刊之时,如何从海量的、各种神秘符号的材料里找寻到杂志需要的新闻与故事?既是挑战,也表明新闻业进入了“大数据时代”。在这个时代,最重大也最技术的问题是:如何进行事实核查。

《明镜》创始人鲁道夫·奥格斯坦(摄于1962年)

亨格是65名事实核查员中的一名,他的研究领域是国土安全与情报,因此有机会参与到维基解密事件的报道。“不同于以往单纯鉴定材料真假,我的角色有点像编辑部和IT部门之间的联系人。记者们有他们关心的问题,而IT部门则有如何编排这些数据的工具,我需要按照记者们的要求来和IT部门商量,怎样以一种可以理解的形态来呈现这些数据。”亨格这样说。

亨格告诉我,《明镜》的记者们对三部分密件中和德国相关的内容最为关心。根据阿富汗战争日志,《明镜》出版的是美国373特种部队的封面。封面的核心文章由战争日志中的数据还原了两个场景:一个是在2009年6月24日深夜,373部队执行暗杀塔利班指挥官埃米尔·简·穆塔基的任务,空中射杀了6名被鉴定为“敌方”的男子,其中包括那名指挥官。另一个是2007年6月17日,373部队为了杀掉基地组织指挥官阿布·雷斯而袭击了一所穆斯林学校,最终发现没有找到这位恐怖分子指挥官,倒是有6个死去的孩子。《明镜》发现,在战争日志中,暗杀名单是以一个临床医学上的名称“联合优先效应列表”(JPEL)来表示的,名单上包括了塔利班、毒枭、炸弹制作者和基地组织成员。每个人名之前有处理编码,从战争日志中一共找到84份有关JPEL的行动记录,行动编码已经排到了四位数,这足以说明总的目标人数有多么庞大。而涉及伤害平民的事件还更多,德国政府知晓美军这种有针对性地消灭塔利班武装分子的行为。

“《明镜》的记者原来也掌握一些丑闻,比如曾经美国军事高官詹姆斯·马克斯向周刊记者证实,美国在对伊拉克发动战争前夕,德国在伊的两名情报人员向美方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情报,它导致了美国提前向伊拉克发动进攻,德国政府在公开场合是绝对反对伊拉克战争的。我们就希望从有关伊拉克战争的文件中寻找能够提供支持的更多信息。”亨格说。

在明确了记者们的写作主题之后,亨格就要协助IT部门一起将海量数据分门别类。“和《纽约时报》以及《卫报》相比,我们有个很明显的优势就是我们将有用的数据全部导入了公司内部的检索系统。这让数据运行有一个安全且快捷的平台。”《明镜》内部有个名为DIGAS(英文为DigitalArchiveSystem)的电子资料库,它由最早的纸质档案库发展而来的。那35位档案资料员每周都会为《明镜》增添6万份新的文章到它的数据库中,它们来自300多个出版源,包括了几乎所有的德国出版机构和部分国际出版物,所有周刊记者在世界各地都能登陆到这个数据库进行资料检索。“比如那25万封外交密电,每封的标题都是关于某个领域的信息,我们就提炼出核心词,在资料库里可作为检索主题。它没有想象的简单,因为有的类别的信息是记者不需要的,有的又要按照记者需求创造出新的类别,好做关键词的搜索。”

鉴定真伪的工作是在梳理数据的过程中同步进行的。“我们会和德国军队交给议会的报告来做比对。”亨格说。“这批文件的真实性绝对没有问题。只是有时候我们发现之前从其他消息源得知过某次冲突中美军有伤及平民,但是在来自战场地秘密文件中却找不到记载。”

在档案部主管浩克·杰森博士看来,事实核查员能在数据新闻的时代担当重任,并不是偶然的。“核查员们各自有专门的研究领域,并且很多人还拥有对应的博士学位。像经济组的事实核查员,他们本身就会经常使用到各种数据库来进行数字的核查,对分析各种数据之间的相关性一点也不陌生。”杰森博士说,“事实核查员和记者是性格迥异的两种人。前者不介意那种大海捞针的感觉,愿意花费精力去寻找事物彼此之间的联系;记者是外向型的人,带有急功近利之心,总想很快找到一个好故事。因此成为数据分析员,从无限的数据流中建构出意义与结构,正是事实核查员们在新时代的角色。”在维基解密的报道之后,《明镜》成立了专门的数据新闻报道小组,两位成员是来自纸版《明镜》的记者,还有两位记者来自明镜在线,亨格以及几位事实核查员也是这个小组的成员。

对数据新闻的参与,也意味着核查员从被动审稿变为主动供稿,由幕后走向台前。亨格给我展示了一件正在制作当中的数据新闻作品,它将发表在明镜在线的数据博客上。“我们想用数据来说明,《图片报》并不是如它标榜的那样‘无党派’。”亨格说。《图片报》是德国和欧洲发行量最高的日报,也是一份向来被《明镜》所不屑的低俗小报。“独立”和“无党派”这两个词出现在报头下方,是对于报道风格的承诺。“我们选取了报纸上‘赢家与输家’的栏目来做数据分析。在过去的16年中,这个栏目一共有1万篇文章,其中2200篇涉及政治家。我们发现来自自由党的人,被冠以‘赢家’的头衔最多,而海盗党和左翼党经常被界定为‘输家’。这说明了《图片报》有明显偏右的党派倾向。定量分析在揭穿对方谎话时往往更有说服力。”

这种事实核查员主动贡献才智的新闻作品生产方式,得益于美国人比尔·艾戴尔的创造。在2011年的一次国际记者节上,杰森博士遇见了艾戴尔。他曾为美国佛罗里达州《坦帕湾时报》的网站工作,在2007年时为网站建设了一个名为“政治事实”(PolitiFact)的网站,专门检测2008年总统大选候选人发表的言辞是否准确。每位候选人的观点以及对未来执政的许诺被艾戴尔拿来做事实核查,之后被分为从“真实”到“错得离谱”(PantsonFire)等几个级别。艾戴尔也因为这个网页,获得了2009年的普利策新闻奖。自此之后,许多国家的媒体都开辟了对政客言辞进行事实核查的版块。《明镜》周刊是德国第一家开辟类似专栏的媒体,现在专栏改成出现在明镜在线的网站上,由杰森博士负责,名字叫作“是不是敏豪森?”(Münchhausen-check),敏豪森是德国民间故事里的一位吹牛大王。9月份德国进入了竞选季,这个专栏也发挥了它去伪存真的作用。亨格作品的制作思路,听上去有点像数据新闻和“是不是敏豪森”的结合。

德语的屏障让德国媒体避免了来自国际媒体机构的竞争,因此在传统媒体转型上,美国与英国的媒体走在前列,其中也包括事实核查部门如何在大数据时代重新定位自己的角色和功能。但正是因为《明镜》事实核查部将一种好的新闻传统发挥得淋漓尽致,这才可以保证它转向数据新闻的制作后也不输他家。

(感谢时静对德文资料的翻译帮助)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