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节气 > 正文

寒露风物

2013-10-08 11:40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寒露,九月节。袅袅凉风动,凄凄寒露零。露气重而稠,稠而将凝,再过半月则凝为霜降。寒露后,白日幽晦,天寒夜长,风气萧索,雾结烟愁。

庭院碧苔红叶遍。金菊开时,已近重阳宴。日日露荷凋绿扇。粉塘烟水澄如练。试倚凉风醒酒面。雁字来时,恰向层楼见。几点护霜云影转。谁家芦管吹愁怨。

 

寒露,九月节。袅袅凉风动,凄凄寒露零。露气重而稠,稠而将凝,再过半月则凝为霜降。寒露后,白日幽晦,天寒夜长,风气萧索,雾结烟愁。萧萧秋意重,依依寒色浓,归鸿将急于南飞,哀鸿遍野,秋残如血。

寒露三候:鸿雁来宾;雀入大水为蛤;菊有黄华

鸿雁来宾:白露节气开始,鸿雁南飞,此时应为最后一批,古人称后至者为"宾"。

雀入大水为蛤:鸟雀入大海化为蛤蜊,飞物化为潜物,古人对感知寒风严肃的一种说法。

菊有黄华:华是花,草木皆因阳气开花,独有菊花因阴气而开花,其色正应晚秋土旺之时。

重阳词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李清照

秋岚

夜半秋雨,梧桐叶落,满阶秋黄不扫,秋容一片憔悴。但秋阴毕竟不浓,雨飘飘而止,秋岚袅袅,漏青天白云,秋晶澄回,光影重新清浅。一场秋雨一重色,红叶黄花秋景宽。

霜阶

"几向霜阶步,频将月幌褰。"(李商隐)幌是帐帷,褰是提,月色如帐。最早写霜阶的是西晋夏侯湛,"木萧萧以被风,阶缟缟以受霜",缟是细白的生绢,缟素是白色的丧衣。

雾丝烟愁

露丝烟愁,嫋嫋凉霏,凄凄寒露,万物慵倦不振,鸟雀毛羽亦被雾杳蓬松,展翅难上高树,空叽啾。

阴阳乱而为雾

阴阳怒而为风,乱而为雾。如何为乱?《吕氏春秋》的说法,冬行夏令,则氛雾冥冥,是天气错乱。天气如何错乱?天气下,地不应;或地气发,天不应。雾字下面是个务必的"务",繁体的"務"本来强调矛盾的矛,表明事务都是较力的结果,其过程为昏,其结果为云开雾散,才是清明。

菊月

农历九月也称菊月,菊花日渐金黄,菊花称九花。

晨映

秋日之美,在秋日晨映中;秋日晨映之美,在惆怅秋晖流连露湿秋香里。露干了,香就散了。秋日还美在午后静影之下,李商隐诗:"孤鹤不睡云无心,衲衣筇杖来西林。院门昼锁回廊静,秋日当阶杮叶阴。"衲衣是僧衣,筇(qiong)是一种竹。

旻天

秋为旻天、素秋,"旻"是悯木叶黄落,"素"指万物归为朴素。

初八日·点菊灯

南宋周密《乾淳岁时记》记,八日作"重九排当","于庆瑞殿分列万菊,灿然眩眼","点菊灯略如元夕"。

初九日·重九

重阳节是两个顶级阳数相遇。九的字形弯曲扭转,所以有九曲、九回之称,象形如飞腾之龙。九为究,追究出第一层意思--终极,为飞龙,飞龙为乾,乾是天,重阳本就是九重天。曲折通终极,曲折本就为飞龙,龙飞之形自终到始,无穷循环,由此九才无以逾越,转为玖,玖字原意是黑色美玉。

日精

红梅傲雪,是春寒料峭中啼晓之早霓;金菊凌霜,乃秋残月冷里别暮之晚霞;花期至此便绝。菊花"圆花高悬向天极,纯黄不杂向土色",仰首沐天露,又染正黄之纯色,故名"阳精",又名"阴成"。

十五日·可怜三五月当阶

九月十五,窗外是缩成很小、变得很高远淡漠的模糊的月。僧广宣曾在九月十五夜感怀:"霜天晴夜宿东斋,松竹交阴惬素怀。迥出风尘心得地,可怜三五月当阶。"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